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46章不要脸
    容绒也在紧张的等着,眼睛直勾勾的望着装着卧佛草的木匣子。

    忽然,木家老祖动了动眼皮子,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老、老祖?”木合激动的说话都有些结巴了,声音颤抖。其他族人也使劲揉揉眼睛,想要确定这次没有看错。

    木家老祖看向他,浑浊的老眼里流露出一丝笑意,“哦,小合呀。我还没死吗?”

    “没!当然没有!您老人家怎么能死呢?”木合一个劲的摇头,其他人族人也终于确定老祖的真的醒过来了,全都激动的扑到床前。

    木家老祖瞧着他们,很慈爱的伸手摸摸他们的脑袋。虽然这些族人的年纪也都不小了,可是在他这位几千岁的老祖宗眼里,都是小孩子。

    容绒干咳两声,“既然你们老祖醒了,我答应你们的事已经完成了,东西可以给我了吧?”

    她迫不及待的伸手去拿那只木匣子,木家族人自然不会去阻止她。

    容绒帮他们救回老祖,别说一株药草,就算容绒让金山银山他们也愿意给,何况这本来就是说好的交易。

    可是容绒刚伸出手,一道锋利的剑气就直刺而来,气息刺穿空气,荡起重重气波。

    容绒心中一惊,立刻感觉到一股凛冽的杀意,如果她不收回手,一定会被斩断!

    千钧一发之际,容绒气势暴涨,灵力翻涌,翻手砸下龙吟神火炉。坚固的宝器硬生生的挡下了这道剑气,木匣子却被掀飞出去,落在一个带着鬼脸面具的白衣人手里。

    容绒盯着眼前的鬼面人,脸色难看。

    “鬼刹卫?圣皇还真是看重你呢,竟然派鬼刹卫来保护你。”容绒脸色阴沉的看向西门婉。就刚才那一击来看,这个鬼刹卫至少是天境巅峰,她不是对手。

    西门婉微微一笑,“好说,圣皇陛下一向不会亏待手下的。”

    “是吗?你现在这么做是什么意思?”容绒压下心里的怒火,恨恨的磨牙。

    “这还有说吗?这草药应该是我的。”西门婉走过去,理直气壮的接过木匣子。

    容绒阴沉的脸色顿时露出了怒色,“你的?说好了谁能治好木家老祖的病,这草药就是谁的,你居然想要强抢!”

    “错!我是名正言顺,因为木家老祖是我治好的。只不过之前我们喂下去灵药还没发挥作用罢了,当发挥作用的时候,让你捡了个便宜而已。”西门婉厉声道。

    竟然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容绒彻底惊呆了,看着西门婉丝毫不脸红还义正言辞,理直气壮,没有半点心虚的模样,三观都要碎了。

    木家众人也完全没有想到西门婉会突然冒出来强抢,还说出这样的教你歪理,一个个下巴都要砸在地上了。

    木清眼中寒芒一闪,走出来道:“没错,是西门婉姑娘治好了我家老祖,是皇宫炼药师们的灵药发挥了作用,你的灵药不过是碰巧而已。”

    众人都是一愣,原本想说些什么的人也都沉默了下来。木清在木家的地位还是相当高的,伸手圣皇陛下信任,在陛下那里仅次于木合。

    容绒的心顿时凉了半截,看向木合,“木合大人,你也这么觉得吗?”

    木合沉默了一会,迟疑道:“这个……”

    “木合大人,你可要想清楚,我是代表陛下来的。这是陛下给的恩典,怎么能让这个外人搅和了?”西门婉盈盈下拜,轻声细语的说道,却是在隐隐的威胁。

    木合张张嘴,看看西门婉的笑容,又转过脸来看看容绒,最后垂下眼眸,沉默不语。

    容绒彻底失望了,难以置信的质问:“这就是第一医药世家?一群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家伙?过河拆桥也没你们这么快的,就不怕河还没过完,自己掉水里吗?”

    木家众人沉默。

    只有木清冷笑着反驳,“少在这里啰嗦,药材就是给了西门婉,这里已经没你的事了,立刻滚吧。”

    西门婉展颜微笑,拿着木匣在手里晃了几下。

    容绒澄澈的眸子阴冷到了极点,蕴含着无尽的怒火,杀气四溢。

    她猛然向着西门婉出手,滔天火焰如雨一样伴随着容绒降临。众人大惊失色,谁都能感觉出这火雨的恐怖,仿佛将整片天空的空气都燃烧殆尽。

    这真的是一个刚刚步入天境的人爆发出的攻击吗?他们慌忙往屋里躲避。

    西门婉也是花容失色,立刻暴退。旁边的鬼刹卫立刻护在她身前,轻描淡写一挥手,炙热的火雨仿佛遇到了屏障,砸在了玻璃上一般消失殆尽。

    容绒冲到他的身前,毫不犹豫,弑神之矛射出,无形的压力顿时让天空都好像崩塌了一样,压抑的令人窒息。

    白衣鬼刹卫动作一滞,难以置信的盯着容绒,他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一个初入天境的人竟然让他感觉到了危险。

    他想退,可是他动不了,确切的说不是动不了,而是时间仿佛变慢了,他的动作变成慢动作一般,怎么也脱离不了这种诡异的感觉。

    一股刺痛轰入他的脑海,他的灵魂刹那间被撕裂。他瞪大了眼睛,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全场一片安静,西门婉声音颤抖,“怎么可能?”

    容绒杀了一个天境巅峰,差一步就可以封王的强者!

    木清的脸色比西门婉还要惨,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妖族学院里的那一幕,容绒该不会在这里再来一次吧?!

    没了挡箭牌,容绒直扑到西门婉面前。

    西门婉咬牙,将木匣子收进了储物戒指里,“没这么简单,这东西你别想得到!”

    碰——

    容绒一掌轰过去,被西门婉挡下,她的眼前再次出现了五个鬼刹卫,每一个都是天境的实力。

    西门婉冷笑,“五大天境围攻,我看你怎么办。”

    容绒不退,阴冷的眸子只是盯着西门婉,挥手掀起冲天的火海,十六柄匕首在火焰中飞舞。

    五名鬼刹卫眼神冰冷,挥出各式神通,霸道的击向火海,五道碾压天地一般的气息直扑而来,容绒周身的火海刹那间被打的消散开来。

    但容绒的杀之决在同一时间冲入了五人的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