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16章可怕的地方
    容绒拖着重伤的身体,一步一步的往白雾里走。

    在禁制阵法的保护下她保住了性命,却伤的很重。但她心情却无比的开心。

    终于!终于让她进来了!这片她做梦都想来到的魔域,三百年前决战的地点。

    这里是黑龙王封墨义牺牲的地方,是兔族全族灭绝的地方,是封凌的两个哥哥死去的地方。这里有着她娘亲留下来的记忆,有着当年所有事情的真相,封凌不愿意告诉她的真相。

    她一步一个脚印走进白雾中,就像当初她走进灭神谷那片虚影时一样。

    脚印里流下鲜红的血迹,汇聚成一个一个漆黑的烙印。

    九凤珠拼命的运转,修复着容绒的伤势,一连粉碎了十几株无相生机树来为容绒疗伤,容绒却恢复的十分缓慢。

    她感觉到了非常沉重的压抑。这种压抑远远超过了试炼之地的压抑,仿佛是来自天地本身的压抑,要将整片区域压得粉碎,仿佛这片区域是不该存在的。

    身在这片区域中,容绒也感觉好像随时会被碾压成碎末一般。

    容绒不知道自己走了过久,终于走出了白雾的区域,一片血红的天地出现在她的眼前。扑面而来的血腥之气冲的她心神不安,颤抖不已。

    压抑的感觉更加沉重,好不容易被修复的伤口竟然再次流出鲜血。

    容绒想起封凌曾经说过这里的压制她根本承受不了,她当时不以为然,现在她才明白封凌是什么意思。

    她如今已经是天境了,都感到如此沉重的压抑,连灵力都调动不了,如果那个时候来到这里,大概一进来就会死在这里。

    容绒望着眼前的末日般的场景,血腥、苍茫、绝望,比起在虚影中的感觉要强烈上百倍,这是一个极其可怕的地方,毫无希望的压抑感让她十分难受。

    在这里,她释放不出神识,只能按照记忆中的虚影里的场景寻找那个隐藏的山洞。

    她走过战场,找到了那片悬崖峭壁。让容绒感觉到庆幸的是这里还和当初她在虚影中看见的一样,没有太大的变化。

    她扒开了山洞前堆积的尸骨,艰难的走进了山洞。

    漆黑的山洞中,什么也看不见,但压力却忽然小了很多。容绒明显的感觉到了一股亲切的气息笼罩在她身上,帮她缓解着这里可怕的压力。

    容绒心里一阵放松,她娘亲留下的烙印还在这里。她感受着气息来到了洞壁前,伸手轻轻的抚摸。

    一道炽热的光芒爆发出来,照亮了山洞。

    第九只火凤凰的烙印在容绒触摸到的瞬间有了感应,爆发出惊人的光芒,气息席卷而来,缠绕在容绒身上,仿佛在迎接她。

    这气息强烈的让容绒都感到有些吃惊,她想了想,从九凤珠里叫出了毛毛。

    毛毛最近又吃胖了,每回他受了伤,进九凤珠疗伤就会拼命的吃,不但体型会长胖,境界也会跟着提升。

    为此他吃掉的灵石至少以亿计数,容绒有时候很庆幸自己还算有钱,否则光是毛毛就会将她吃穷了。

    “不错呀,已经天境巅峰了。”容绒笑眯眯的摸摸已经和她一样高大的毛毛,“我要看看我娘亲的记忆,麻烦你守在这里,别让那些追进来的人打扰我。”

    “呜呜呜——”毛毛滚到了一旁,快乐的跳了跳。他很久没出来了,十分的兴奋。

    容绒回过头看向凤凰烙印,调动魂力缓缓地注入其中。

    刹那间,容绒感觉自己的灵魂仿佛离开了身体一般,有一种轻飘飘的感觉,仿佛进入了一个浩瀚的宇宙,漫天的星辰从她的身旁飞速的闪过,让她晕眩。

    她猛然睁开眼睛,眼前是一片狼藉的战场,一个威严凛然的黑衣男子站在她的面前,用十分关心的语气说:“兔王,你还好吗?”

    容绒震惊的盯着眼前的黑衣男子,他分明就是黑龙王封墨义,封凌的父亲!

    她惊讶的望向四周,战场无比的清晰,一草一木都仿佛是真的一般,身临其境的感觉让容绒好像是回到了三百年前!

    不可能!我不可能回到过去!这只是娘亲的记忆!黑龙王不是在和我说话,他是在和娘亲说话,我只是在这一刻站在娘亲的视角,回想着过去的一切。

    只是这一切太过真实,比起在九凤珠里看见的记忆要真实太多,娘亲一定在这里留下了几乎所有的魂力烙印。

    果然,容绒放松下来,就感觉自己不由自主的对着封墨义道:“我没事,我们必须撤离灵州了。”

    封墨义沉默。

    容绒明白这是当时她娘亲灵雪绒建议封墨义撤离灵州的场景。兔族和黑龙族在这里一直等不来援兵,已经坚持不下去了,最终决定撤离灵州,将整个灵州让魔族占领了。

    事情确实照着容绒之前看过的记忆发生,黑龙族和兔族再打退了一波魔族之后,趁着间隙,全部撤离了灵州。

    然而撤离了灵州之后,魔族很快就追了上来,封墨义和灵雪绒只能被逼着不断向南方逃离,在一片崇山峻岭之中躲藏行军。

    “我得到消息,从这里往西边走,会有狐族的人马来接应,等找到他们就可以和大部队汇合了。”封墨义看着地图对着灵雪绒道。

    容绒看着地图,不由自主的问道:“狐族这个时候怎么会来这里?雪原的战况不是也不好吗?”

    “据说他们是跟着人族的领袖萧天权来的。这个萧天权是个很厉害的人物,突然横空出世,打退了西北的魔族,已经往这边支援了。”封墨义露出了笑容,看向身后的族人。

    容绒看着他的笑容,嘴里僵硬的说着她娘亲说过的话,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心酸。黑龙王这个时候一定以为他们会得救,他的族人都会好好的活下来吧。

    那些狐族应该就是狐族历史记录中那些全部死在战场,没有一个回去的狐族吧。

    “今夜魔族应该不会追过来,你先休息吧,我来几个人守夜。”看完地图,封墨义就安排好众人,带着人去守夜了。

    容绒点点头,转身回到了暂时居住的山洞里,迎面看到一个十分稚嫩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