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63章自作自受
    碰碰——

    远远的,容绒听见别院那边传来砸东西的响声,心里暗暗嘀咕:反应也太激烈的了一点吧,本来就没有的孩子,何必这么生气?难道是恼怒我破坏了她的计策?

    这时,西门婉的侍卫终于过来请容绒和封凌了。

    说是请,那凶神恶煞的样子分明就是命令,根本没有半点尊敬可言。

    “我去就可以了,封凌和这件事没关系。”容绒起身,笑眯眯的跟着他们前往别院。

    侍卫却盯着封凌,纹丝不动,“殿下的意思是要将你们两人都请去。”

    封凌冷冷的盯着他,“萧玉枫没有告诉你们,请我去会死人的吗?”

    侍卫们一怔,勃然大怒,但对上封凌那双冷幽幽的眸子,不知道怎么,一腔的怒意和轻蔑全部化为了乌有,有一种死里逃生的庆幸。

    等他们回过神来,容绒已经带着他们回到了别院。

    屋中,地上一片狼藉,萧玉枫端坐在一旁的圆桌边,司徒恒站在床边,身后站着三位医师,众人此刻都齐刷刷的看着躲在床上捂着脸的那位发疯的女人。

    容绒愕然,原来西门婉不是假装发疯,而是真的气到发疯啊。

    原因就是她不仅怀孕的现象消失了,脸上还突然长出了密密麻麻的脓疮和痘痘,简而言之就是她毁容了!

    “是她!就是她害的我!”西门婉见到容绒,指着她凄厉的嘶吼。

    司徒恒转过身,淡然的望着容绒,“容绒公主是不是该给个解释?”

    “什么解释?”容绒一脸无辜的模样,“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就是你害的我!害我流产还不够,还毁我的容!你怎么能如此狠毒?”西门婉气的发抖,歇斯底里的嘶吼,眼里的杀意恨不得将容绒给撕碎了。

    容绒眨眨眼,漫不经心的说:“你凭什么说是我害了你?你别院我一共就来了两次,你不都好好的吗?”

    “你当然不敢当面害我,所以你是在我的灵药里下毒!”西门婉斩钉截铁,一口牙都要咬碎了。

    容绒却相当平静,甚至找了一个椅子坐下,“你有什么证据吗?”

    “我家小姐就是服用6品安胎灵之后就立刻出现问题了,这药是从药宗的炼药师手里买的,肯定是你联络药宗的炼药师,暗中下毒!”侍女愤怒的骂道,心里也是无比后悔。

    早知道如此她绝对不会建议小姐服用什么安胎药,结果掉进了容绒的圈套里。

    容绒看向她手里剩下的两颗灵药,好奇的看向司徒恒身后的三个医师,“这两颗灵药真的有问题吗?”

    三个医师神色一僵,都低下头支支吾吾起来。

    他们并没有看出这两颗灵药有什么问题,相反这两颗灵药品质很高,药效非常好,根本就不可能有毒。

    侍女冷哼一声,“这两颗没问题,不代表小姐服下的那一颗也没问题!”

    容绒挑眉,“那你家小姐还真够倒霉的,一挑就挑中了有毒的。”

    侍女哑口无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司徒恒忽然看向容绒,淡淡的开口,“有没有问题,找到那位炼制灵药的炼药师就知道了。我已经派人去找了,想必很快就能见到他。”

    容绒眼波流转,并没有说话。

    萧玉枫把玩着扇子,面无表情的瞧着容绒,“是他让你做的吗?还是你自己想这么做?我还以为你真的不在乎呢。”

    容绒看了他一眼,然后就转过脸,懒得看他。

    萧玉枫凤眸一冷,心底不自觉的涌起一股怨气,他都已经做到如此地步,为什么容绒还是对他不屑一股?

    难道真的要逼我毁掉你吗?

    萧玉枫盯着容绒,眼里的光芒渐渐锐利。

    这时,将灵药出售给西门婉的那位炼药师来了。他一进门就看见了容绒,不由的瞪了她一眼,暗暗埋怨:这就是你所谓的好戏?分明把我给牵扯进去了!

    容绒耸耸肩,丢了一个眼神过去:安心,你好歹也是药宗的一名炼药宗师,照实说没人敢把你怎么样的。

    这位师兄只能自认倒霉,朝萧玉枫拱拱手,“不知道大皇子殿下找我来有什么事?”

    “西门婉的安胎药是你卖给她的吗?”萧玉枫冷冷的问道。

    他看了西门婉和她的侍女一眼,如实道:“我不认识什么西门婉,我卖给的是这位姑娘,据说是给她家小姐的。”

    司徒恒从侍女手中拿起那两颗灵药,伸到他面前,“你看看,这两颗灵药是不是你炼制的。”

    每个炼药师炼制灵药的手法和习惯都不同,因此很容易就能辨认出自己炼制的灵药。

    这两颗灵药虽然不是他炼制的,但和普通安胎灵有很大的不同,所以他立刻就认了出来。

    “是我炼制的,怎么了?”

    “这灵药害的我流产,还毁了我的容貌!”西门婉怒吼。

    这位炼药师愕然的瞪大眼睛,“怎么可能?这灵药并没有问题啊。”

    司徒恒眯起眼,“你可以确定你炼制的三颗都没有问题吗?”

    “当然,这三颗是一炉所出,不可能这两个没问题,独独被她吃下去的那一颗有问题吧?”他不满的道,算是明白这些人为什么将他找来了。

    说实话他也很好奇,这灵药明明就没有问题,容绒是怎么让这位倒霉的?

    司徒恒也在想这个问题,他将两颗灵药和那药瓶再次交给三名医师检查。

    三名医师战战兢兢的仔细检查之后,仍旧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反而通过药瓶里残留的药粉确定三颗灵药确实同出一炉,并且没有染上任何毒素。

    “看吧,我就说我是无辜的,我的师兄也是无辜的。”容绒笑眯眯的朝着师兄眨眨眼,“师兄,你说是吧?”

    师兄嘴角一抽,讪讪道:“我当然是无辜的。”

    “我不相信!”西门婉却忽然尖叫起来,捂着自己流脓的脸,恶狠狠的看着三个医师,“他们只是医师而已,根本不懂炼药。他们的判断我不相信!”

    司徒恒和萧玉枫对视了一眼,觉得西门婉说的也有些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