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62章看一场好戏
    在楼外楼附近的集市上,一家小小的灵药店铺中,一个炼药师兴致勃勃的坐在柜台附近,研究着药方。

    在楼外楼兴起之后,围绕着楼外楼附近的集市越发的热闹,越来越多的人挤到附近购买商铺,就是想要搭上楼外楼客流的顺风车。

    要知道楼外楼每天的客流量真是大得惊人,每到拍卖会,甚至还会遇到客人爆满,挤不进去的情况。

    如此多的客人,附近的商铺也都跟着发了大财。

    这家灵药铺子也不例外,正是药宗开设在楼外楼旁边的铺子。

    虽说药宗的炼药师已经在楼外楼扎下了根,可那毕竟是容绒的产业,他们还是保留着自己的出售灵药的渠道。

    至于在楼外楼旁边卖灵药会不会亏本,药宗表示楼外楼出售的都是常用灵药,总是会有人需要一些不常用的灵药,这个时候他们就会有生意上门了。

    这不,西门婉的侍女就来了这家铺子,够买安胎的灵药。

    掌柜笑眯眯的拿出一瓶灵药交给侍女,“这一瓶是6品安胎灵,效果相当不错,一共三枚,够服用十天了。”

    西门婉的侍女打开来看了看,满意的付了钱。

    掌柜收起灵石眼睛发亮的问道:“这药最好能持续服用,效果才最好。不知道你家小姐还要不要继续预定啊?”

    侍女迟疑了一下,她家小姐根本就没有怀孕,这药其实吃不吃都无所谓。

    但既然已经开始服用了,总不能吃到一半又不吃了。

    在容府中好像没有人关注西门婉,但实际上云危等人都在暗中盯着西门婉住的别院呢,就想找出一些破绽,将西门婉赶出去。

    “自然需要,我家小姐才怀孕不到五个月,要一直服用。你再帮我炼制五颗,我十天后来取。”侍女考虑了之后,十分大方的点头。

    反正西门婉家不差钱,只是几颗6品灵药而已,费不了几个钱。

    “好咧。”掌柜咧着嘴,笑的十分开心。

    等到侍女离开之后,他的笑容却很快收起来了,看向身后的里屋。容绒从屋中走了出来,笑着问道:“给她了?”

    掌柜点点头,有些忧虑的道:“给了,不过那安胎灵真的没有问题吗?”

    容绒眨眨眼,“你不是看过了吗?有什么问题?”

    掌柜垮着一张脸,他确实看过了,和普通的安胎灵没什么区别,甚至药效还要更好。所以当容绒提出将她炼制的安胎灵换给西门婉的时候,他没有拒绝。

    可是既然没有任何问题,为什么还要换呢?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能和我说说吗,小师妹?”掌柜实在想不明白,满脸堆笑的求问容绒。

    容绒冲着他露出一张温柔美丽的笑脸,“不行。不过师兄到时候可以来看一场好戏。”

    好戏?和这灵药有关系的好戏吗?这么说来这灵药真的有问题!掌柜挠挠头,脸上闪过惊讶。

    当天,容绒又去找了西门婉一趟,果然看见她在服用灵药,似乎是专门服用给她看的,还张扬的摸着自己的肚皮。

    容绒眯着眼瞧着西门婉,这才是她认识的那个西门婉,之前几天那个畏畏缩缩的女人和她印象中的那个西门婉差了不少。

    “呵呵,大概是被公子吓破胆了。这两天发现公子和夫人都没有动她,又把胆子养回来了。”云危很不屑的说。

    子参很赞同的笑道,“好了伤疤忘了疼。说到底还是在针对夫人,她知道夫人只是把怒气压在心里,迫不得已才同意她嫁进来,她还是想激怒夫人。”

    “不知廉耻的女人,还想赶走我家公主,她找死!”容火火气急败坏的挥起拳头,恨不得冲到别院去把西门婉干掉。

    实际上她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就想这么干了,而且还付诸了行动,幸好被云危给拦了下来。

    “别激动,你去了也打不赢。”云危慌忙抱住她,生怕她再像之前那样直接冲过去。西门婉身边的天境有一大堆,容火火去了就是她找死了。

    “谁说我要去打她了?我要去毒死她!”容火火恶狠狠的推开云危。

    云危无语望天,“要是这么容易就能毒死西门婉,还让她住进来干什么?你别闹了……”

    容绒和封凌坐在一起,悠然的看着几人闹腾,一点表示都没有。

    一声尖叫突然响起,凄厉的声音仿佛厉鬼出世一般,令人毛骨悚然,回荡在整个容府。

    “不好了,主人,西门婉出事了。”一名下人慌忙来报。容府的下人实际上都是在府中修炼的五千名士兵伪装的,因此每个人都实力不俗,处变不惊。

    能让他这么慌张过来禀报,那肯定是真的出事了。

    云危三人都是一惊,容绒和封凌却连个表情变化都没有。

    封凌淡然喝着茶,“出什么事了?”

    “没能进入别院查看,不太清楚,不过好像是西门婉的孩子没有了。”

    容火火哈哈大笑,“好嘛,老天爷都看不过眼,让她滚出容府。”

    子参却变了脸色,“这不是好事。公子、夫人,西门婉在容府里没了孩子,我们恐怕脱不了干系。”

    封凌冷然勾唇,“她的孩子没了,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容绒为什么要给西门婉单独的别院,放任她将别院护得跟铁甲城堡一样,就是因为不想担责任。

    从西门婉住进容府,也就容绒去过两次,而这两次她都安然无恙,这次出事也赖不到他们身上。

    “话是这么说,但是西门婉不会就这么罢休的,萧玉枫他们也不会信啊。”子参眉头紧锁道。

    “那就看她能不能拿出证据了,我等着她来指正我。”容绒无所谓,十分轻松的说道,实际上她正巴不得西门婉指正她。

    果然,西门婉像疯了一样,把别院闹了个天翻地覆,她的侍卫已经去了皇宫,禀报此事。

    没多久萧玉枫又来了,跟着这次派来主事的司徒恒。

    容绒和封凌远远的看着司徒恒和萧玉枫带着几名医师进了西门婉的别院。

    子参的脸色更糟糕了,一向嬉皮笑脸的云危也严肃起来,可封凌和容绒却依旧稳坐钓鱼台,似乎在等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