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74章全都暴露了
    “撤退!所有立刻撤离!”独天沉声道。他已经无力阻止,但他不能眼看着蛇族的精锐被打没了,只能撤。

    司徒恒皱眉,“蛇王,现在撤离只会功亏一篑……”

    “老子坚持不下去了,你要留你自己留下好了。我要去找圣皇,封凌只有他能对付。”独天连本王都不自称了,丢下一句,就带着两个儿子先走了。

    蛇族一撤,虬等人立刻带人追杀,还没来得及撤离的鬼刹卫就倒霉的成了追杀的对象,猝不及防的被杀掉了二十几个。

    司徒恒见大势已去,只得下令撤离。

    他盯着远远站在那里的封凌,看着他怀里的容绒,心里涌起一种预感,今日没有杀死容绒,以后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圣皇和蛇族的联军最终只能狼狈的逃窜,前来贺寿的早就已经跑的没影了,发现不对的萧玉枫撤的比谁都早,只有独天和司徒恒被狼狈的追杀了好几里,封凌的军队才悄然离去。

    独天望着残余的军队,随便点了一下居然只剩下了不到四成,其中居然有很多是死在蛇族自己的蛇毒下。

    蛇族的神通大多数都是毒,众人被箭矢擦伤后中了毒,来不及解毒,于是倒霉的死了。

    但奇怪的是毒物明明弥漫了整个黑沼,对面封凌的人反而好好的,一点中毒的迹象都没有,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才是下毒的人。

    独天和司徒恒都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也不想再想了,他们只想尽快的禀报圣皇,请萧天权来处理。

    封凌造反,容绒是兔族,哪一件都不是他们能解决的了。

    封凌这边让手下军队撤离,立刻就带着容绒来到了黑沼边缘的一家高大的建筑中。

    这座建筑恢弘大气,是封凌准备用来做黑沼这里的楼外楼分楼的,只是还没有完全建好,外表十分的粗糙,但是内部几乎已经装修的大不多了,容纳五百人绰绰有余。

    封凌带着容绒住进了楼中,立刻为容绒输入大量的灵力。

    容绒的伤势有九凤珠治疗,在他带着她到了楼中的时候几乎就已经好了,但是她的身体太虚弱,灵力几乎空了。

    虽然九凤珠里的灵脉能够给容绒补充灵力,但是那要容绒主动汲取,如今容绒还在沉睡中,当然不可能汲取灵力。

    封凌只能给容绒服用回灵金丹,并且主动灌输灵力。

    容绒的脸色果然渐渐好看多了,从面无血色的苍白渐渐的红润起来。

    封凌松了一口气,轻轻的将她放在床上,为她盖好被子。

    敖在一边看着,轻声道:“主人,你的身体不要紧吧?你伤的也很重啊。”

    “我没事。”封凌伸手摸摸容绒的额头,温柔的目光注视着容绒,一刻也不想挪开。

    敖郁闷的龇牙,“你这可不像没事啊,主母要是醒过来看到你这个样子,会伤心的。还是处理一下伤口吧。”

    封凌是有不死之身,可不代表他的身体受了伤之后会自己愈合。

    他现在的样子可不算好看,一身的伤,血将袍子都给浸透了,敖敢打赌,主母醒过来一定会被吓死!

    封凌微微皱眉,看看自己的身上,只好起来去处理伤口。

    辰很细心的找来医师帮封凌疗伤,包扎了伤口,还特意准备好了新衣服,还顺便让封凌清洗一下身上的血迹。

    封凌清清爽爽的回到容绒的房间的时候,容绒已经醒了,睁着大眼睛望着封凌,像是不认识了一样,充满的新奇。

    “怎么了?”封凌淡笑着坐到容绒身边,将她揽在怀里。

    容绒靠在他的身上,笑眯眯的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会出事,所以让虬他们早早的准备好了?”

    封凌淡然一笑,“你不是也觉得要出事吗?”

    “唔……我是知道要出事,但没想到会闹的这么大……”容绒汗颜,本来只是抢卧佛草而已,莫名其妙就变成抓捕她,再后来就变成要杀了她,然后就变成封凌和蛇族、鬼刹卫的较量。

    这么一来真是全暴露了。

    “司徒恒知道我是兔族了。”容绒郁闷的说道。

    封凌眼中杀机一闪,其实在司徒恒突然死咬着要杀了容绒的时候,他就已经察觉到可能是容绒的身份让司徒恒知道了,但是听到容绒明白的说出来,他还是冷静不下来。

    司徒恒知道了,意味着萧天权也知道了,容绒恐怕不能再像以前一样生活了。她不能再回中州了,甚至不能露面,从今以后她只能东躲西藏了,直到……萧天权死了!

    “无妨,他也知道我手下有军队了。”封凌安慰容绒。

    容绒沉默了一会,忽然坐起身,“扶我起来,我现在就炼制灵药。”

    封凌担心的皱眉:“不用这么着急,你是伤还没好……”

    “没关系,时间很紧迫,司徒恒可能会立刻就告诉萧天权,我们没时间了,你必须尽快的脱离他的掌控。”

    容绒翻手拿出一张药方,“这是我根据卧佛草的药性研究出来的药方,我还请教了师父,算是比较完整了。只是之前到底没有见过卧佛草,还需要再用卧佛草确定一下。”

    封凌看着容绒目不转睛的盯着药方,又拿出卧佛草仔细的研究,突然有种想把这些东西统统丢掉的愤懑。

    容绒就是为了这些才弄得满身伤,才暴露了兔族的身份。

    如果不是他没用,何须容绒来做这些事?她本应该是上天赐下的珍宝,被他呵护在手中,不让受一点委屈,受一点伤,他却做不到。

    封凌默然无语的从身后揽住容绒的腰,侧脸轻轻的蹭着容绒,无比的眷恋。

    容绒感觉痒痒的,狐疑的转过脸,亲了他一口,“你不高兴吗?”

    “容绒,我会给你所有你要幸福,只有最好的才配得上你。”这一天不会太久的。

    ……

    中州圣皇城,萧天权已经基本上准备好出征的事宜了。

    今天的蛇王的寿辰,他也让司徒恒带了一份礼物去给独天,顺便去帮帮他那个在感情上不争气的傻儿子。

    他实在不明白萧玉枫为什么在容绒这件事上如此执着,不过他真的能将容绒掳回来也不错。

    可惜他得到的消息却让他错愕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