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97章争夺激烈的皇子妃
    萧玉枫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偏殿里的封凌,气的牙痒痒的,“谁让你进来的?这是我的宫殿!给我滚出去!”

    “你确定要我走?你父皇不让我离开皇宫,住你这,让你看守不是正好?”

    “……”萧玉枫噎得半天说不出话来,“本皇子是堂堂圣皇朝的大皇子,凭什么要看守你这么一个败类?”

    “凭你赶不走我。”封凌云淡风轻的注视着他,“你帮了容绒一个忙,我来替她还这个人情。”

    “不要!本皇子才不要你的人情。”萧玉枫果断的拒绝,可惜他的抗议被封凌当成了耳旁风。

    封凌继续稳若泰山在他的偏殿里住着,还封锁了偏殿,不让人进去。

    萧玉枫气的七窍生烟,他自己的地盘现在却被人硬生生的占去了一部分,可是他又不能去找他父皇来解决。

    这不仅仅是担心丢脸的问题,而是他可以想见他即使去找了他父皇,他父皇也一定同意让封凌住在他的偏殿,让他监视封凌。

    他只能眼不见心不烦,当做没看见,就当没有这个偏殿了。

    夜晚降临,凉风习习拂过偏殿的院子,封凌站在宫殿的窗前,望着天上皎洁的满月,淡淡的出声:“天境巅峰,进步很大。”

    他的身后,宫殿阴暗的角落中,一个阴影微微抖动,落在地面,露出一张还十分年轻的脸庞。

    “公子过奖了。”他正是一直在容府闭关的子虚,在容府被查封的时候,他已经突破了,悄悄的躲藏在皇城之中,一直没有露面。

    “圣皇城如今是个什么情况?”封凌冷声问道。

    子虚立刻将这些日子的情况仔仔细细的和封凌说了一遍。

    情况倒是和他预料的差别不大,容绒做的比他想象的还要好。不过……

    封凌转过身,眸光陡然锐利,“你说药宗让出了六成半的利润?”

    “是的。”

    封凌淡然勾唇,看来容绒还是担心,向萧天权妥协了。

    “子参的下落查到了吗?”封凌问。

    子虚神色凝重了一些,“云危说放了他,但是他并没有去黑龙族的领地,也没有回圣皇城,我猜他应该是受了伤,躲起来疗伤了,玉简里的灵魂波动显示他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没死就好。”封凌挥挥手,子虚立刻消失在了阴暗中,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

    萧玉枫本以为偏殿里多了一个封凌就已经是最头疼的事了,直到萧绝带着一群美女来宫殿里找他,他才知道原来封凌只是一个小问题。

    至少封凌不会没事来招惹他,而这群美女却逼得他很想离家出走。

    “大皇子,陛下的意思是再过一段时间大军就要出发去边疆了,他希望在离开之前为你挑一名合适的皇子妃。所以这个月内,你的皇子妃必须要定下来。”萧绝笑眯眯的对萧玉枫说道。

    萧玉枫面如死灰,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难怪这群女人突然又变得疯狂起来,之前规定的一个人一个人陪已经被抛之脑后了。

    他恨恨道:“就算父皇要我选妃,也应该一个一个来吧?一起来是什么意思?我连她们是谁都不认识!”

    是的,这次比之前又多了十来个女子,加起来超过二十个女人在他眼前晃悠,要不是有萧绝和天圣军在旁边,他恨不得将她们全部扫飞出去。

    他也不是不明白萧天权为什么这么坚决给他选妃,无非就是想让他忘记容绒,但是这也太快了一点吧?

    萧绝笑道,“陛下的意思是时间紧迫,一个一个恐怕来不及,干脆一起住进您的宫殿里,相处一个月下来,总会有感觉的,要是大皇子想都娶了也行。”

    “行你个头!”萧玉枫大骂,扭头看向花枝招展的女子,他就不信了,他连这群女子也对付不了。

    封凌站在远处看着围绕在萧玉枫周身的莺莺燕燕,目光落在了其中一个白衣女子身上。司双,她也跟着来到了皇宫,但是比起那些迫不及待朝着萧玉枫抛媚眼的女子,她就显得矜持多了。

    封凌眸光冷然,转身回了偏殿。

    接下来的十来天,萧玉枫的宫殿里就没有一天是安宁的,他一上来就威武霸气的展现实力,将所有女子都给压制,强硬的命令她们老老实实的在宫殿里呆着,不许来烦他。

    但仅仅安静了一天之后,二十几个美女就开始出招了,不是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花园里和他来个偶遇,就是送东西送到了书房,甚至修炼室!

    他派人去斥责将她们毫不客气的赶走,但是这群女人居然越战越勇,不但争着来偶遇他,还隔三差五的出一堆岔子,不是被欺负了,就是被打了,求他做主。

    他还这不好不管,因为真的有个女子差点被打得半死,就是她们其中实力最差的一个。

    这件事一出,吓了萧玉枫一跳,好歹都是各大势力的掌上明珠,要是莫名其妙的死在他的宫里,他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他只好将她单独安顿在一个阁楼里,请了医师来看她。

    谁知道他这个做法却是捅了马蜂窝,既然萧玉枫会关心那个受伤的女子,肯定也会关心她们!然后萧玉枫的后宫就彻底不宁了,有一天晚上他居然差点被下了药!

    和这些用尽心思在一个月内成为萧玉枫皇子妃的女子相比,司双一直没动手,或者说她不知道该这么做。

    那些女子用的各种手段把她惊呆了,她从来不知道后宅女子的争斗也会如此恐怖,好在她的实力在这群女子中是最高的,而且又不怎么主动去找萧玉枫,所以没有人来招惹她。

    只是这么下去,恐怕一个月以后,萧玉枫压根就不记得她也来过皇宫。

    司双站在花园中,暗暗叹气。

    “想做皇子妃?”一声寒凉的声音传来,在冰凉的月光下仿佛一阵寒风,能冻住人心。

    司双打了个哆嗦,警惕的转过身。昏暗中,一个浑身缠绕着黑雾的黑影离在远处,强大的威势扩散出来,让整个花园仿佛完全禁止了一般。

    司双眼瞳一缩,失声叫道:“妖帝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