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86章被坑的蛇族
    楼外楼这次拿出的拍卖品都不是凡品,很多都是天价,没有足够的灵石根本买不起。

    虽说各大势力都已经准备了不少灵石,但是谁也不会嫌钱多不是?有这种正大光明抢钱的办法为什么不试试呢?

    就在他们都在考虑怎么动手的时候,手底下的人已经率先打起来了。

    听说蝶族和狐族打了一架就赌上了五百万灵石,各族的人都不甘示弱,直接上了擂台,赌注不上一百万都不好意思开口。

    各族开始了正大光明的抢钱,实力弱一些的宗门都慌忙躲着他们走,他们可不想被人逼着上擂台,到时候没胆上也是挺丢脸的,还是能躲就躲。

    但是五大妖族都不会有人承认自己不如对手,就连一向平和的猿族都有不服输的木清和木铁石。

    只要有人敢挑衅,上去就是打,输了没关系,再找高手打回来。各族的族长默默的盘算了一下,这么一来即使抢不到钱也不会亏出去多少,就让手下人去打吧。

    但事情却不像他们想象的那样发展,在拍卖会即将开始的前一天,独天收到一个噩耗,蛇族输掉了两千多万的灵石。

    独天差点一口气上不来,揪着独元吼道:“怎么回事?你们去赌战难道都输了?看到对手太强,你们不会换人或者拒绝吗?”

    独元哭丧着脸,“是独牙带的那一队人全输了,他今天对上狐族、蝶族、猿族、虎族的挑战全都输了。”

    独天眼角一跳,“四族居然全部都来挑战我们,他们难道联手了?今天输了,已经没有时间再赢回来了,真是好算计!”

    他气的一拳砸向桌面,心疼的滴血,两千多万灵石没了,拍卖会上他们就无法再竞争一些珍贵的物品了,现在怎么办?难道要去找圣皇借钱吗?

    和蛇族同样倒霉的就是明媚的狐族,她是被明哲给坑了。

    明哲一口气输给了他们一千多万的灵石,她的儿子明寒就大意了,结果今天下了更大的赌注,明哲的人突然一个个都实力暴涨,然后明媚就输出去了两千多万。

    明媚听了这个消息之后,美丽的脸庞都要扭曲了。

    楼外楼中,明哲和司空淡笑着坐在容绒的对面,笑道:“容绒公主这个主意真是不错,引诱他们赌战,再示敌以弱,最后坑掉他们的钱。蛇族和明媚现在应该气得吐血。”

    容绒淡然的眨眨眼,“我什么也没做啊,不过就是建了一个擂台而已,坑人的事还是你们做的。”

    第一场的赌战其实就是这两人合伙演了一场戏而已,后来各族的手下被引诱着上了擂台,也是他们挑衅的。同为五大妖族,他们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挑衅着对手怒气冲冲的和他们打。

    两人讪然一笑,摸摸鼻子,“公主别这么说,你不是说这是妖帝的命令吗?”

    容绒淡然点头,她用了妖帝的名义才让这两位帮她做事。

    这次她主要是想坑蛇族,至于明媚,那是顺便的。

    蛇族已经摆明了站在萧天权那一边,一条路走到黑了,好不容易被封凌打残了,她不希望蛇族再恢复过来。

    “两位放心吧,这次的拍卖会上,你们会买到你们想要的东西的。”容绒笑着对他们说。

    两人站起身,淡然道,“我们自然相信妖帝大人,你的行踪我们也不会说出去的。”

    ……

    拍卖会如期开始,一大清早,楼外楼就封锁了所有入口,只有持有请帖的人才能进入楼外楼,参加顶楼的拍卖会。

    前来参加拍卖会的众人没有到,来看热闹的众人就已经将楼外楼门前挤得水泄不通了。

    前段时间天天看他们比试看的十分过瘾,可惜他们不能进去看这场拍卖会。只能说这次的拍卖会十分严格,也十分的神秘,没有请帖的人连一件拍卖品都打探不出来。

    “快看,那是虎王单猛吧,这坐骑,这威风!”

    “这有什么,那边的蝶王不也很有王者风范?”

    “哎,司徒恒将军也来了,听说司徒恒将军负责通缉容绒,没想到楼外楼还会给他发请帖。”

    “容绒现在又不在楼外楼,楼外楼想生存下去,总要知道想办法吧。看,狐族的两位王来了。”

    “哎呀,这两位王看上去好像随时会打起来一样。”

    “北州想要统一他们迟早要打一场大的。”

    众人目送着一位又一位大人物走进楼外楼,每一位的出场都引起一阵惊叹。终于,收到请帖的人几乎都来了,拍卖会即将开始,一股霸道之气冲天而起,威势席卷开来,从远处缓缓而来。

    众人不由自主的想要拜服,看着那威仪的车架来到他们的面前,他们等着大大的眼睛,呼吸都要停止了。

    “这是……是陛下的车架!”

    “圣皇陛下来了?”

    众人吃惊的看着圣皇萧天权从车上走了下来,随意的扫了他们一眼,一股强大的威势扑面而来,压得他们气血翻腾,慌忙跪拜下来,“拜见陛下。”

    轰——

    又是一道锐利的气息扫过,一位老人大大咧咧飞跃而来,毫不客气的站在了萧天权的身前。

    众人一惊,才发现是九里明长老,他就这么独身一人笑眯眯的走到了楼外楼的门口,“呀,这不是圣皇陛下吗?陛下今天怎么有心情来参加拍卖会。”

    萧天权打量着九里明,微微一笑,“这次的拍卖会上,有我想要的东西。”

    九里明一脸吃惊的表情,“哦,居然连陛下都心动了,不知道是什么宝贝啊?”

    萧天权但笑不语。

    九里明乐呵呵的道:“也对,看中的东西不能告诉别人,否则容易被抢走。不过话说回来,没人敢和陛下抢东西的,陛下就不能提前告诉我一下吗?”

    萧天权有些狐疑的瞧了九里明一眼,他不知道九里明是故意的,还是真的只是好奇。

    他并没有和九里明多说,只是指指楼外楼,“九里宗主,我们该进去了否则就要迟了。”

    九里明点头,“啊,我们走吧。希望陛下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