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45章容绒炼药
    容绒无动于衷,对西门婉的嘲笑也视而不见,只是冷冷的问那些木家人,“你们确定要我走?”

    “当然,滚吧!”众人冷冷的道。

    容绒耸耸肩,慢悠悠的往门外走去。

    就在这时,木合发出一声喊叫,“老祖?老祖你醒一醒啊?老祖你怎么了?”

    众人惊慌的转过头去看老祖,只见他们的老祖身体抖动了几下之后,又不动了,连眼睛都没有挣开,就继续昏睡了过去,仿佛刚才的举动都只是他们的幻觉。

    他们的老祖根本就没有醒过来!

    所有人的呆住了,木家人望着老祖脸上写满了失望。满以为自己的老祖宗醒过来了,结果只是个乌龙,老祖服了灵药之后只是动了两下,半点作用都没有。

    众人不由自主的对着西门婉怒目而视,虽然知道西门婉也是好心来为老祖治病,可是之前他们将话说的这么满,现在却毛用都没有,实在是让他们忍不住想发火。

    就连一向冷静沉稳的族长木合看着西门婉的眼神也不如之前那样友好了,眼里的锐利之色太明显,明显的让西门婉脸色发青。

    “不可能的,怎么会治不好呢?”西门婉白着脸,忽然指着那个老头,“是不是你们炼制的灵药有问题?!”

    老头发现自己的灵药没用,本就十分难堪,一听西门婉的质问,顿时就怒了,“西门姑娘,我过来帮木家老祖治病是陛下的意思,听你的话不过是给你几分面子,你可不要给脸不要脸!”

    “你混账!”西门婉火冒三丈。

    老头对她的怒火不屑一顾,“我炼制的灵药绝对没有问题,要有问题也是你的方法有问题!”

    “胡说!我的办法绝对没有问题!”

    “够了!”木合一声大吼,打断了两人的争吵。西门婉和老头都吓了一跳,看着木合难看的脸色,默默的闭上了嘴。

    木合走向还倚在门口看戏的容绒,低声的请求道:“不知道容绒公主还愿意为木家炼药吗?”

    容绒眨眨眼,“他们刚才好像说要我滚了。”

    木家族人顿时脸色铁青,一个个后悔不迭。早知道西门婉的灵药根本不灵,早知道最后要靠着这位来救老祖,他们打死也不会嘴贱的让人家滚。

    几人慌忙跑过来向容绒道歉,一个个哭丧着脸,诚恳的就差给容绒跪下了。

    容绒望向木清,“木清姑娘觉得需要我来炼制灵药吗?”

    木清笑的无比僵硬,“当然,当然。请容绒公主帮这个忙吧。”

    “你求我?”容绒一脸单纯的问。

    木清压下心底的怒意,整张脸扭曲着挤出一抹笑容,“是。我求你!”

    她恶狠狠的说,好像要把那个求字给嚼碎了。

    “哦,那就炼吧。”容绒见好就收,她的目标是卧佛草,又不是来报复木清和西门婉的。

    木合大喜过望,对容绒很是愧疚,毕竟是他先出尔反尔,族人赶走容绒的时候他也没说话。

    “不过我要那无名草药,现在就要。”容绒却没给木合什么好脸色。

    木合立刻点头,容绒还肯帮他炼制灵药,他就该谢天谢地了,毕竟容绒现在甩手走人他们也没什么理由能让她留下。

    很快,一个族人将卧佛草取了过来,装在一个精致的木匣子里,打开给容绒看。

    容绒迫不及待的看过去,果然是卧佛草,真正的卧佛草,只是扑面而来的气息就让她的灵魂感觉到像是浸泡在温泉里一样舒服。

    西门婉沉着脸,盯着容绒手里的卧佛草制止道,“慢着,这草药不能给她!”

    木家众人恼怒的瞪着她,你没治好老祖的病,还不许我们找人家来治吗?

    他们看木合样子就明白,容绒大概是治好老祖唯一的希望了,绝对不能得罪她。

    木清扯扯她的衣袖,冲着她摇摇头,让她不要再说了,木家众人对她很不满了。

    西门婉却不甘心,冷冷道:“说好那株草药是治好木家老祖之后才能拿走。她现在可没有治好老祖,万一她得了草药,却根本治不好老祖呢?”

    众人的脸色顿时全黑了,你特么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别总是万一治不好,好不好?

    不过西门婉这话说的也没错,木清附和道:“容绒公主,我觉得不如就将这草药先放这,等你治好了老祖的病再拿走吧。”

    容绒盯着已经合上盖子的木匣子,好想上手强抢,可惜木合人在这里,能抢走的概率大概和陨石掉下来把木合砸死一样低。

    容绒只得恋恋不舍的将目光从木匣子上收回来,让人将药材拿来,就在这里炼制。

    木合早就准备好了药草,并且叫来了两名木家的炼药大宗师配合容绒炼药。

    有了这两人的辅助,容绒信心十足。

    她翻手拿出龙吟神火炉,直接打出赤炎和凤凰火,加热了药炉,丢入药材。

    来自皇宫的炼药师们目不转睛的看过去,本来他们是不相信容绒这么小的女孩子能炼制出圣药的,但是一上来就是双龙戏的炼药手法,让他们立刻就震惊了。

    紧跟着更重提高火焰强度的炼药手法,容绒全部用上,一口气连用了三种手法,将火焰提升到了足够的温度。

    三种很古老的炼药手法,让炼药师们大开眼见,两名过来配合的木家炼药师也是看呆了,直到容绒出声提醒他们放出火焰,他们才回过神来,立刻配合容绒用火焰加热药炉。

    容绒操控着四种火焰,快速的提炼着药效,炼药一半,容绒思索了一下,眼里闪过一抹冷光,打出百火禁在药炉之上。

    很快,三个时辰之后,一枚丹药出炉了。

    丹药已出炉,居然就通了灵性,直接飞出药炉跑掉了!

    众人大吃一惊,灵药居然通灵,他们可是头一次见啊,原来这就是9品圣药的威力吗?

    所有木家人都激动起来,将这枚灵药像捧着孩子一样,捧到了老祖面前。

    木合亲手喂老祖吃了下去,然后众人再次眼巴巴的等在周围,看着老祖的动静。西门婉咬着嘴唇,心中不安的冲着身后的侍卫时了个眼色。

    侍卫点头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