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59章进容府养胎
    容绒还是很忧虑,她不明白萧天权想要什么。既然他准备在攻打魔族的时候让封凌领兵,为什么还要在这种时候纵容萧玉枫和西门婉闹出这种莫名其妙的事?

    子参安慰道:“其实夫人不必担心,正是因为要出兵了,萧天权才迫不及待将西门婉塞过来。”

    容绒眨眨眼,忽然明白过来,“你是说他不放心封凌领兵,想让西门婉看着封凌?”

    子参和云危对视一眼,耸耸肩。

    萧天权对这位西门婉还真是有信心。

    容绒感到很恼火,居然用怀孕这一招来绑住封凌,简直该死!她现在十分确定西门婉根本就没怀孕,可是她找不出破绽。

    她回房翻了翻从妖族学院带回来的医术,又用传音玉简联系了九里明,询问他有没有见过西门婉的情况,最终都一无所获。

    她这一忙就到了晚上,封凌果然没回来了,萧玉枫却回来了。

    “容绒,晚饭吃什么?”萧玉枫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笑容满面。

    容绒很想喷他一脸,他是怎么做到害了封凌之后,还好意思来见她的呢?

    “拿去。”容绒随意的扔出以前烤的几块肉,丢在他面前。萧玉枫看着这几块烤肉,毫不在意的一笑,“容绒,你在生我的气吗?我只是戳穿封凌的真面目给你看而已……”

    “不,你只是把你自己的真面目给我看了而已。”容绒淡然道。

    萧玉枫皱眉,眼神闪动个不停,“容绒,我只是为你好。”

    “呵,你又不是我妈,说什么为我好?我可以揍你一顿,也为你好!”容绒一脸的嘲讽。

    “够了!”萧玉枫负手而立,厉声道,“封凌娶西门婉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无法改变,他不同意就不可能回来!你还是离开他吧。”

    容绒立刻明白了封凌不能回来的原因,他死活不同意娶西门婉。

    “我不会离开他的,不就是纳妾吗?他不同意,我同意,让西门婉嫁过来吧。”容绒豪放的一拍桌子。

    萧玉枫瞠目结舌,好半天才怒吼一声,“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居然会同意让西门婉进门?”

    “有什么不同意的?纳妾什么的就应该正室来操办。只要西门婉敢嫁,封凌就敢娶!你不如去问问她到底敢不敢嫁进来!”容绒冷然一笑,毫不客气的针锋相对。

    萧玉枫顿时哑口无言,经过今天白天的事,西门婉恐怕还真不敢嫁进来……会被封凌给弄死!

    他一甩袖子,扭头就走。

    “慢着。我已经同意让西门婉嫁进来了,让封凌回来。”容绒叫住他。

    萧玉枫冷着脸,压下心里的怒火,“好!容绒,你不要后悔。”

    “我后不后悔,都不管你的事。还有,今天已经是第五天了。”容绒转过身,盯着他的后背,“那无名草药该给我了。”

    萧玉枫头也不回,冷冷丢下一句,“半个月之后的蛇王寿宴上,西门家会将那药材当寿礼献上去。”

    半个月后的蛇王寿宴?独天要过寿了?我好像没有收到请帖啊!

    容绒忧郁的直叹气,该不是把蛇族得罪的太狠了,独天不打算请她了吧?不行,她得想办法去弄一张请帖。

    她叫来了云危,请他去打听关于蛇王寿宴的事。

    “你说独天的二百五十岁大寿啊,夫人想去参加吗?”云危很惊讶容绒居然会对蛇王的寿宴感兴趣,他们和蛇族的关系一直都不是很好。

    容绒一头黑线,独天这岁数还真是……又不是百岁整数,过哪门子寿?

    “我是想去看看,你看能不能给我弄一张请帖。”容绒笑眯眯的冲着云危眨眨眼。

    云危挠挠头发,有些为难的点点头,“我试试看吧,但不一定能弄到。”

    “尽力就行……”容绒点点头,表示不强求,不过她很快皱起了眉头,“我好像把什么事给忘了。”

    “什么事?”云危奇怪的问。

    容绒眉头紧锁,盯着云危看了看,终于想起来了,“子虚呢?这几天都没看见他。”

    云危顿时没了兴趣,“他呀,他执行公子的任务去了。”

    容绒知道子虚是去执行封凌的命令了,但是封凌是命令他跟踪西门婉,西门婉今天大摇大摆的跑进了容府,子虚不是应该跟着她的吗,人呢?

    容绒心里升起一种不详的预感,立刻招来了狼大、狼二,让他俩偷偷的带人去寻找子虚,就算子虚出了事,也应该还在城中。

    两人各自带了百人,分散着从密道离开了容府,前去找人。

    一夜无话,第二天,萧玉枫倒是很守信用的让封凌回来了。

    看着站在府门前的封凌,容绒跑过去抱住他的腰,“你回来了,还好吗?”

    封凌抬手拂过容绒乌黑的长发,眼神温柔中透着几分复杂,“为什么要同意?”

    “总要先把你从皇宫里捞出来。至于娶西门婉,我答应了她也不一定能嫁进来,急什么?”容绒无所谓的说道。在她看来,封凌死不答应,把自己陷在了皇宫里才叫傻呢。

    “对不起。”封凌抱紧容绒,他没有给容绒她想要的,只是不断地让她陷入危险,让她伤心,让她要费尽心思的去解决。

    他的声音很平静,心里的杀意却像冲出牢笼的野兽,只想杀人。

    是西门婉、是萧玉枫,是萧天权……是他们,害的容绒伤心,总有一天,他要把他们全部杀光!

    “凌和姐姐的感情可真好,妹妹好羡慕啊。”西门婉很不合时宜的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露出十分羡慕的笑容。

    容绒松开封凌,眯着眼打量着她,幽幽道:“你羡慕也没用,反正没人喜欢你。”

    西门婉笑容僵硬了几分,咬着牙道:“姐姐这么说是想反悔吗?”

    “当然不是,你都怀了孩子,我还能反对吗?反正都要嫁过来了,就来容府养胎吧。”容绒不冷不热的邀请,脸上似有似无的笑容看着有些吓人。

    西门婉看了一眼不得把她大卸八块的封凌,连忙推辞,“不用,我还是在西门家住着就好。”

    容绒很有深意的望了她一眼,“嫁了之后还是来容府,不敢进容府养胎,还嫁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