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89章见面
    全场众人的脸色都阴沉下来,一边暗骂楼外楼贪财,一边咬碎了牙叫价,希望能拿到一份秘籍。

    七本秘籍,数量实在不多,光是各族本源修炼的顶级秘籍每个妖族都至少有两本,更不要说那些已经失传了的神通和功法,还有令猿族心动不已的好几本上古医书。

    就算是萧天权也不由自主的心动,这五十多本秘籍中起码有五六本让他心动不已,恨不得去抢。但是看到展台上乐呵呵像个招财猫似的九里明,立刻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很快冷静下来。

    楼外楼没有直接将秘籍拿出来,抢是不可能抢到的。

    更何况他现在一点也不想和九里明闹翻,和武宗撕破脸是无可奈何,谁让武宗是凤族建立的呢?但药宗能不得罪还是不要得罪了。

    没了武宗的灵器还好办,没了药宗的灵药,那圣皇朝就麻烦大了。他想要也只能和其他人一样,花大价钱拍下来。

    萧天权黑着脸,只得吩咐侍卫出声竞价,不惜一切代价,至少要拍下一个秘籍。

    本来众人的竞争就已经十分激烈,连司徒恒都已经喊了好几次价,现在又加上了萧天权,整个拍卖场几乎都要吵翻天了。

    就在众人一个个肉疼的咬着牙,竞拍楼外楼的秘籍的时候,拿出这些秘籍的容绒早已经偷偷溜进了皇宫里。

    她跟在萧玉枫身边,悄声问道:“你让我假扮司徒倩,没有问题吧?”

    她听萧玉枫的建议,幻化成司徒倩的模样跟着萧玉枫进了皇宫,这个时候要是那位司徒家的大小姐好死不死的跑来皇宫,那就全完了。

    萧玉枫潇洒的摇着扇子,笑眯眯的道:“这个你放心,司徒倩早就被我偷偷带进了皇宫,现在就在我的宫殿,被迷香给迷晕了,一时半刻醒不了。”

    容绒挑眉,“你想的还挺周到的。”

    “那是。你也要装得像一点才行,司徒倩可是很大胆很粘人的,你应该死皮赖脸的粘着我。”

    “呵呵……”容绒给了他一个白眼,一把挽住他的胳膊,一枚银针不知鬼不觉的飘到萧玉枫的身上,扎在他的皮肤上,“殿下,我粘人吗?”

    萧玉枫毛骨悚然,虽然不知道那银针的位置有什么特别的,但总感觉真的让容绒扎下去,会有很不好的事情发生。

    “不,不粘人,你一点都不粘人。”萧玉枫立马改口道。

    容绒收回了银针,挽着萧玉枫来到了天牢的门口。门口天圣军见到萧玉枫,满脸笑容的上前询问:“大皇子殿下,您是要进天牢吗?这天牢并不是什么好地方,不知道你有何贵干呢?”

    容绒也一边娇滴滴的捂着鼻子,“就是啊,殿下。皇宫里这么多好地方,偏偏来天牢做什么?我们走吧。”

    容绒经常伪装别人,自然知道该怎么伪装司徒倩才比较像。

    萧玉枫也怒视容绒伪装的司徒倩,“你懂什么?本皇子来当然是有事,你不想来跟着就走吧。”

    他看向天牢前的守卫,厉声道:“还愣着做什么,立刻给本皇子开门。”

    “是。”守卫不敢阻拦,慌忙打开了天牢,萧玉枫气冲冲的走了进去,容绒立刻露出一脸慌张的神色追上去,“殿下?殿下你等等我啊!”

    门口的守卫对视一眼,摇头笑笑,“这司徒家的大小姐果然骄横。”

    “这不是应该的吗?人家是司徒将军的妹妹,连殿下都被她缠的没办法呢。”

    两人丝毫没有发现这司徒倩是假的,容绒和萧玉枫顺利的进入了天牢之中,天牢很大,分成很多个区域。有的区域有相当多的人镇守,有的区域却一个人都没有。

    萧玉枫也是头一次来天牢,找了个人带路,七转八转的才找到了黑牢。

    “殿下,前面就是黑牢。黑牢通常只会关押一些穷凶极恶的罪犯,殿下确定要看吗?”带路的守卫忐忑的说。

    萧玉枫一挥手,“少啰嗦,本皇子就是来见封凌的,那个混蛋打伤我那么多次,本皇子当然要报仇。你就告诉我,他在那座黑牢,我自己去。”

    “是。黑牢其实只要一座,里面目前只有封凌一个人,殿下进去就可以看到了。”守卫只好如实告知。

    容绒跟在萧玉枫身后,眼神闪过一抹激动,不安的跟着萧玉枫走进了黑牢。

    黑牢果然如传说的一样,一丝光亮都没有。容绒摸出一枚夜明珠,结果夜明珠在黑牢中完全不发亮,散发的荧光像是被周围的黑暗给吸收了一样。

    “怎么会这样?”容绒诧异。

    萧玉枫拿出一只蜡烛点燃,解释道:“黑牢里有特别的禁制,能禁锢灵力和光线,所有的光线一出现就会被吸走,只有特制的蜡烛才可以在这里照明。”

    容绒瞧着他在烛火照耀下很是阴森诡异的脸庞,将蜡烛接过来,朝黑牢深处照去。

    昏暗的光线中,一个黑袍人淡漠的坐在黑牢的一角,面色有些苍白,被突如其来的亮光照的微微眯起了眼。

    容绒心狠狠的揪起,朝他扑了过去,变回了自己的真容,“凌,是我!我是容绒啊!”

    封凌眼神一变,讶异的望着眼前眼泪汪汪的容绒,抬手拂过她的脸,“容绒,你怎么进来的?”

    容绒没回答,把蜡烛放到一边,一把抱住他,“我担心你,我听说你被关进黑牢我就担心你……”

    “我没事。”封凌淡笑着捋着她的长发,点了一下她红红的小鼻子,“我发现黑暗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可怕。我在黑暗中想着你,就不怕。”

    “真的吗?”容绒抽抽鼻子,瞅了瞅封凌的脸色,虽然苍白,情绪却没有什么波动。她拉起封凌的胳膊,“走,我带你出去,我不要你待在这里。”

    外面的萧玉枫十分不是滋味的出声:“容绒,我们说好了,只是带你来看看他。你不能劫狱的!”

    容绒却像根本没听到一样,红着眼睛瞪着封凌。封凌忽然将她拉到身边,沉声道:“容绒,你听着,我现在不能走,一走就会惊动萧天权。你不用担心,与魔族的大战一起,他就放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