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15章容绒的计划
    容绒和亚瑞众人远远的对峙着,亚瑞像是发疯一样的盯着容绒,恨不得将她撕碎。

    他神通弑杀星空掌有着一个致命的破绽,一直以来没有人知道,他靠着这招神通战遍同境界的对手没有一次失败,现在却被容绒看出了破绽,在她手里连败了两次。

    旁边的十几人面色古怪的望着亚瑞,眼中涌起了异色。原来鸣梭城的第一天才亚瑞,最强力的神通居然有一个如此大的破绽,要是他们能找出这个破绽……

    亚瑞感觉到众人看他的眼神开始怪异起来,恼怒道:“你们看什么?还不杀了她!”

    容绒撇撇嘴,“你是怕我将你的破绽说出去吗?”

    “闭嘴!就算是魔王也看不出这道破绽,一定只是巧合!是巧合!你今天说破天去也没人能救得了你!”亚瑞愤怒的咆哮,冲着众人怒吼,“你们还在等什么?还不快动手!再迟疑她就逃了!”

    众人立刻收起了心思,一起向容绒出手,毕竟他们这次合作的目的还是要除掉容绒,其他的事可以之后再说。

    一共十八位巅峰魔将的魔力汇聚到了一起,爆发出的威力居然比起之前两百多人的聚集还要强大!

    漆黑的暗芒笼罩四野,天空都霎时间晦暗下来,大地都仿佛在害怕的颤抖,过于强大的力量让整个试炼之地都涌动着血腥的杀意。

    空气浮现出一圈圈的波动,力量横扫出去,降临在容绒身上,将她彻底的锁定。

    在空中观战的众位魔王都不禁倒吸一口冷气,这样的威力就算是他们也死定了。

    夹谷大笑了出来,“看来用不着我来动手了,她死定!”

    维天沉着脸,阴郁道:“你在开心什么?她现在用玉简照样跑得掉。”

    容绒现在这种情况就算被淘汰了也无所谓,所有人都已经了解了她的实力,只要不死,就会得到看中,说不定还会被鸣梭魔王重点培养。

    众魔王都了然的点点头,看向鸣梭魔王。

    鸣梭这个时候反而轻松了下来,慵懒的靠回到王座上,半眯着眼睛自言自语的嘀咕:“原来她是这么打算的,真有胆量。”

    维天等人有些不解的皱起眉头,莫名其妙的嘀咕:打算?什么打算?是说少绒打算做什么吗?这种情况她除了用玉简逃命,什么也做不了吧?

    没等他们想明白,十八名魔将爆发的魔力彻底爆炸了。容绒的身影在一瞬间消失在漆黑的旋涡前,隐藏了起来。

    亚瑞露出狰狞的笑容,“还来这一招,你隐身也跑不掉。给你机会用玉简,你居然还想坚持,这可是你自己找死!”

    轰——

    巨大的力量宛若大炮一般朝着容绒所站的地方轰击过去,将整片区域化为虚无,撞在边缘的结界上。

    十八名魔将这才发现,他们早已经到了试炼之地边缘,容绒刚才就站在结界之前和他们对峙。结界剧烈的波动,出现了无数龟裂的缝隙。

    亚瑞等人见此情况都傻眼了,暗道不好,立刻身形暴退。只听一声震耳欲聋的爆裂声响起,试炼之地的结界彻底被轰碎,其中蕴含的力量一股脑爆发出来,半个试炼之地眨眼淹没在了刺目的光芒中。

    “糟糕!”夹谷大惊失色,立刻出手压制这股恐怖的力量。

    但这是鸣梭魔王亲自布下的结界,蕴含着大魔王的力量,加上众人全力的攻击碰撞,爆发出的破坏力实在太过惊人,他一个人压制不下来。

    其他分城城主也纷纷出手才好不容易压制下了这场爆炸,别让整个试炼之地毁于一旦,被波及到的众人全都身受重伤,满身鲜血的落在远处,愤怒的盯着边界附近。

    容绒居然没有用玉简逃离,身形再次出现,满身的伤势并不比亚瑞他们好到哪里去。

    但是亚瑞等人确实异常的吃惊,如此可怖的破坏力,连他们距离遥远都伤成这样,容绒在那么近的地方,竟然没死!

    “这不可能!她是怎么躲过的?”亚瑞觉得自己要疯了,连试炼之地都差点毁了,竟然还没有杀掉容绒,这怎么可以?!

    容绒抹掉脸上的血迹,十分嘲讽的一笑,伸出手指从他们每一个人身上划过,“禁制阵法,听说过吗?你们这一辈子也别想超过我!”

    她早在之前就在边境结界附近布置下了一个坚固的防御禁制阵法,为的就是这一击。

    她大肆杀戮所有的魔族,扰乱整个试炼,为的就是让所有人来追杀她,只有他们联合起来的力量才能击穿这个结界!

    为了这个目的,她甚至不惜毁掉了龙吟神火炉。

    现在她成功了,但她也没打算放过这些人,这些鸣梭城最强的天才,她一个也不想让他们进入中原的战场。

    亚瑞等人眼神一变,心里的杀意抑制不住的涌起,从来没有如此想要杀一个人。

    容绒大笑,凤舞一步踏出,瞬间传过了破碎的结界,消失在了试炼之地。

    亚瑞二话没说,立刻跟了上去,身后十几人也紧追不舍,穿过了破碎的结界。

    夹谷在上空大惊失色,“站住!你们这群蠢货,你们知道那边是什么地方吗!”

    但是他吼得再大声也已经迟了,所有人都已经离开了试炼之地,消失在了旁边白雾弥漫的地方。

    众位魔王慌忙追了下去,却在白雾站住了脚步,不敢再往前踏入一步。

    这群大胆放肆的年轻人不知道这片地方的危险,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

    这是一片遗忘之地啊!能被魔族长久遗忘,能被称为神弃之地的地方,是那么容易进入的地方吗?

    众魔王回头看向鸣梭,鸣梭淡漠的端坐在天空,“等着吧,如果他们能出来,就会成为最强的魔王。如果回不来,也就没必要再关心了。”

    魔族不谈感情,哪怕在一起几百年的师徒说牺牲也可以立刻就牺牲掉,他们更倾向于利益的联合。

    对于有潜力的天才他们抱以极大的热情,但是如果死了,他们只会立刻推开,死人是不会有利益的。

    听到鸣梭魔王这么说,众魔王也恢复了平静,漠然的等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