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49章有熊掌吃了
    容绒很想找个机会去问问萧玉枫,他到底凭什么威胁她,但一直找不到机会离开。

    “容绒在觉得在屋子里闷了吗?”封凌淡淡的问。

    “啊?”容绒回过神来,讪讪的道:“没有……”

    “我们出去吧,也到了该修炼的时间了。”封凌微微一笑,牵起容绒的手。

    容绒莫名感觉到封凌的笑容坏坏的,不过好迷人啊,不由自主的就跟着他去了演武场。

    封凌指导容绒修炼凤舞,容绒的凤舞到现在还是只有五重天。

    大概是因为凤舞五重就有浮空之力,足以应付她之前面对的那么多危机,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容绒到现在一点进步都没有。

    封凌看着直摇头,只能亲自帮容绒修理,给她施加压力。

    容绒毛骨悚然的看着面前两只两层楼高的黑熊,咽了一口吐沫,“凌,你真的要让这两头熊来追我吗?”

    封凌点头,“他们虽然笨重,但速度很快。”

    “可他们有天境大成的实力,我打不过怎么办?”

    “不用打,你只要逃就好了。”封凌弹指一挥,一道黑色的灵力缠绕在容绒的身上,容绒立刻感到自己的本源之力动用不了,脸色一下就青了。

    “来吧。”封凌准备松开两头黑熊的铁链。

    容绒结巴的和封凌商量,“我们可不可以换一种稍微温和一点的方法来修炼。”

    封凌微微一笑,“不行。”

    “……”商量失败,容绒垮着脸,瞅了一眼面前张牙舞爪的黑熊,不等封凌放开他们,扭头就跑。

    两头天境的黑熊果然速度很快,即使容绒提前行动也很快就被他们给追上了,然后整个演武场都回响起容绒的惊叫。

    黑熊一掌拍下,将容绒的后背给撕裂出三道深深的伤口,差一点就把容绒拍个正着。

    容绒惊呼,只能拼命的加速,瞬移,在一次次逼迫下容绒的身法提升的极快,毕竟人在生死关头总是会爆发出想象不到的潜力。

    虽然修炼颇有成效,但容绒就惨了,很快就弄得一身是伤,虽然九凤珠迅速帮她治好了,但总是会很疼的。

    云危在一边看的牙疼,“公子,你就舍得让夫人这么受伤啊?”

    封凌没说话、云危奇怪的回过头,才发现封凌的眼神已经阴沉到了极点,看着那两头黑熊像在看两堆肉。

    云危嘴角一抽,明明就是心疼的恨不得宰掉这两头熊,还忍着不动手,这两头黑熊可真无辜,之后恐怕有熊掌可以吃了。

    “啊!”就在这个时候,容绒的体力支持不住了,速度慢了下来,终于悲催的被两头黑熊给逮住了。

    黑熊一掌就将容绒掀翻在地,紧跟着一个泰山压顶就扑了过去。

    封凌立刻就准备出手救援,可是有人比他还快,雷火降世,无数电光闪过,扑过来的黑熊毛皮立刻被劈得焦黑一片,连连后退。

    “容绒,你没事吧?”萧玉枫摇着扇子,华丽丽的登场。他一袭红衣,玉树临风,嘴边噙着迷人的微笑,气度非凡的冲着摔在地上的容绒伸出手。

    容绒无语的望着她,拍拍衣服自己站了起来。

    萧玉枫眼底闪过一抹愠怒,趾高气扬的对着封凌怒目而视,“封凌,你居然就这么看着容绒受伤!你根本就不在乎她!既然你不能保护她,就把她让给我……”

    他话还没有说完,封凌就从他身边闪过,一把抱走了容绒。

    “混账!”萧玉枫不由的大骂,但紧接着他满脸的愤怒就变成了惊吓,被他打跑的黑熊又扑过来了,而且这次是两只。

    刚才是他偷袭,所以很轻松的就逼退了一只黑熊,现在正面交锋,萧玉枫才发现这两只黑熊都不是善茬,实力比他高多了。

    不到几招,萧玉枫就被打的十分狼狈,忍不住朝封凌怒吼,“封凌,你还不将这两头黑熊给解决掉,难道想让本皇子丧命在黑熊口中吗?”

    封凌冷眼撇了他一眼,好好的修炼全被他打乱了,还好意思求救?

    他抱着容绒就往外走。

    云危一头黑线,“公子,这、这就不管了吗?”

    公子可以满不在乎的丢下萧玉枫走了,但是他不能不提醒公子,这是大皇子,要在死在容府,萧天权会发疯的!

    封凌头也不回,“你不是在吗?看萧玉枫玩的差不多了,就把熊宰了烤熊掌吧。”

    萧玉枫七窍生烟。玩?他哪里在玩?他分明是被黑熊追得走投无路了好吗?

    “容绒,别走,我有事和你说……”

    可惜封凌已经抱着容绒走远了,云危同情了瞄了他一眼,既然没这个实力,就别学人家英雄救美啊,你活该啊。

    容绒搂住封凌的脖子,不是好奇的回头望向演武场。

    封凌酸溜溜的望着她,“娘子是在担心萧玉枫吗?”

    容绒眨眨眼,“不是啊,我只是奇怪他究竟想和我说什么。”

    “不过就是一些威胁的话。”

    “你知道?”

    封凌想了想,如实回答,“我不知道。”

    容绒吃了一惊,“我以为你知道呢,那你怎么不听他说?”

    封凌眼含笑意的望着她,“娘子,他现在是想要威胁我们,让他说出来我们说不定真的要受制于他,但是如果我们没听到,就不必理会。”

    “……”容绒张大嘴巴,好像挺有道理的样子,就是有点鸵鸟的感觉,“可是要是很严重的事情呢?”

    封凌挑眉,“你觉得我们周围有发生什么严重的事吗?”

    “唔……”好像没有。

    “据我所知只有一件,武宗的总部被破,武宗从此不复存在,凤族损失三成。”封凌神色陡然阴沉下来,沉声说道。

    容绒一下捏紧了封凌的衣服,面色微微苍白起来,“怎么会这样?我没有得到消息。萧天权真的对凤族下手了……我爹呢?我爹在哪里?”

    封凌用力抱紧容绒,“没事,你爹他没事,剩下的凤族也已经安排好了。之前瞒着你这个消息就是怕你担心。”

    现在有确切的消息才敢告诉我吗?容绒确实被这消息吓了一跳,如果之前听说了不确定的消息她说不定会冲动的想要去找她老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