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53章木家后悔
    封凌先一步离开的原因就是木家找上门来了,要见容绒。但封凌一点也不想让容绒见他们。

    他慵懒在坐在上首,嘴边噙着一丝讽刺,望着面前的木合和木清,“你们想请我夫人再帮你们炼药?”

    木合不由的面露尴尬,如果可以,他也不想来找容绒,可惜他走访了药宗以及很多炼药师之后,发现只有容绒知道夺天长寿丹的药方!

    也就是说,除了容绒,天下大概没有第二个人能炼制夺天长寿丹了。这种情况下,他也只能舔着脸来找容绒。

    但是面对封凌的质问,他有些觉得脸上有些火辣辣的。

    一旁的木清开口道:“不错,我们想请容绒公主用夺天长寿丹救救我们家老祖。”

    封凌淡淡的望着她,嘴边的笑意越发的冰冷,冷冷的吐出三个字,“凭什么?”

    木合和木清张张嘴,哑口无言。

    凭什么还要容绒去救木家老祖?容绒已经救过一次了,可结果呢?木家人毫不客气的抛弃了恩人站在西门婉那边,过河拆桥,用完就扔,脸皮是厚成什么样才好意思上门来找容绒?

    木清咬咬嘴唇,正色道:“我们回付出相应报酬,容绒要什么,我们都可以给!”

    “都可以给?”封凌注视着她,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扶手,眼底一片寒凉,“可惜我不相信。”

    木清有些急了,不悦的瞧着封凌,“你不相信又怎么样?我们要见容绒和她亲自谈!”

    他们确实对容绒理亏,所以愿意低声下气的来求人,但她对封凌可没有什么好脸色。一个罪人而已,容绒眼瞎嫁给了他,凭什么对着他们指手划脚?

    啪嗒啪嗒的敲击声停下了,封凌冷眼望着她,眼里充斥着讽刺,“你还是去和西门婉亲自谈吧,据我所知,当时你们可是说了,是西门婉救醒了你们的老祖。”

    木清顿时就说不出话来了,瞪着封凌,面色涨红。

    木合心里暗暗叹气,早知道还要求到容绒身上,他当时怎么也不会将容绒得罪的那么狠。

    他去药宗打听的时候,九里明就告诉他了,夺天长寿丹其实是罕见的双生丹药,炼制成功会一次得到一红一白两颗丹药,都服下才能增寿三百年。

    容绒当时已经炼制出了一颗完整的红色丹药,显然是成功了,那就不可能只有一颗,显然是容绒藏下了一颗。那个时候容绒就在防着他们了。

    他也不能指责容绒不信任他们,现在看来容绒的做法很明智,他们的确不值得信任。

    可惜啊,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尽力弥补。

    “封凌公子,我们就想见容绒公主一面,当面请罪。”木合躬身道。

    “用不着。”封凌丝毫不为所动,漫不经心的端起茶杯,“想表现你们的诚意,先把上次的交易完成了再说。慢走不送。”

    “你、你什么态度!狗仗人势的家伙,给你点面子,你就敢蹬鼻子上脸!”木清勃然大怒,她觉得他们已经表现出足够的诚意了,他们木家还从来没有这么伏低做小的去求过什么人,可封凌居然连容绒的面都不让他们见就赶他们走。

    木合瞪了木清一眼,连忙向封凌道歉,“她也是心急了,口不择言,请见谅。”

    “族长大人,你干嘛向这种人道歉?”木清恼怒的耻笑一声,“容绒嫁给这种人,肯定也不是好货色,不然当时怎么会藏起一颗丹药?不就是想要我们来求她吗?她才是真正的无耻……”

    她话还没说完,坐在上首的封凌忽然动了,眨眼到了木清的面前,一只手掐住了她的脖子,将她提了起来。

    木清吃惊的瞪大眼睛,只觉得浑身的灵力都被封住了,脖子被捏的咔哧咔哧直响,一股往的窒息感蔓延到她的全身。

    她张开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对上封凌毫无感情的目光,恐惧的发抖。他要杀了她!是真的要杀了她!

    “封凌公子!”木合大惊失色,立刻出手救援。他清楚的看见封凌眼里的杀意,他一点也不怀疑封凌会捏断木清的脖子!

    圣皇的心腹?第一医药世家的贵女?那又如何,照杀不误!

    轰——

    封凌浑身灵力翻腾,戾气冲天,连一个动作都没有就将木合轰飞了出去。

    木合撞在柱子上,惊恐的望着封凌。相比圣皇城其他的世家,他从来没有去招惹封凌,因为他知道封凌有着恐怖的实力,但他从来不知道封凌的实力竟然高到这个地步!

    他如今也已经是接近封王的实力了,却连封凌的一招都挡不住!

    “封公子,请手下留情!”木合焦急的喊道。

    封凌冷冷的注视着木清,甩手将她砸在地上,“你刚才说什么?”

    木清脸色乌青,浑身的骨头都被摔碎了一般剧痛,惊恐的拼命摇头。

    “道歉!”封凌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木清。骂他没关系,敢当着他的面骂容绒,不收回就死!

    “对、对、不起……”木清拼命的说起容绒的好话,可是嗓子几乎发不出声音,只能哑着声音拼命的嘶吼出声。

    封凌眼底灵力的杀意终于消散了一些,转身回到了座位上。

    木合慌忙扶起木清,向封凌告辞了。

    这个时候,听到消息的容绒才姗姗来迟,在大厅里左顾右盼,“咦?不是说木家人来吗?人呢?”

    “可能是愧疚的不好意思见你,所以走了。”封凌一本正经道。

    容绒翻了个白眼,木家会愧疚的不好意思见她吗?会的话就不会来容府了。

    “你把他们赶走了?”容绒撇撇嘴,“我还想让他们去找西门婉麻烦呢。”

    “放心,他们会去的。”封凌很肯定的道。

    果然,第二天容绒就听说木合带着木家人去了西门府找西门婉交涉,想要找她要回那株无名草药。

    结果应该是谈崩了,木家人愤怒的指责西门婉欺骗了他们,明明没有医治好他们的老祖却还拿走了报酬,还厚着脸皮的将容绒的功劳揽住自己身上。

    然后当天下午,整个圣皇城的人就都知道了这个消息,全城的人又有了新鲜的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