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85章各族齐聚
    这个时候萧玉枫要是还不知道司双是谁,那他就是傻了。

    他无奈的叹口气,“容绒,你为什么对我父皇这么反感?他是拯救了中原的英雄。他这次真的没有伤害封凌。”

    容绒嗤笑一声,封凌怕黑,将他关进黑屋子里,就已经是够狠的刑罚了。但她不想和萧玉枫争辩什么,淡然道,“封凌灭掉蛇族的军队是为了我,你父皇要杀我。”

    萧玉枫面容一僵,神色变幻,却说不出什么解释来。

    “所以,你不用再幻想把我抢回去了,落到你父皇手里,我只有死。我们是敌人。”容绒平静的说道。一句话将萧玉枫想要带走她的心思给彻底掐断。

    萧玉枫眼瞳一缩,心里一痛,“我没把你当做敌人,我相信这其中是有什么误会,我可以去为你解释,我可以保证你的安全。”

    容绒无语的瞅着萧玉枫,这家伙对他的父皇很崇拜啊,居然比她还天真!

    “行啊,我想见封凌,你让我见他,我就相信你。”容绒没好气的笑道。

    萧玉枫皱眉,眸光深沉:“带你进皇宫倒没什么问题,但是去黑牢的话,瞒不过我父皇,除非他不在皇宫。”

    容绒一愣,没想到萧玉枫居然真的在考虑帮她。她沉吟道:“如果你父皇不在宫里呢?”

    “那就没问题了。”

    “好,等萧天权离开皇宫的那天,你带我去黑牢看他。”容绒正色道,“只要我见到他,我就欠你一个人情,不是什么要我改嫁给你这种脑残的要求我都会答应。”

    “……”萧玉枫有些兴致缺缺的撇撇嘴,“可是没人知道我父皇什么时候出门。”

    “拍卖会,他会来的。”容绒肯定道。

    “不可能吧?你给他的请帖上好像也没写什么特别的东西,他不至于亲自去吧。”萧玉枫很怀疑。

    容绒撇了他一眼,“所以说,你从来就没有了解过你父皇。”

    萧玉枫嘴角抽搐,默然无语,目送着容绒离开了,心里莫名的有些沉重。

    他一直死盯着容绒不放,想要将她掳回来,就是因为他不认为封凌会比他好。

    但如今他的父皇却要杀容绒,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有些茫然。他突然觉得他不止没了解过他的父皇,也没怎么了解过容绒。

    ……

    容绒伪装成司双跑去和萧玉枫见面并没有引起什么怀疑,只是将司双要参与选妃的消息传播到了整个圣皇城,让司双本人都十分茫然。

    但司双也没否认,丢掉了以往的矜持,和众女子一起每天陪着萧玉枫。萧玉枫在一群女人的围攻下,痛苦的度日如年。

    这个时候,收到请帖的各大族长也都陆陆续续的到圣皇城了。

    容绒将拍卖会的时间定的非常近,就在发出邀请的一个月后,对于这样大型的拍卖会准备时间算是相当短了。

    但各大族长比她还着急,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就跑来了圣皇城,生怕错过了这场盛宴。

    于是,整个圣皇城就像是一滴水掉进了一锅滚油中,立刻沸腾了。

    “哟,这不是虎王吗?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距离拍卖会还有十来天呢,用不着这么着急吧?”

    “哼,独天,你不是比我更早吗?”

    “我的跟着司徒将军来圣皇城找陛下求助的,可不是为了拍卖会。”

    “是吗?那你儿子拖着堆成山的灵石跑来是为什么?散财吗?”

    城门口,单猛带着人刚到就碰见了独天,两人冷嘲热讽了一阵,就各自分开,谁也不理谁。

    没两天司空也来了,紧跟着明媚和明哲也前后到了,最后一个到达的是猿族,但也早早提前了五天。

    至于剩下被容绒邀请的十位宗主来的比他们还早,唯一没有到的就只有药宗九里明了。

    不过大家都知道,九里明是容绒的师父,在楼外楼生死存亡的时候,他不可能不来,迟迟没到估计是在为拍卖会炼制什么逆天的灵药。

    圣皇城里变得比圣皇过寿还要热闹,这一热闹就容易出事,等待拍卖会开启的众人无所事事的在大街上闲逛,就经常性的出现争吵打架的情况。

    五大妖族,十大宗门之间都不是那么的和平,碰到一起,谁也看不起谁,打起来很正常。

    地圣军压根就制止不住他们,这次各大势力来的人至少都是天境。毕竟这次拍卖会的请帖上写的拍卖品实在是让他们难以平静,买到手也要能带回去才行,人手自然都要厉害一点。

    容绒瞧着闹事的众人,揉揉眉心,“你说我是不是该给他们找点事做做?”

    万奎恭敬在站在一旁,不解的问:“楼主的意思是……”

    “给他们一个正大光明抢钱的机会。”容绒眯起眼,“我的拍卖品,可不是谁都能拿走的。有些人的钱,还是少一点比较好。”

    万奎打了个哆嗦,总觉得楼主这次回来之后变得锋芒锐利了很多。

    很快,一个擂台悄无声息的在城中的广场处摆开了。明哲手下的一个狐族和一个蝶族的青年吵起来了,于是两人上了擂台。

    一个说就你这点水平,连我的衣角都碰不到,能碰到就输给你五万。

    另一个说你除了会跑啥也不会,有本事就在这擂台上别出去,我不把你踹出去就给你十万。

    两人似乎是喝了点酒,大言不惭的一个劲的提价,最后两人的赌约居然直接破了五百万灵石,让围观众人哗然一片,惹得越来越多的人跑来看他们比试。

    没一会功夫擂台周围就围满了人,消息也从城东传到了城西。两族的长老也赶来,本以为他们会阻止,谁知道他们财大气粗的丢出了赌金,堆成小山似的灵石亮瞎人的眼睛。

    然后两人就开打了,说实话他们的比试并没有太过精彩,也就是普通的天境比试。最终蝶族的青年被打下了擂台,明哲的长老笑眯眯的收下了五百万的灵石。

    这个消息很快传到了各大妖族和宗门的耳朵里,让他们不由自主的也起了心思,打一架就能抢到几百万的灵石,是不是该让手下的弟子也都去约战下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