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399章边关黑沼之地
    萧玉枫感觉自己受了打击,抛开身份,似乎他真的不如封凌。

    “但是我人品好啊。容绒,选夫君当然要看人品才对,你怎么能选一个败类呢?”萧玉枫低声的嘀咕,仰面发呆的躺在躺椅上。

    司徒倩殷勤的一旁服侍他吃水果,笑眯眯的黏在他身边,可萧玉枫只觉得她像苍蝇一样烦人,倒是安静的司双还好一点。

    司徒倩气不过,悄悄地给司双下了毒。但是吃过教训的萧玉枫加强了整个宫殿的监视,立刻就发现了这件事。

    想到距离一个月也没几天了,不管他再怎么抗拒也一定要选一个皇子妃,干脆留下了司双,让萧绝将司徒倩赶走了。

    司双很吃惊,她不知道妖帝做了什么,但是萧玉枫的身边突然就只剩下她一个人,她什么也没做就这么被选为萧玉枫的皇子妃了。

    她看着萧玉枫轻声的叮嘱她吃药解毒,心里升起一股巨大的勇气,竟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她就能继续走下去。

    总有一天,她能取代容绒在萧玉枫心里的地位。

    ……

    在萧玉枫折腾选妃的一个月里,绝地城的建设也做的差不多了。

    容绒按照上古防御杀阵,用大乾坤禁制摆下了一个连环大阵,就算是再遇见上次雷岛的情况,城里的人也有足够的时间,从绝地城安全撤离。

    布置完禁制之后,容绒再次留下了大量的资源给徐伯和越云横,让他们继续培养着五万人马。

    越鸿歪着小脑袋问容绒,“容绒姐姐,你又要走了吗?”

    容绒摸摸他的小脑袋,“对啊,姐姐要去帮自己的父亲。”

    “姐姐好厉害,可以帮到自己的爹爹了,我也想帮爹爹。”越鸿眼睛亮晶晶的望着容绒。容绒笑眯眯的道:“小鸿很快也可以帮到你爹的。”

    这话一点不假,越鸿的修炼资质比她还逆天,这么小的年纪,在越云横的教导下已经快要接近聚灵八段了!长大绝对不得了。

    因为要去边疆魔族占领的铁山城附近,之后与封凌会合,会碰上萧天权的大军,所以容绒一个人也没有带,独自前往铁山城,连容火火都丢在绝地城。

    容绒低调的驾驶着宝车一路开往铁山城,才过了不到五天居然就看见了魔族。

    开什么玩笑,铁山城距离黑龙族领地这么近吗?

    容绒第一反应是已经到了铁山城附近了,再一看,这里明明就是黑沼!魔族居然已经从铁山城打到黑沼了!

    蛇族的黑沼北部与边关交界,魔族破了铁山城之后,打到这里并不奇怪,但是这才多久?几乎已经占领了半个黑沼就有点多了吧?难道蛇族都没有抵抗吗?

    容绒僵硬的望着这片黑沼,想起封凌为了救她将蛇族的军队几乎全毁了,她的心情就变得很糟糕。

    但她并不后悔,蛇族要杀她,封凌动手并没有什么不对。她只是有些郁闷,会让魔族有机可乘。

    “当心!”就在容绒发呆的时候,一声惊呼响起。

    容绒抬头,一股血腥的气息直冲而来,恐怖的力量笼罩在她的身上,像磨盘一样压得她全身的骨头吱吱作响,要将她碾碎吞噬!

    她的宝车已经整个轰塌下来,容绒脸色骤变,想要冲出宝车,可那股巨大的压力却让她难以动弹。

    唰——

    一道火红的人影从她身边划过,她只觉得身上一轻,整个人就被人从宝车里抱了出来,来到不远处的古树之上。

    在她离开的一瞬间,轰塌的宝车就被碾成了铁饼,粉碎在黑沼的黑泥中。

    容绒倒吸一口气,看向身旁救了她的人。这是一位和她差不多大的青年,有着一张十分帅气的脸庞,浑身火焰披身,让人一眼就能看出他一个凤族。

    “你没事吧?”青年露出一颗小虎牙,用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打量着她。

    容绒摇摇头,青年笑眯眯道:“没事就好,你等我一下,我去把那个家伙干掉。”

    他将容绒放在粗.壮的树干上,身形一纵,飞快的飞跃出去,化作一只巨大的火凤,冲到了远处黑藤交织的沼泽地中。

    容绒神识一扫,一只巨大的独眼魔族在无数藤蔓之中举起粗.壮的手臂朝火凤凰打来,那是一只天境巅峰的魔将,看样子再吞噬一些生物就能够突破魔王了。

    青年只是天境大成,但实力强大,焚山煮海的火焰瞬间将整片黑着地点燃,压着独眼魔将使劲虐。

    独眼魔将愤怒的怒吼,吞噬之力喷涌而出,却依旧无法抵抗炙热的火海,没多久被青年给灭掉了。

    青年回到古树上,跳到容绒的身边,眯着一双帅气的眸子很是自来熟的坐下,“我回来了,就说不会让你久等的。我叫容少渊,是凤族,你叫什么名字啊?”

    容绒挑眉,“我叫容绒。”

    “容绒啊?这么巧,你也姓容啊!不过你一个小丫头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做什么,难道你不知道这片黑沼已经被魔族给占领了吗?”容少渊打量着容绒,没有从容绒身上感觉到多少灵力。

    容绒耸耸肩,“我还真不知道。”

    “我说呢,你一看就是那种大户人家的小姐,什么都不懂,任性的就想往外跑那种。”

    容绒嘴角一抽,很想问问他这种对于大户人家小姐的怪异印象是从哪里来的。

    “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我说的不对吗?你这次是跑错地方了吧?要不是我,你就已经死了,感谢我吧!”容少渊笑眯眯的拍着胸口,自豪的道。

    “……感谢你的救命之恩,现在这里是什么情况?是凤族在抵抗魔族吗?”容绒有些无语的问道,这位容少渊的性子似乎比萧玉枫还要不正经啊!

    “当然啊,蛇族那群蠢货只会跑,士兵都弱的不得了,要不是我们帮着他们,这片沼泽早就被魔族给攻破了,说不定都已经打到蛇族的老巢了。”容少渊不屑的说道。

    “这么说来,这里就只有凤族了?”容绒面带笑容,别有深意的问。

    容少渊面容一僵,动动那颗小虎牙,“还有蝶族、虎族也来帮忙了,但他们派的人都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