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27章一出好戏
    萧绝一声令下,众人立刻闯入了屋中。

    这是一间侍女们居住的小屋,萧绝闯进去可是一点负担都没有,就算弄错了,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何况,他们都已经闹得这么大声了,这些女子怎么也该起来了。

    可是,让萧绝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刚闯进去就听见一声冲破天际的尖叫声,然后眼前出现了一条白花花,没有穿衣服的美女蛇。

    萧绝和一中士兵顿时呆立当场,直愣愣的盯着躺在床榻上的裸露的美女。

    蛇妃惊叫着嘶吼,“你们这群混蛋,还在看什么?本妃要杀了你们!”

    她猛然收缩自己的尾巴,重新化作人形,穿上了衣服。

    萧绝回过神来,暗叫不好,慌张的辩解:“蛇妃娘娘息怒,我们是……”

    “都给我去死!”蛇妃一巴掌扇飞了萧绝,浑身绿色的毒雾如怒火一般冲天而起,满载着杀意充斥在整个房间,瞬间淹没了所有人。

    众人顿时中毒的几乎要昏迷,慌张的离开了退出房间。

    蛇妃紧追不放,冲了出来,冲着众人穷追猛打,招招都是杀意。众士兵不敢还手,只能慌张的逃命。整个院子顿时闹腾的鸡犬不宁,别说继续封锁,连队形都维持不住了。

    副统领跑过去扶起萧绝,望着四散逃命的士兵,一脸愁容的问萧绝,“统领,现在这可怎么办啊?为什么明明是侍女的房间,蛇妃却在里面?她不是回自己的屋子了吗?”

    “你问我,我问谁?”萧绝没好气的捂着自己的脸,他觉得自己的脸好像被蛇妃用蛇毒给抓伤了,半张脸都浮肿的没有知觉了。

    他也看见蛇妃是进了自己的屋子,谁想到一转眼会出现在侍女的房间,还脱光了衣服!

    看蛇妃狂怒的模样,她似乎也不清楚,这就很奇怪了。

    “蛇妃娘娘,我们并不知道你在这里,这不是你的屋子,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萧绝只能硬着头皮上前询问,但是正在狂怒中的蛇妃根本就没有理睬他,冲着他又是一巴掌,双指直插过去,恨不得将萧绝的眼睛给挖出来。

    萧绝惊得赶紧躲避,偏偏这个时候其他屋中的几个妃子跑出来说风凉话。

    “哎呀,蛇妃姐姐这是怎么了?气成这样,还衣冠不整的。”

    “该不会是这群士兵闯进蛇妃姐姐的屋子里去了吧?他们也在执行任务,蛇妃姐姐就多担待一下。”

    “就是,闯进屋子里又不会怎么样,又不是看到了你的身体……呀,你的脸色怎么突然这么难看?该不是让我说对了吧?你可是陛下的妃子,身体居然让这么多男人看到了?这可真是……”

    三个女人一阵狂笑,萧绝带人闯进屋中的那一幕她们的神识可都盯着呢,看的一清二楚,虽然不知道蛇妃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了那间屋子里,但不妨碍她们尽情的笑话,一起将这件事闹大。

    蛇妃勃然大怒,对着三人就是一道浓烈的蛇毒。

    三个女人也不只是好看的花瓶,立刻和蛇妃打了起来。整个院子都开始有了崩塌成废墟的前兆,萧绝一脸的绝望,这下真是闹得人尽皆知,无可挽回了。

    就在众人打斗的厉害时,没有人注意到蛇妃出现的那个侍女的屋子中,一个麻子脸的侍卫躲在暗处悄悄的看着。

    看着众人打的热闹,他将昏迷不醒的水雀族侍女给丢了出来,扔到了房间角落,而后趁乱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院子。

    他刚走没多久就看到一道黑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在银色的月光下若隐若现,挺拔的黑色身影仿佛笼罩了一层美丽的银纱。

    黑影转过身来,露出一张仿佛只存在画中的妖孽容颜,一双黑眸深深的注视着他:“是你做的?”

    麻子脸侍卫一脸呆滞,眨眨眼,“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封凌淡淡的看着他,身形瞬间来到他的面前,嘴边勾起了一丝轻笑,“不知道吗?将蛇妃掳到侍女的屋子,故意引萧绝进去,不是你吗,容绒?”

    容绒顿时垮下脸来,摸摸脸上难看的麻子,无奈的撇撇嘴,“你什么时候认出来的?”

    “你来假装监视我的第一天,我就看出来了。”封凌眼含笑意的说道。

    容绒仔细回想她监视封凌时候做的事情,迷茫的瞅着封凌,“我好像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你是怎么发现的?”

    封凌嘴角的弧度越发上扬,“你是没做什么出格的事,但你看我的眼神和别人不一样。”

    容绒愕然,“有吗?我怎么没感觉出来?”

    封凌淡然轻笑,伸手将容绒揽进自己的怀里。你看我的眼神那么炙热,那么关心,我怎么可能感觉不到呢。

    容绒窝在封凌的怀里,感到一阵暖意,整颗心都放松了下来,这段时间来紧绷的神经终于感到了无比的轻松,仿佛漂流在外的小船回到了安全的港湾,回到了家里慵懒的休息了一般。

    她用力抱住封凌的腰,侧脸贴在他的胸口前闷声道:“几个月没见,你想我了没有?”

    “想。”

    “有多想?”

    “很想。”

    “很想是多想?”容绒抬起头,恶作剧的坏笑起来,“有没有很想亲我一下?”

    封凌盯着容绒满脸麻子的面容,剑眉一挑,“你觉得我会亲不下去?”

    容绒得意的仰着脸,“我现在可是个男的。”

    封凌揪了一下她得意的面容,薄唇靠到她的耳边,“只要是你就行,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没有关系。”

    他侧过脸,靠近容绒。

    容绒一脸惊讶,惊慌一把推开他,“我才不要呢,你要亲只能亲我最好看的模样,现在不行!”

    “哦?刚才不是你说想要亲一下吗?”封凌嘴角含笑,不依不饶的逼近。

    “没有,我是开玩笑的!”容绒抗拒的一步一步慌张的后退。

    轰隆隆——

    身后的院子很巧合的在这个时候彻底轰塌的了,巨大的动静响彻整个城池,不知道的还以为魔族打来了。

    封凌神色微变,带着容绒迅速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