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44章明目张胆的背叛
    云危被吓出了一身,心里一阵后怕,不解的问子参,“护城大阵并没有反应,她是怎么进来的?”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防御工作难道不是你在负责吗?”子参没好气的说道,“公子最近在修炼恢复,不能让人打扰。你立刻调兵埋伏在城主府周围,要是魔族再来,说不定你还能抓到几个。”

    云危立刻严肃起来,去和司空商量了。

    没多久,司空就将铁蝶卫全部调到城主府附近驻扎起来,拥有空间之力的蝶族铁蝶卫可以迅速的感到府中,也可以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让人难以发现。

    有了这群铁蝶卫,子参和子虚都在心里松了一口气。至少梵念儿要是再来的话,不会再威胁到容绒的安全了。

    西门婉听说了这件事,脸色顿时露出的疑惑之色,“你确定是所有的铁蝶卫都埋伏到了城主府附近?”

    “是的,小姐。云危找过司空之后,司空就突然做了这个决定。”手下低着头,肯定的禀报道。

    西门婉沉思起来,“这就奇怪了。封凌住的地方需要什么保护吗?难道说因为昨天……”

    “小姐?”手下小声的询问。

    西门婉猛然回过神来,拍案而起,“不对!不对!封凌,容绒,真是会算计!可惜还是让我看穿了。”

    她突然大笑起来,阴森的光芒从眼底一闪而逝。

    ……

    被打败的魔族大军早已经退出了美蛇城的范围,回到了黑沼边缘,重新真菌,等待援军的到来。

    梵念儿冷着脸坐在上首,冷眼看着下方的五个魔王,“你们想告诉你们身上的毒到现在还没解掉?”“念公主,这毒药实在是很奇怪,我们的魔医找不到解药。”一个魔王很无奈的说道,他们也想解毒,可是一种从来没有见过的毒药想要找到解药很难。

    何况魔族对毒药的了解本来就比中原少的多,因为魔族的抗毒性普遍很强,大多数毒药对魔族都是没用的,谁知道现在会遇到这么一种毒药?

    “这么说来,大战在起,你们发挥不了全力?”梵念儿冷冷的问道。

    五个魔王互相对视了一眼,恭敬的道:“如果念公主可以赐下魔灵露,属下一定没问题。”

    梵念儿嘴角扬起一丝不屑的弧度,“我说你们怎么会突然来和我说解毒的事情,原来是想找我要东西。魔灵露乃是魔族至宝,不可能这么简单就送给你们,你们有立下什么足够大的功劳吗?”

    魔灵露是一种十分奇特的天材地宝,整个魔域就只有魔尊梵天手里才有,没人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从哪里来的,只知道这个宝贝是唯一可以替代血肉,提升魔族实力的东西。

    哪怕只是服用一滴魔灵露,魔族的肉身和魔力都会被净化过一遍,获得大幅度的增长。当然,中的毒也会被净化的干干净净。

    五个魔王都面色难看起来,有些说不出口。

    这个时候,梵念儿的传音玉简里忽然传来了一个消息。梵念儿拿出了传音玉简一看,眼神顿时凌厉起来,“难怪,难怪我去找封凌的时候感觉哪里怪怪的。”

    她那天见过封凌,离开之后才想起来,她离开的似乎太容易了。

    封凌并没有答应她,却这么简简单单就将她放走了,她去之前做的一切准备全部都没有用上,这太不寻常了。

    现在她才知道,原来那个封凌根本是假的!

    “容绒,表面是凤族的公主,其实却是唯一的兔族。我还以为她不过是被容帝和封凌保护起来的小女孩,没想到还有点本事,易容术挺厉害的,居然连我都骗过去了。”梵念儿发狠的捏住玉简。

    五个魔王不解的看向她,“念公主,你在说什么?”

    梵念儿抬头看向他们,妖艳的一笑,笑容里充斥着一抹极度的危险,“你们不是要魔灵露吗?我给你们。解毒之后,再来一次进攻,这是一次好机会!”

    五个魔王眼神一变,虽然他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梵念儿会说是一个好机会,那肯定是美蛇城那边发生了些什么。只要给了他们魔灵露,在攻打一次美蛇城自然不成问题,梵念儿不会无缘无故的坑他们。

    梵念儿当场就给了他们每人一滴魔灵露,让他们回去解毒,待他们彻底解毒之后,当晚就发起了进攻。

    云危和司空这一次没有再出去,而是第一时间在城中启动了护城大阵。这个禁制大阵和之前的大阵完全不同,不偏向防御,而是一个大型杀阵!

    封凌亲自布置的杀阵只为杀戮,不为防御。他将大阵的攻击力提升到了极致,连魔王进来都有可能有危险,至于防御力他完全忽略了,贯彻了攻击就是好的防御。

    魔族的大军一入大军就立刻遭到了惨烈的杀伐,但这一次,魔族调来的低等魔族已经是魔兵和魔将级别,不再像之前那样当做炮灰。

    他们立刻组织起抵抗,一轮一轮的往前推进。

    司空远远的看着魔族大军留下一路的尸体,艰难的向前推进,微微皱眉,“魔族这么不计后果的推进,迟早还是会冲到城下的,还是要出城迎击才行。”

    云危点点头,“我去就是。这次有大阵的辅助,我会注意,不被断掉后路。”

    司空还是有些担忧,“要不要通知主将,请他过来坐镇?”

    别看城里的大军对封凌还是一副骂骂咧咧的架势,实际上经过上次的大战之后,封凌出现在战场上,他们都会一下安心很多,只不过他们死不承认罢了。

    云危回头望向城主府的方向,神色复杂,半晌摇摇头,“算了,子参说他正在恢复,能不打扰他还是不要打扰他,实在不行了再说。”

    司空神色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好吧,那你小心点。”

    云危立刻准备出城迎战,可就在他准备兵马的时候,护城大阵突然停止了运转。

    司空大惊失色,“怎么回事?护城大阵怎么会……难道是封凌布置的时候出了什么问题?”

    “不对,是西门婉!”云危指着将下方,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出去的西门婉,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