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64章找不到病因
    于是,在西门婉的强烈要求下,司徒恒再次调来了皇宫里的一名炼药大宗师。

    然而,这位炼药大宗师瞅了半天,十分狐疑的道:“你们说这灵药有毒?这怎么可能呢,这药封凌就是好药啊,能炼制出这样的品质,相当了不起……”

    西门婉七窍生烟,她的脸被这药毁了,这人居然还在这里喋喋不休的夸奖这灵药。

    司徒恒终于皱起了眉头,既然连炼药大宗师都看不出来有问题,难道这灵药真的没有问题。那西门婉这满脸脓疮又是怎么来的呢?

    他不解看了容绒一眼,就看见对方正在悠然的喝着茶水,丝毫不见紧张,像是一个局外人一般,在一旁看戏。

    “司徒将军,你特意跑这一趟真是辛苦,不知道不过既然不是灵药的问题,我应该也没什么嫌疑了吧?我可以走了吗?”容绒笑眯眯的问道。

    司徒恒还没答话,西门婉就尖叫起来,“不行,绝对不能放她走!就算不是灵药的问题,她的嫌疑也最大!”

    容绒皱眉,“怎么是我的嫌疑最大呢?谁知道是不是你的仇家干的,西门家在外做生意,肯定得罪了不少人吧。”

    西门婉黑着脸,“我才没有得罪人!”

    “那说不定是你爹得罪的人。”

    “你……”西门婉眼前阵阵发黑,只觉得脸上的脓疮无比刺痛。

    怎么会这样?她和萧玉枫的计划全部被破坏了,她不但不能再留在容府,甚至连容绒的把柄都抓不到。

    司徒恒制止了两人的争论,貌似十分公平的道:“既然西门姑娘还有疑虑,还是请容绒公主留下吧,等查清楚西门姑娘的病因再说。”

    “好啊。”容绒二话没说,一口答应下来,眼里藏着点点笑意,很有兴致的望着西门婉。

    在她看来就算他们查出了西门婉的病因也不敢说出来,西门婉这次就是毒发了。

    她服用了蛇族配制的能伪装怀孕的毒药,容绒在给她的安胎灵里多加了一种很常见的激发药效的药材,因此那颗灵药是没有问题的,寻常人吃了只会有益处,但是对西门婉这种自己找死服毒的人来说,就会将毒素激发出来。

    不稳定的毒药自然不可能再维持她假孕的现象,但容绒没想到这毒这么厉害,一不小心还毁掉了西门婉的面容。

    西门婉被容绒望着浑身不自在,总觉得容绒那充满笑意的眼神是知道了什么。

    是了,容绒一定是知道了,才会故意设计了今天这一出。她一定要找到容绒动手的证据!

    三名医师立刻为西门婉做了检查,其实他们之前刚来的时候就已经为西门婉检查过一次了,但他们什么都没有说。

    再次检查过之后,几人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司徒恒愕然,“三位的意思是……查不出来吗?”

    “吾等才疏学浅,实在是查不出西门姑娘是中了什么毒,也没办法治疗。”三人很惭愧的低下头。

    西门婉一听,懵了。她原以为只是暂时的毁容而已,结果医师治不了?怎么会治不了!难道她要一辈子顶着这样一副面容生活吗?那她还不如死了好!

    “不!我命令你们一定要治好我!否则我就杀了你们!”西门婉怒气冲冲的朝三位医师扑过去。要说之前她的愤怒还有几分做戏,现在就完全是真实的了。

    她顾不上再去针对容绒,她只想赶紧治好自己的脸。

    司徒恒见状,赶紧让人将西门婉拦下来,三个医师见势不妙,一溜烟跑了。

    “唉——看来这毒很麻烦啊,我的嫌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洗清了。”容绒夸张的叹息一声,惹得司徒恒和萧玉枫郁闷的朝她看过去。

    他们确实很郁闷,明明打心底里觉得这事就是容绒做的,却毫无证据来证明,甚至连伪造证据的路都被断了:连病因都没有查出来,伪造个屁证据。

    司徒恒看着还在发疯的西门婉,冷冷的开口,“西门姑娘请冷静一下,那几个医师医术不精,我会去请御医来为你治疗。”

    西门婉听到他这么说,才稍微安静下来一点。

    容绒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司徒恒的身边,戳戳他的肩膀,“司徒将军,你为她治病我不介意,但是她如今已经没有孩子了,可以滚了吗?”

    司徒恒嘴角一抽,被容绒直白的话语弄得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萧玉枫冷哼一声,“事情没查清楚之前,西门婉不会离开容府,万一查出来是你们做的,你们就必须负责!”

    容绒眯起眼,冷不丁的开口,“你就不怕我把她弄死吗?”

    萧玉枫也是一愣,半天说不出话来。

    容绒瞧了一眼西门婉,大摇大摆的从大门离开了。西门婉盯着她的背影,恨得牙痒痒的,却没有办法。

    容绒一出别院就被封凌给抱住了,封凌用长长的披风将容绒裹起来,像抢亲一样,将她给掳回了房间。

    “情况怎么样?”封凌轻轻的将她放在床上。

    容绒恼羞的瞪了他一眼,“你看我都出来了,就知道情况如何了。”

    封凌躺到她身边,点点头,“接下来他们可能就要着急了,我来处理,你就好好准备,为我生小黑龙。”

    容绒一头黑线,“宝宝不是想生就能生出来的,而且要是不是黑龙呢?”

    封凌侧着身,笑眯眯的道:“小白兔也不错。”

    ……

    容绒和封凌好好的休息了几天,别院却闹腾了几天。

    司徒恒依照约定去为西门婉请御医,结果只请来一位十分年轻的御医,依旧什么也没看出来,最后只要推脱西门婉脸上的毒属于疑难杂症,只有像木合这样的神医才能治好。

    司徒恒就为难了,别说木合,木家的医师他一个也请不来。木家因为卧佛草和西门婉闹翻了,坚决不愿意为西门婉治病。

    西门婉听说之后不知道是个什么反应,不过封凌却知道,司徒恒可能已经不打算帮助西门婉了,不用什么借口来逼迫他,而是直接以萧天权的意思强势的命令他。

    在司徒恒发难之前,他必须先发制人,想个办法制住司徒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