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82章云危上门
    就在司徒恒将请帖交给萧天权的时候,各大妖族的族长也先后拿到了请帖。

    赤林,虎王山上。

    虎王单猛翻看着请帖,一双虎目紧紧的盯着请帖上的内容,像是在看一座金山一般目光灼热,“这上面说的可是真的?”

    送请帖的正色道:“这次的拍卖会除了虎王,还有各族的族长以及圣皇都被邀请了,虎王要是觉得有假,不去就是。”

    “哼,你不必激本王,如果楼外楼真的拍卖这些东西,本王一定赴会!”

    雪原,楼外楼中。

    明媚和明哲相对而坐,看着手里的请帖。明媚娇滴滴的笑着,“楼外楼倒是聪明,这种时候办什么拍卖会,该不是想诱惑本女王去给他们顶雷吧?”

    明哲白面书生一般的脸上露出一抹淡笑,“本王倒觉得这是个好机会,你最好不要去,狐族的东西都让给我。”

    明媚冷哼一声,“放心,这次拍卖的东西,狐族能用的上的我一件都不会让给你。”

    荒原,蝶族王城。

    司空看着收到的请帖大喜过望,“楼外楼居然收藏了这样的宝贝,如果能得到,我们蝶族……来人,立刻给我清点库存的灵石,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将所有的货物都给我抛售出去,一定要准备足够的灵石。”

    “遵命。”

    猿族木府,后院的花园中。

    猿族老祖懒洋洋的躺在躺椅上晒太阳,像只懒猫一般拿着楼外楼送来的请帖,半眯着眼睛,似乎在打瞌睡。

    木合恭敬的立在一旁,轻声问道:“老祖,这次楼外楼的拍卖会,您觉得我们该去吗?”

    老祖摇着椅子,半晌没有出声。

    就在木合以为老祖已经睡着了的时候,老祖沙哑的说道:“楼外楼拿出来的都是好东西啊,我们木家拒绝不了,就算我阻止你,你就不去了吗?”

    木合眼神闪烁,点点头道:“我明白了。”

    圣皇城,皇宫之中。

    蛇王接到了从黑沼快马加鞭送过来的请帖,让他无语的骂娘。他明明人就在圣皇城,楼外楼却非要绕一个大圈子,把请帖送到黑沼去,再让他的手下将请帖送过来。

    不过请帖上的内容让他看一眼就坐立不安。

    “万毒本源!楼外楼居然拿出来卖!本王还以为再也没机会拿到了呢!哈哈,容绒大概没想过她的楼外楼为了不被查封,将秘籍都拿出来卖了吧?快,让独元立刻给本王准备足够的灵石……”蛇王独天拍着大腿狂笑。

    与此同时,药宗、司徒恒以及受到请帖的其他宗主还有圣皇城中的名门世家都不由自主的心动了,虽然谁也没有出声,但都开始准备灵石。

    收到请帖的圣皇也没有再做出任何举动,似乎默许了楼外楼的这场拍卖会,没人知道楼外楼给圣皇送去的请帖上写了什么,但是毫无疑问,楼外楼在这场拍卖会举办完之前是不会被封了。

    一时间,各大洲的势力都在积极的准备灵石,惹得所有人都开始讨论这场惊人的拍卖会。

    可惜的是这次的拍卖会规模很小,收到请帖的人并不多,这让拍卖会显得越发神秘。将请帖毁掉的萧绝气的半死,心里暗暗后悔,却没脸去楼外楼再要一张。

    云危同样收到了请帖,但却不是容火火送来的,而是随便找了一个楼外楼的伙计送来的。

    云危看着手上毫无诚意的请帖,眸色深沉,径直去了楼外楼。

    楼外楼发出声势浩大的拍卖会邀请之后,就将前来捣乱的地圣军全部赶走,派人守着门口,但是他们能赶走地圣军,却阻止不了云危。

    楼外楼中,所有人都在卖力的准备着拍卖会,容火火也在开心的炼制着灵药,冷不防看到了云危,手一抖,一炉的丹药毁了。

    容火火大怒,指着云危的鼻子大骂:“谁让你进来的,你这个骗子!王八蛋!你还有脸回来!”

    云危沉声道,“我来看看你。”

    “用不着!你一来就毁了我一炉药,碰到你就没好事,老娘才不要你这个混蛋来看我!”容火火继续大骂,顺手抄起丹炉就冲过去砸向云危。

    云危脸一黑,容火火想揍他可以,但是这丹炉他可不敢硬接,几百斤重的玩意,被砸到半条命就没了。

    他慌忙挡下药炉,柔声道:“火火,我只是担心你,这请帖不像是你写的……”

    “你管得着吗?老娘不要你关心!谁知道你哪天会不会把我也卖了?就是你出卖了姑爷,害的公主那么伤心。”火火抡着药炉,破口大骂。

    云危眼神一变,一掌拍开了火火的药炉,声音冰冷,“封凌那是他活该!是他应得的下场。”

    “原来你一直都是这么想的。”容绒从屏风后走出来,冷漠的望着他。

    “公主!”容火火丢下药炉,紧张的回到容绒身边,充满敌意的瞪着云危。

    云危心里闷闷的,像被什么堵住了一般,平静的看向容绒,“这请帖都是你的主意吧?火火不可能拿出这些东西。”

    “是我的主意。”容绒淡然的走到云危面前,冷漠的打量着他,“做了鬼刹卫的统领,果然有气势多了。不知道你这统领是拿多少人命换的?”

    云危皱眉,“你什么意思?”

    “我听说当初是你和子参一起陪着封凌离开飞舟的,你背叛了他们,子参呢?”容绒水晶一般的眸子里寒光乍现,眼神陡然锐利起来,如刀锋一般直刺人心。

    云危心中一冷,从来不知道容绒也有如此杀气凛然的时候。

    “他走了,我抢走了他的传送玉简之后,就将他丢在那里了。他聪明的话就知道该去哪里。”云危冷冷道。

    走了吗?子参应该也知道黑龙族的领地,他应该会去那里。容绒暗暗想着,黯然的撇了一眼云危,“你放过了子参,他也不会感谢你。”

    “我不需要他的感谢,他是被封凌救了,就一心跟着封凌,他根本不知道封凌做过什么。”云危不屑的冷哼。

    容绒嗤笑一声,“那你又知道封凌做了什么?别跟说那些所谓的事实,我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