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43章敢抢我的东西?
    容绒沉思了一会,干笑着对木合道:“木大人,你应该知道长寿丹是8品灵药吧?”

    木合点头,虽然他不是炼药师,但他是名医,对各种灵药也是很熟悉的。

    “所以呀,更好的长寿丹,品级就更高了。”容绒提醒道。

    木合听明白之后,越发的叹气:“我也已经想到了这点,所以请了很多炼药大师来共同炼制,希望他们能合作炼制出9品的长寿丹。只可惜,他们到现在连药方都没能改良出来。”

    容绒要的就是有人合作,她一个人是绝对不可能将圣药炼制出来的。

    “药方我有。如果木家可以派出几名炼药大宗师和我合作,我可以帮你炼制出9品夺天长寿丹。”容绒立刻许诺道。

    木合不禁动容,夺天长寿丹!他还从来听说过这种灵药,但是听名字就知道这灵药有多么的逆天。

    “好!只要容绒公主炼制出圣药,治好我家老祖,你需要的拉住草药在下立刻双手奉上。”木合也是毫不犹豫的做出许诺。

    容绒心里绷紧的弦终于放松了一些。同意了就好,木合同意了,这卧佛草就等于拿下八成了。火火可是调查了,这位木合大人的信誉还是相当不错的。

    她立刻写下了一系列的药材,交给木合去准备。木合欣喜的拿着清单,将容绒送回了客房。

    容绒也不修炼了,开始在心里默默的熟悉炼制夺天长寿丹的过程,做好炼制的准备。

    一夜无话。

    容绒摸索的有些头晕,不过总算是有了些成果,至少有五成把握可以炼制成功,如果辅助的炼药师再给力一点,成功的几率能达到六七成。

    她靠在软塌上等着木合来找她炼药,但是左等右等,一上午过去了,木合也没来。

    难道是药草凑不齐?不应该啊,木家作为医药世家,本源之力就是木之力,种药材不知道多快。药宗都不一定比木家的药材多。

    容绒眨眨眼,准备亲自去找木合,这时两名不速之客却闯了进来。

    木清和西门婉。

    “你们来做什么?”容绒没好气的撇了两人一眼,木合没等到,却等到了这两个讨厌鬼,容绒一句话都不想说。

    木清高冷的站在她的面前,冷傲的双眸划过一抹冷笑,“你是在等族长大人吗?不用等了,大人不会来了。”

    容绒心里一沉,在久久等不到木合的时候她就感觉有些不对了,听到木清这番话,她可以肯定是出什么问题了。

    但她面色不显,漫不经心的道:“哦,为什么不会来了?难不成木合大人发生了什么意外?那可正是倒霉,还请节哀顺变。”

    木清顿时涨红了脸,去你的节哀顺变!“你竟然敢诅咒我家族长!你才发生了意外呢!”

    容绒呵呵一声,谁让木合出尔反尔的?我就咒了,怎么着?

    西门婉浅笑盈盈的开口,“容绒公主别这么说,木合大人好好的呢,只不过正忙着为木家老祖治病,没工夫来见你。”

    “哦?木家老祖不是寿元已尽吗?哪有什么病?”容绒挑眉。

    西门婉掩唇轻笑,眼里一片明媚,“是啊,不过木家老祖已经服过了长寿丹,却没什么用……”

    “不是没用,只是药效不够强。”容绒忍不住出口打断。

    木清嗤笑一声,轻蔑勾唇,“所以你就对族长大人说可以炼制更好的长寿丹吗?耗时又费力,我们不需要!”

    容绒皱眉,“你什么意思?”

    西门婉笑着坐到她身边,端起一杯茶,“容绒公主不用奇怪,陛下得知木家老祖病了,特意派我带着皇宫炼药师来为老祖治病,他们不需要炼制什么9品的灵药就能治好老祖的病。”

    “怎么可能?”容绒不敢相信。

    “怎么不可能?木合大人还好心的要送我报酬,我也没敢多要,就找他要了一株无名药草。”西门婉笑着丢出一张图画,上面画的正是卧佛草。

    容绒的怒火顿时蹭蹭的往上冒,心里像是窝着一团火一样,烧的她想杀人。

    西门婉瞧着容绒脸上的怒意,摆出一脸愧疚的表情:“不过我刚才问了木合大人,才知道原来容绒公主你也想要这株草药啊。真是不好意思,抢了你的东西……”

    容绒没等她说完,抬手一个耳光抽了过去。

    西门婉做梦也没有想到容绒会突然动手。在她想来,就算她故意来容绒面前炫耀,容绒也会和她虚与委蛇,想办法把东西要回去。

    她并不知道这东西对容绒有多重要,容绒有多么紧张这株无名草药。

    西门婉被一巴掌山飞出去,半张脸都险些被打得稀烂,整个人都完全懵掉了。

    原本在一旁看戏的木清也惊呆了,根本没想到容绒会突然动手。没等她反应过来,容绒已经飞身而去,一脚踹在西门婉身上,把她按在地上狠狠的暴揍。

    “抢了东西还敢来和我说!我叫你抢,叫你抢!”容绒掐着她的脖子,对着她的脸一个劲的狠抽。

    西门婉尖叫着挣扎,浑身的灵力猛地爆发出来,轰击在容绒身上。

    容绒倒退几步,眼神冰冷,“你居然是天境。”

    这个很少出手的西门婉真实境界竟然是天境!而且容绒可以感觉到,西门婉的气息很深沉,绝对不是才突破的,而是在这个境界已经浸淫许久了。

    西门婉捂着自己几乎被打成猪头的脸歇斯底里的朝容绒扑过去,容绒也没和她客气,一只巨大的火凤从她身后飞出,闪电般的飞驰而去。

    西门婉愤怒的一掌劈出,灵力如狂风暴雨一样轰入火凤。

    木清松了一口气,西门婉的境界比容绒高得多,一只小小的火凤,西门婉轻易就能轰散,既然如此,就让西门婉自己去报仇吧,她就不动手了。

    火凤果然被西门婉狂暴的灵力轰散开来,可是紧跟着飞散的点点火焰沾染到西门婉的身上,眨眼弥漫开来,将她烧成一个火球。

    “啊!救命!”西门婉凄厉的惨叫声犹如从地狱爬上来的女鬼一般,让木清毛骨悚然。

    “怎么会这样!”木清吓得脸都白了,慌忙上前帮忙解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