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11章冤家路窄
    容绒没有追,收好他们留下的令牌,继续往前走,慢悠悠的感觉给人一种大摇大摆的嚣张。

    不远处,容少渊见到鸣徊的刀影的时候就有些担心了,正准备回来看看,但是很不巧的是,他被人给拦住了。

    “让我逮到了吧,我说过会送你去死的。”亚瑞冷笑着一掌拍了出去,那恐怖的掌风像海啸一样朝容少渊直逼而来。

    容少渊暗暗咒骂,慌忙抵抗,万丈火焰化作层层高墙拦在亚瑞面前。

    只听轰隆一声,火焰层层消散,掌风重重的拍在容少渊的身上。容少渊脸色大变,顿时倒飞出去,大口的吐着鲜血。

    他爬起身,转身就跑。

    亚瑞冷笑,紧追不舍,双手一合,两只巨大的黑色手掌从天儿降,抓向容少渊。

    容少渊恼怒的大骂,“王八蛋!老子身上又没有令牌,你至于追着我不放吗?”

    “呵呵,我说过要杀你,就一定会杀你。”他拨弄了一下腰间数不清的令牌,“你的同伴已经被我杀了四个了,总不能放过你。”

    容少渊不寒而栗,不敢相信亚瑞居然如此记仇。听他当时说的时候,并没有看出他有愤怒,还以为他只是说些场面的狠话,没想到他真的如此小心眼,难怪维斯一进来就跑了。

    说话间,容少渊又挨了一掌,他只觉得自己的肋骨都要断光了,一路咳血不止。

    “别跑了,今天你一定会死在这里,何必还要费力气,让我给你一个痛快的不好吗?”亚瑞微笑着飞驰到了他的身边。

    容少渊扭头看着他为何笑容,浑身一个哆嗦,“变态!”

    “还敢骂我,这是不错。”亚瑞笑眯眯的一掌拍在容少渊的胸口。

    容少渊鲜血狂喷,浑身的骨头都在一瞬间断裂,整个人瘫倒在地上,抽搐着动弹不得。

    “现在,让我想想你的死法。挖了你的心,你觉得如何?”亚瑞俯下身,尖锐如刀的指甲刺进了容少渊的胸口。

    容少渊瞪大眼睛,终于有点明白为什么维斯等人那么害怕这个家伙了,不止是因为他厉害,还因为他是个喜欢虐杀别人的变态!

    就在亚瑞准备划开容少渊胸口的时候,一股强烈的危机感却忽然在他心里涌起,窒息的压抑感笼罩在他周身,强烈的杀机让他有种十分不好的感觉。

    他立刻松开容少渊,朝着空气一掌拍出,身形在瞬间倒飞出去。

    容绒隐藏的身形暴露出来,轻易的化解掉亚瑞拍出的一掌,收回了自己的杀之决。

    亚瑞冰冷眼神充满了诧异,“是你?!你的隐身竟然能瞒过我!”

    “你的掌法也不错,不比鸣徊的刀法差。”容绒一本正经的夸奖。

    亚瑞冷哼一声,“别把我和那个蠢货比,你既然看到了他的刀法,有没有看到他在和谁打?”

    “和我。”容绒诚实的说。

    “你?别开玩笑了。”亚瑞嘲讽的看了她一眼,“你该不会还想说你打败了他,他已经被淘汰了吧?”

    容绒摇摇头,“他不是被淘汰,是被我杀了,接下来就该你了。”

    她突然发难,小吞天火化作无尽的长河一般直扑向亚瑞,火焰的长河中游走着沾染了剧毒的十六柄匕首,眨眼将亚瑞包围起来。

    亚瑞目瞪口呆,没想到容绒真的会向她动手,容绒眼里的杀气绝对不是骗人的,容绒是真的要杀他!

    “你找死!”他只觉得自己被小看了,勃然大怒的双掌劈下,恐怖的巨力瞬间粉碎了一座山峰,压在容绒的头顶。

    容绒水眸发亮,闪烁着淡银色的光芒,眼中真之决扫过天空中巨大的手掌,再次隐去身形。

    “隐身?隐身就能逃掉吗?给我去死!”亚瑞冷笑,大力的拍下。

    只听轰然一声震动,大地在颤抖,烟尘消散之中,容绒的身影再次出现,居然毫发无伤的躲开了亚瑞的掌力。

    “这怎么可能?”亚瑞不敢相信,而小吞天火却已经在此时缠绕在了他的身上,瞬间将他变成了远远火球。

    他脸色一变,磅礴的魔力如江河一般涌出,震散了周身的火焰。十六柄匕首从他身上划过,却只是他坚硬的皮肤上划出浅浅的血痕,完全突破不了他的防御力。

    容绒挑眉,杀之决再次凝聚,直接化作弑神之矛飞射过去。

    亚瑞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他的灵魂剧痛,响起一声破碎的响声。那是他杀死魔王之后得到的战利品,一件保护灵魂的防御法宝。

    这件法宝他本来以为没什么用,只是为了安全将它带在了身上,现在这法宝却碎裂了,一尊魔王法宝被击碎了!

    要是么有这尊法宝,现在碎裂的就是他的灵魂!

    他现在完全相信容绒杀掉鸣徊的话了,不敢再逗留一刻,立刻逃命。

    容绒皱着眉头,看着亚瑞飞快的逃离,面色微微发白。

    可惜了,他身上应该是有什么灵魂防御类的宝贝,才让他躲过一劫。

    容绒没去追,她连续两次使用弑神之矛,魂力已经基本上用光了,即使追上了亚瑞她也没办法杀了他。

    她扶起容少渊,给他灌注大量的生机,帮他恢复伤势。他伤的不轻,容绒努力了大半天才让他的伤势恢复了七成。

    他眼泪汪汪的看着容绒,一脸的感激,“容绒,这次要不是你,我就死了!那个混蛋一定不能放过他!”

    “当然不能放过,我们最好连这里所有的人都不放过。”容绒赞同道。

    容少渊一愣,“你不是说要低调,能进入前一千名就可以了吗?”

    “我现在改主意了,我觉得我们应该高调一点,多拿一些令牌。”容绒笑眯眯的说道。容少渊古怪的瞧着她,“是吗?为什么我总觉得你心怀不轨,没想什么好事呢?”

    “怎么会?你听我的,我不会害你的。我们一起去打劫所有的魔族吧。”容绒拉起容少渊,两人大摇大摆的继续往试炼之地的中央地带走去。

    这个时候,中央地带聚集的魔族都已经听说了容绒的名声,之前逃掉的那个魔族惊慌失措的将容绒的威名给传了出来。

    但是所有魔族都不太相信,觉得那人不是被吓疯了,就是眼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