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81章最后的拍卖会
    因为楼主被通缉而人心惶惶的楼外楼最近突然有了动静,朝外发出了大型拍卖会的请帖。

    萧绝十分鄙夷的接过万奎给他的请帖,这请帖就是一张硬纸,写了几句对他的邀请,哪怕是一个地境举办宴会也不会用这么寒碜的请帖。

    “你们楼外楼连请帖都这么寒酸,还有东西拍卖吗?”萧绝不屑道。

    “自然是有的,我们楼外楼做生意童叟无欺,怎么会骗人呢?”万奎笑眯眯的说。

    萧绝冷笑一声,“可是你们楼外楼已经快关门了,都已经没生意做了又何必死撑着呢?不如让陛下接收了,你们楼外楼说不定会更上一层楼。”

    万奎面不改色,“萧绝统领是不给药宗面子吗?九里宗主放在这里的灵药还没卖完呢。”

    萧绝脸上闪过一抹忌惮,心中恼怒,最近根本没人来楼外楼买灵药,这么下去,药宗这批灵药放上一年也不一定能卖出去。

    他冷哼一声,“不就是一批灵药吗,本统领统统买了,我看你们还有什么借口。”

    万奎肃然的盯着他,“萧统领当真要买吗?这批灵药5品,6品,7品都有,抹去零头,算你一个低价,一共十亿七千万灵石,请付钱。”

    萧绝差点吐血,十亿灵石!药宗是把全部身家都砸在楼外楼了吗?这是疯了吧!别说他拿不出来,就是圣皇也没办法一口气拿出这么多灵石。

    他恼火的将请帖窝成一团,丢在地上,“很好,你们就等死吧!还拍卖会,你们卖什么也救不了楼外楼。”

    万奎目送萧绝气冲冲的离去,随手将地上窝成废纸的请帖烧成了灰烬,回到了书房。

    “楼主,萧绝已经走了,他可能去通知司徒恒了。”万奎恭敬的禀报容绒。

    容绒整理着桌上的一叠请帖,淡淡的问:“他没收请帖。”

    “没有,他把请帖毁了。”万奎窃笑着道。

    “好,这是他自己不要,可不是我们没给。”容绒拍拍手,叫来狼大,“选一些人,立刻将这些请帖全部发出去。司徒恒正在城门口抓捕楼外楼的伙计,让他们离开圣皇城之后就不要再回来了。”

    之前封凌调走了五百人前往黑沼埋伏,还剩下狼大等五百人依旧在容府修炼。萧天权通缉容绒之后,查封了容府。

    狼大等人立刻毁掉了容府所有的机密和密室,逃离了容府,分散在了圣皇城中。容绒回来之后,留下记号,召回了他们,还将带回来的五百架仿造射神弩交给了他们。

    狼大恭敬的领命:“是,我们一定将请帖送到。”

    “恩,我让你们打造的修炼室,进展如何了?”容绒询问道。

    狼大憨笑道:“一百个修炼室已经造好八十个了,就是修炼室内部的禁制阵法完全没头绪。”

    “这个没关系,我会亲自来布置。你们只要造好修炼室就行。”容绒又拿出一枚储物戒指交给狼大,“这里面是一些金属,你们将它送到荒原的楼外楼,交给那里的炼器师,请他们尽快炼制成灵器,最好能在一个月内炼制成功。”

    这些金属自然就是天星钢,天星钢算的上十分珍贵的金属材料,容绒才没有那么傻,将材料拿出来贩卖。

    她只留下了一千斤天星钢,准备分成十组拍卖,剩下的四千斤都拿去请凤族的炼器师炼制成灵器再拍卖。

    狼大立刻肃然的接过戒指,拱手道:“主母放心,我会拍出足够的人马,一定安全送到。”

    虽然容绒说的轻描淡写,但是能拿去让炼器师打造的金属,肯定很珍贵,他不敢掉以轻心。

    容绒点点头,对狼大的态度很满意,将请帖如数交给了狼大。

    这次容绒发出的拍卖会请帖并不多,只邀请了中原闻名于世的大人物,各个妖族的族长,宗门的宗主。

    这些请帖比万奎用来打发萧绝的要珍贵的多,虽然看上去也很像是纸质的,实际上却是用昂昂贵的金属拉丝压成薄片打造而成。

    里面的内容更是令人震惊,一旦流传出去,绝对会掀起轩然大波。

    容绒相信,收到请帖的族长宗主们,绝对不会将请帖的内容给其他人看,他们只会迫不及待的赶来圣皇城,参加这次的拍卖会,楼外楼最后的拍卖会!

    万奎看着狼大将请帖带走,有些担忧的问容绒,“楼主,你这次造势举办拍卖会,萧天权会允许我们办下去吗?我觉得他们听到消息之后,可能会不顾一切的封了我们。”

    容绒微微一笑,语气冰冷:“等他们收到请帖之后,就不会这么想了。我给司徒恒和萧天权也准备了请帖。哦,还有新上任的鬼刹卫统领,云危。”

    万奎默默的闭上了嘴,总感觉楼主说云危的时候在咬牙切齿。

    ……

    圣皇城里的请帖是由容火火亲自去发的,她大摇大摆的带着人将请帖送到了司徒家,司徒恒的手上。

    司徒恒本来不以为然,楼外楼这个时候举办拍卖会不过就是想借拍卖会造势,免于被查封罢了。

    但是当他打开请帖,看到里面的内容时,眼瞳猛然一缩,向来沉稳的面容都露出一丝震惊之色,盯着容火火道:“这请帖上说的可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上面许诺会出现的拍卖品肯定会出现,不过只会在拍卖会上出现。”容火火傲然的说。

    司徒恒目光闪烁,明白容火火的言外之意,如果不让楼外楼举办这拍卖会,这些东西就别想让楼外楼拿出来,就算他们抄了楼外楼,也别想找到。

    “这请帖我留下了,我会请示陛下,是否再宽限楼外楼一些时日。”司徒恒沉默了一会,淡然说道。

    “那正好,你既然要去见圣皇,就顺带将这张请帖带给他吧。”容火火又丢给司徒恒一张请帖。

    司徒恒瞅着这张封面上写着圣皇萧天权名讳的请帖,眼角一跳,没想到楼外楼居然敢给圣皇发请帖。

    “对了,这请贴上有封蜡,你最好不要偷看。我觉得圣皇看了请帖的内容之后,恐怕不希望有人提前看过。”容火火提醒道。

    司徒恒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每个人的请帖上内容居然不一样吗。他莫名有种预感,也许陛下真的会因为这张请帖去参加拍卖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