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79章没有钱
    容绒被越云横拖着离开了雷岛,蛇王和司徒恒两个封王级出手了,雷岛的军队顿时死伤惨重,作为中坚力量的越家军更是惨死了一大片。

    越云横带着众人从传送阵飞快的离开,未免被追上,只能忍痛将传送阵摧毁,来不及撤离的人只能被放弃了。

    唯一令人欣慰的就是,雷岛比较重要的人物都没事。

    三只巨大的战船低空飞行,漫无目的的飘着。越云横、徐伯还有虬等人商量着接下来的计划。

    容绒自从离开了雷岛之后就一言不发,像一只受了伤的小猫一样,蜷缩在角落里。

    容火火小心的呼唤着她,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整个人像是陷入了某种伤心的情绪里无法自拔,原本明亮清澈的眸子也变得毫无光彩,有种死气沉沉的感觉。

    众人有些担心的围到了容绒身边,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容绒,只能默默等着她自己走出来。

    三艘战船急速的飞行着,两天之后忽然发出一声剧烈的震动,像是撞到了山峰上一般,船身大幅度的倾斜。

    容绒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望向周围。四周如同一片火山爆发后的废墟,破败、狼藉、千疮百孔,一副末日的景象。

    地面上熔岩流淌,不知道什么地方会突然喷涌出恐怖的岩浆。炙热的火山灰四处飘着,钻入人的肺中。

    “这里是哪里?”容绒诧异的问。

    容火火一直在她身边照顾她,闻言激动的笑了出来,“公主,你没事了!你这几天一直呆呆的模样,我还以为你生病了。”

    “我发呆了很久吗?”

    “恩,都已经三天了!”容火火将一件披风披到容绒的身上,努努嘴,“为了摆脱圣皇朝的追兵,越将军就把我们带到这个破地方来了,说是什么黑龙族以前的领地。”

    容绒吃了一惊,“这里是黑龙族的领地?!”

    容火火点点头,“听敖他们说,这里原先是黑龙族的龙巢,三百年前的战争把这里完全摧毁了,环境变得很恶劣。”

    容绒心里一疼,她记得凤族的历史记述中,黑龙族的领地虽然在火山附近,但也算安稳温暖,如今已经变成了这副模样了吗?

    她扫过四周,如此恶劣的环境和复杂的地形,确实能阻挡住萧天权的军队,他们敢进来,很大几率会船毁人亡。

    不过,他们越云横带着残余的部队跑进这里,也很容易出现死伤。

    “军队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容绒问容火火。

    容火火露出些许忧愁的神色,“情况不太好,从雷岛逃出来的时候,我们死伤了很多人。开矿的那两万人几乎都死光了,没死的听说也投降萧天权了。剩下的也死伤了大半,加上越家军,我们现在一共才五万多人。”

    容绒心头沉重,确实是死伤大半。

    封凌当初可是给雷岛带回了五万多人,加上雷岛本身的两万人,以及后来的四万越家军,至少超过十万人马,一场战斗下来就折损过半。

    “走,我们去找越将军。”容绒带着火火走下甲板,来到主舱的大厅中。

    越云横和虬、敖围在桌前商量着什么事情,一见容绒来了,都不约而同的露出了放松的笑容。

    “主母,你没事了?”“容绒,你终于清醒了过来了。”

    容绒看着他们三人有些愧疚,没能救出封凌让她有些消沉,反而让人为她担心了。

    “我已经没事了,现在情况如何?”容绒问道。

    “还行,我们已经找到安全的落脚点了。”虬十分乐观的说道。

    容绒却表示很怀疑:“你们确定这里有安全的地方?”

    “有。主人给我们留下了这里的地图,上面标注的地点十分准确,按照地图来看,我们可以在这片危险的区域暂住下来。”虬扬了扬手里的一卷黑色的地图,地图看上去十分古老,居然是用龙鳞做的,透着一股危险的气息。

    原来是封凌留下的地图,难怪他们敢往这里跑。容绒点点头,“萧天权有派追兵来吗?”

    “派了,不过甩掉之后他们就不再来了。”容火火笑眯眯的插嘴,“我得到情报,萧天权现在正在和我们老祖打嘴仗呢。”

    简单来说就是萧天权对外发布了对容绒的通缉,给容绒定了扰乱蛇王寿宴,大肆杀戮蛇族的罪名。

    容帝立刻反驳是萧天权胡说八道,故意设下圈套,让蛇族对付容绒,蛇族被杀是活该。

    萧天权立刻指责容绒是勾结了魔族,杀死大量的蛇族士兵是想趁机削弱中原的力量。

    容帝嘲讽萧天权是排除异己,早就看他们凤族不顺眼,连他们凤族建立的武宗都已经连根拔除了。

    萧天权干脆不要脸,说武宗也是勾结了魔族……

    总之,不过三天时间,双方就已经对骂了十几次,闹得整个中原都沸沸扬扬,世人听着双方各执一词,都不知道该听谁的。

    勾结魔族,拔除武宗……都是大事件啊,现在一口气放出来,震得天下人晕头转向。

    倒是中原的顶尖一流的势力都沉默不语,在这场对骂中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容绒很满意容火火拿来的情报,虽然雷岛毁了,封凌被抓,但是她编制的情报网还在。

    “老爹和萧天权明面上也撕破脸了,他这个时候给萧天权施压,萧天权短期之内是不会发动大规模的军队来找我们麻烦了。”容绒沉声说道。

    他们现在缺的就是时间,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他们可以借用这里恐怖的自然环境,布置出比雷岛还要坚固的防御。

    越云横叹口气,“我也是这么想的。这次虽然损失了很多人,但这也一件好事,剩下的五万人都是精英,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我可以将他们培养成更加强大的越家军。只不过……”

    “有什么为难的地方吗?”容绒奇怪的问。

    虬苦笑着道:“当然很为难,我们没有钱了。”

    敖也郁闷的一摊手:“我们刚才就是商量这个问题。我们带出来的天星钢连养这支军队都不够,更别说培养和建造防御禁制了。”

    容绒一愣,这才想起来之前封凌之所以能养得起这支军队,是靠着岛上的天雷钢矿脉。如今离开了雷岛,再没有收入来源,这支军队恐怕很快就会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