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68章这都赢不了
    容绒直接闯进大殿,果然看到了司徒恒正在和独天说着什么,独天的两个儿子似乎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将这些寿礼搬进仓库里。

    那株卧佛草正被独天那在手里,并没有被收起来的意思。

    容绒清澈的眸子微敛,淡淡道:“蛇王大人,万毒本源你还想要吗?要的话我们现在就交易吧。”

    独天毒蛇似的目光看向她,眼里闪过几道精光,“呵呵,我倒是想交易,不过外面的比试还没有结果……”

    “他们打他们的,和我们交易没有关系。”容绒正色道。

    独天嘴角一抽,一阵无语。

    司徒恒微微笑道:“容绒公主这么说就不对了,封凌已经和大皇子约定好了,你怎么可以违约呢?”

    容绒眨眨眼,“封凌和萧玉枫的约定,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问一句,万毒本源,蛇王大人要吗?”

    独天眼中的精光越发明亮,透着几分危险,“我确实想要万毒本源,不过你能不能换到这草药,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话刚落音,大殿里十几名护卫就突然从四面八方跳出来,朝容绒一拥而上。

    容绒脸上毫无惊慌之色,早料到在可能是个陷阱,但她仍旧没有放弃希望,十六柄匕首顺势飞出,眨眼一大半的护卫在鲜血飞溅中倒地。

    “看来,蛇王大人是不想要万毒本源了。”容绒冷冷操控匕首,说话间又有几人命丧黄泉。

    蛇王沙哑的笑了几声,“本王很想要,但本王不想换。反正拿下你,本王照样能得到万毒本源!”

    剩下的五名护卫立刻压上,将容绒团团围住,这五人都已经是天境修为,不可能像之前横扫一般,轻易杀死。

    五人配合无间,将容绒的退路给完全堵死,绿色的蛇毒喷涌出来,像浓稠的烟雾一般将容绒整个人淹没。

    独元不屑的冷笑,“中了我们的蛇毒,她已经死定了。”

    独牙笑眯眯的点头,“大哥说的是,这蛇毒比父王的都要阴狠,只要吸入一点点就会立刻毒发。”

    两人自信满满的盯着毒雾,只看到一股清泉忽然从天而降,宛如瓢泼大雨一般泼洒在整个大殿,将所有人都浇成了落汤鸡。

    浓郁的毒雾被雨水冲的消散开来,容绒的身形从毒雾中浮现出来,神出鬼没的匕首在刹那间再次干掉了两人。

    众人震惊,独牙目瞪口呆:“这不可能!”

    他们蛇族的毒历来都是天下至毒,难以解除,怎么会被水淋一下就没用了?

    “都是废物!”独元恼怒的骂了一句,纵身一跃,加入战局,各种阴毒的手段冲着容绒猛攻。

    容绒以一敌四,狂暴的火环轰然爆发,缠绕在周身,逼得独元四人难以靠近。就在这时,她忽然感觉到一种极度危险的气息在向她的靠近,让她背后的汗毛都不由自主耸立起来。

    她来不及多想,反手将龙吟神火炉丢在身后,只听碰的一声金属脆响,西门婉倾尽全力的一掌打在了龙吟神火炉上,让这样一尊宝器都经不住剧烈的颤动。

    西门婉眼里闪过一丝讶异,“你的反应挺快的嘛,不过你今天一定会死在这!”

    “你想多了。”容绒不屑的撇了她一眼,杀之决横扫而出,上千道魂力交织成无形的罗网罩住西门婉等人。

    巨大的力量宛若刀锋一般在他们脑海中划过,留下无数恐怖的幻象,让他们惊恐的呆愣在原地。

    然而战场之上哪里容得下半点分神,容绒的小吞天火在这难道机会中疯狂暴涨,化作一片火海,将所有人包围。

    “独元!”独天大吃一惊,不敢相信他的儿子竟然会在这种时候突然发起呆来,立刻伸手将独元来捞了回来,避免他死在火海之中。

    西门婉尖叫一声,她对抗的了容绒的神识,却抵抗不住魂力,同样差点陷落在火海中,但她身上遇到光芒乍现,帮她挡下了小吞天火的侵蚀。

    剩下的护卫就没这么好运了,在火海中一死两重伤,独天派出的护卫至此全部覆灭!

    独天都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气,他的天境护卫加上他引以为傲的儿子,以及西门婉,个个都是天境,个个修为都比容绒高,竟然奈何不了一个容绒!

    司徒恒在一旁一直没说话,脸色却忽然变得晦暗不明。

    刚刚那股力量是什么?是幻象?还是……他忽然上前一步,踏入战圈,毫不客气的攻向容绒。

    一只白白胖胖的球儿却忽然跳了出来,狠狠地砸在司徒恒脸上。司徒恒连忙后退,诧异的盯着朝他扑过来的大型绒球,“雪兽?”

    容绒让一只天境实力的雪兽拦他,也太小看他了吧。

    司徒恒面无表情,眼中闪过不屑,封王级强者的气势爆发,摧枯拉朽,令整个大殿都变得摇摇欲坠,毛毛无数的绒毛却偏偏死死的绑住了他,将他缠的和一个木乃伊一般。

    司徒恒轻易的撕裂了毛毛的触手,但毛毛立刻又再次缠了上来,缠的他无法上前,让他心里止不住的急躁起来。

    一只毛绒绒的雪兽,竟然真的拖住了他!

    就在司徒恒心急的时候,容绒忽然消失在大殿中。

    独牙一见,大叫不好:“糟了,她隐身跑了!”

    “门口有守卫,她跑不掉……不对,蛇王当心!”司徒恒忽然感到一股极端恐怖的力量肆虐在大殿中,就在独天的前方弥漫开来。

    独天此时也感觉到了,那种令人心悸的力量笼罩着他的全身,竟让他有一种难以动弹的错觉。他感到了害怕,恐惧感从他背后缓缓爬上来,弥漫全身。

    他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害怕过了,但现在他居然害怕了,害怕一个天境!奇耻大辱!

    愤怒中,他浑身的灵力一瞬间倾泻而出,席卷开来。与此同时,司徒恒的也飞身扑来,竭尽全力的一掌拍向独天前方貌似空无一人的地方。

    碰撞的力量在空中爆裂开来,冲击波回荡在大殿中,让整座黑堡摇摇欲坠,众人被掀飞出去,散落大殿四处。

    容绒重伤之下,现出身形,靠在独天对面的墙边,有些不甘的望着独天手上的卧佛草,差一点她就能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