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61章试探一下
    对于西门婉的话容绒自然是听过就算了,本来她也只是随口说说,真的让她在意的是,她无法查看西门婉的记忆!

    如果不是西门婉身上有什么可以抵抗住她的神识和魂力的法宝,就是她修炼的功法有奇效。

    话说回来,西门林凡是封王五炼的顶尖强者,西门婉也是天境,这父女两人却只以商人的名义在外行走,这就很古怪了。

    大多数人都以为西门家只是有钱而已,谁能想到西门世家其实比已经覆灭的东方家还有司徒家更加强大。

    西门婉绝对不会只是一个商人之女,西门家也很有问题。

    她没再多留,想知道的没查出来,和西门婉说了几句她就告辞了。

    西门婉很真诚的将她送出了别院,脸上的笑容立刻就收了起来,回想起刚才的感觉,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无缘无故,她一个天境,怎么会从椅子上跌落下来?而且她怎么也回想不起来当时发生了什么。

    “莫不是容绒用了什么奇怪的神通?什么样的神通能让人记不起来?”西门婉暗暗皱眉。

    “小姐,你说她会不会发现了什么?”两个侍女忧心忡忡的问,她们不是萧玉枫的人,而是西门婉从自己家带出来的人。

    她们对西门婉忠心不二,总觉得容绒最后说的那句话别有深意。

    西门婉冷然一笑,“要是她真的发现了什么,就不会这么走了。”

    “可是她已经开始怀疑了,要不我们过两天我们去买点安胎药吧?”一个侍女试探的问。

    安胎药实际上也分很多种,但都是6品以上的灵药,相当的珍贵。

    这些灵药可以让胎儿一出生就有很好的天赋,甚至能保证孩子在母体被伤害的时候也不会有事,灵药中含有的灵力和养分极其充裕,所以即使没有怀孕,服用也没事,只会被大人吸收而已。

    西门婉迟疑了,最终点点头。既然要装就要装的像一点,容绒已经基本相信了她,不能在小细节上再露出马脚。

    ……

    容绒郁闷的从别院回来,迎面就撞上了封凌。

    封凌刚从外面回来,但要命的是他一身的血,手里还提着昏迷过去的子虚。

    容绒吓了一跳,慌忙把他们拉进屋子里疗伤。

    “不是我的。”封凌看着容绒紧张的样子,笑的指指身上的血。

    容绒稳住心神,仔细看了一下,果然不是他的。别看他满身的血,其实连一个伤口都没有。倒是子虚,失血过多,中毒很深,不过服下容绒用解毒泉水炼制的解毒丹之后也就没事了。

    “子虚这是出什么事了?还要你亲自去把他给救回来。”容绒皱着眉头问。

    要知道封凌现在灵力被封,一出手就是毁灭之力,如果不是太大的麻烦,犯不着他出手。

    “他陷在蛇窝里了。”封凌淡淡的说道。

    容绒莫名其妙,圣皇城里哪来的蛇窝?但很快她反应过来,“你是说蛇族?”

    妖族在圣皇城里都会有自己的一个驻地,方便暗地里从事些什么不好正大光明去做的事情。实际上不止是妖族,很多在其他州的大宗门也都会这么做。

    药宗其实也这么干过,他们之前就将丹楼作为自己的一个据点。不过药宗不觉得自己有什么暗地里的事要处理,所以很是光明磊落,就只是卖药。

    但是其他的势力留在圣皇城里的据点就不是那么光明磊落了。

    蛇族的据点很少有人知道在哪里,但是落在那里,真的就和落在蛇窝没什么两样。

    “子虚不是跟着西门婉吗?怎么会陷到蛇族的据点里,西门婉去了蛇族?”容绒所有所思的给子虚的伤口抹上药膏,然后就被眼神不悦的封凌接了过去,“我来。”

    “……好吧。”容绒无奈的放手,坐到一边,“那个蛇族的据点还在吗?”

    “没了。”封凌淡淡道,“他们反抗很激烈。”

    容绒一开始没停明白封凌的意思,等她明白过来瞠目结舌,“你把蛇族的据点给毁了!?”

    封凌淡然点头,这不是应该的吗?不然留着他们向独天和萧天权报信吗?

    容绒也明白封凌这么做的考虑,但是一个据点这么说也有一两百人吧?就算没有封王级,天境也应该有几个吧?一口气毁了……她能说不愧是毁灭之力吗?

    既然蛇族据点已经毁了,容绒自然就不能指望从据点的蛇族那里打听出西门婉的事情,只能寄希望于子虚。

    好在子虚第二天就清醒过来了,他没发现西门婉将卧佛草收在哪里,却发现西门婉在服用一种奇怪的灵药。

    他跟着西门婉去了蛇族的据点,看到西门婉从那些蛇族手里拿到那种灵药,然后他十分不幸的被发现了,逃亡了半个城最终还是抓住了。

    “他们居然没杀你,运气不错。”封凌冷冷的坐在床边瞧着他。

    子虚郁闷的低下头,“公子,你就别损我了。他们一群人扑上来,我能怎么办?”

    “你如果没被发现,就没这么多事了。从明天起,你闭关修炼。”封凌不容拒绝的命令。

    子虚望着自己一身的伤,很想反驳,但是想到这次是公子亲自出手把他救回来的,他就说不出口了,只能耷拉着脑袋遵命。

    容绒依在床边的立柱上,眼神闪烁不定,“原来真的是服了药啊,还是蛇族的灵药,难怪我之前怎么想也不对呢。”

    封凌饶有兴致的问道,“现在想到了?”

    容绒露出自信十足的笑容,“西门婉用的根本不是伪装怀孕的灵药,而是一种毒药。”

    “你可以确定?”

    “唔……确定不了,不过可以试探一下。”容绒眼里闪过狡黠的笑意。

    想要试探西门婉并不容易,因为西门婉防的太严了,根本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进入她的别院,就连多出一点花香,她都要立刻解决掉。

    这种情况下容绒想要让她吃下什么东西,实在是太难了。

    最后还是封凌给容绒出了主意,告诉她西门婉最近正在服用安胎的灵药。

    虽然他们都不认为西门婉怀孕了,但是既然西门婉装模作样的在用,容绒也不介意用这安胎灵药来试一试让木合都看不出破绽的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