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50章司双到来
    容绒冷静下来之后,忽然觉得有些不对,“萧天权忽然剿灭了武宗,就不怕天下震动吗?他不是很爱惜自己的名声吗?”

    无缘无故的毁掉了天下两大宗门之一的武宗,可是会让对这位英明的圣皇感觉到恐惧。

    封凌神色冰冷,“武宗太神秘了,萧天权以剿匪的名义毁掉了宗门,还封锁了消息,谁知道毁掉的是武宗?你可曾听到天下人议论过一句?”

    容绒一愣,她还真的没有听到任何关于武宗覆灭的消息,恐怕知道这个消息的也只有能够接触到武宗的势力。他们当然不会在自讨没趣的说出去,得罪萧天权。不过……

    “我爹为什么不说出去?”容绒一直就奇怪这件事。

    封凌无奈的看了容绒一眼。

    容绒愕然,“是因为我吗?”

    封凌已经抱着容绒来到了容府的后花园,轻轻的将她放在秋千上。

    容绒还呆在圣皇城,在萧天权的眼皮子底下。容帝要是将武宗覆灭消息给传出去,借天下人威逼萧天权给一个解释,逼急了他,他说不定会杀了容绒。

    同样萧天权在没能干掉容帝之前,也不敢贸然对容绒动手,否则容帝发起疯来,不顾一切的报复,把他的后代宗族杀个精光,萧天权也难以承受。

    可以说这两位私底下已经彻底撕破了脸,但明面上还保持着安静。虽然一些顶尖的势力都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

    不过如今魔族入侵,这个时候两人开战对整个中原都没有好处,所以双方应该是暂时停手了。

    对于这些,容绒不需要知道,她只要知道她现在是安全的,像往常一样过日子就好。

    容绒发呆了好一会,就沮丧的窝进封凌的怀里,还是想不明白啊。封凌轻笑着摸摸她的脑袋,轻轻的晃动起秋千。

    两人温馨在花园里汤秋千,萧玉枫就倒了大霉了。之前被封凌揍了一顿的伤还没好全,现在又被黑熊揍了一顿。

    虽然云危已经很良心的立刻动手将这位尊贵的大皇子给解救下来了,可惜他还是被黑熊压了好几下,筋断骨折都是轻的,云危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骨头粉碎的声音。

    于是,刚从病床上起来没多久的萧玉枫,又躺回去了,不同的是他这回躺在了容府。

    云危作为封凌的手下,这张脸不太讨人喜欢,所以他没请到医师,只好叫了子参来给萧玉枫治伤。

    子参丢下几瓶灵药给萧玉枫就走了。

    萧玉枫悲催的躺在床上,他才来不到两天竟然又受伤了,那该死的黑熊!该死的封凌!竟敢这般无视我。不行,我必须找机会和容绒说清楚那药草的事情。

    他默默的盘算着,但身上一动就疼的剧痛又让再次无可奈何的咒骂起来。

    但是很快他似乎转运了,第二天容府里就来了一位客人。

    “司双!你怎么会来圣皇城?”容绒拉着司双欣喜的走进府中。

    司双微微笑道,“魔族入侵,圣皇陛下准备御驾亲征,向各大妖族征兵,我们蝶族可不是也派了些人来吗。”

    “你要代表蝶族上战场吗?”容绒打量着她,诧异道:“你突破了!”

    司双掩饰不住开心的点点头,“恩,从妖族学院回来之后,皇兄就逼着我拼命修炼,我总算是没辜负他的希望,最近突破了。”

    “成为天境的话,上了战场,自保能力也会强一些。你们蝶族有空间转移的神通,还是能有效的减少伤亡的。”容绒点头道。

    司双叹口气,“听你说的头头是道,你都已经跟着你家夫君上过几次战场了,我却还没什么经验。”

    容绒白了她一眼,“没上过战场是好事,这种经验我宁可不要。”

    司双脸上多了一些复杂之色,可不是吗?谁会希望有战争呢?可惜有些争斗不可避免。

    两人坐在屋里叽叽喳喳的聊起来,一开始说的还是一些正事,但很快话题就歪到十万八千里外去了。

    两人开始聊衣服,聊完衣服聊首饰,聊完首饰开始聊美食……

    封凌来了一趟,在门外听到两人的话之后,干脆也没进去,进去他也插不上话。

    不过就是两位美女聊得正兴起的时候,一声哀嚎在容府中响起,把司双吓了一跳。

    “这是什么人在喊?如此的……呃,凄惨?”司双奇怪的问。

    容绒淡然的回答道:“一个伤员。”

    伤员很给力的又叫了一声。

    司双皱眉,“这声音我好像在哪里听过。”

    “你肯定听过,这是萧玉枫的声音。”容绒笑眯眯的说。

    司双吃了一惊,萧玉枫竟然在容府?还受伤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她很想问问清楚,却见容绒一副很有深意的模样望着她,“你想不想去看看他?人受伤的时候都会变得比较脆弱,需要人安慰哦。”

    司双顿时红了脸,两侧的脸颊染着漂亮的红晕,“去看他……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他只是躺在床上,又没脱衣服。”容绒不等司双说话就拉起她,带着她来到了萧玉枫的客房前,笑眯眯的开门请她进去。

    司双迟疑了一会,最终还是迈进了房间。

    “谁?是容绒吗?”萧玉枫立刻放出神识,扫过去。

    司双听到萧玉枫的话,心里微微冷了一些,绕过屏风来到他的面前。

    “司双公主?怎么是你?”萧玉枫有些惊讶的看着司双。

    司双温柔的注视着萧玉枫,长长的睫毛微微有些颤抖,“我可以坐这里吗?”

    “呃,请坐。”萧玉枫作为一名皇子,正常时候还是很有贵族风范的。

    司双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轻声的说,“我来容府看望容绒,听说皇子殿下受了伤,所以过来看看。”

    她一边说,一边小心的用眼角的余光注意着萧玉枫的表情。

    萧玉枫漫不经心的点点头,“哦,本皇子没事。”

    “殿下怎么会受伤呢?”司双忧心的问。

    一说起这个,萧玉枫立刻就不好了,表情像是吃了苍蝇一样难看,怒道:“还不都是封凌!他故意陷害本皇子,让本皇子被两头黑熊追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