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45章兵临城下
    城门下方,西门婉已经带着自己的人马飞驰向远处魔族大军的方向。

    护城大阵已经彻底停止了运行,云危和司空两人慌忙去查看控制整个大阵的运行中枢,这个中枢就在城中防御最森严的中心广场,由西门婉和独天负责看守。

    他们到那里的时候独天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其他蛇族侍卫全部毙命,大阵中枢的灵石被全部抽走,失去了运转的动力。

    “该死!”云危气急败坏的怒骂。

    司空将独天给救醒,独天捂着头看向四周,一脸呆滞,“西门婉!西门婉那个贱女人,她打晕了我!她……她关掉了护城大阵!”

    “蛇王,你的警惕性也太差了。”云危忍不住叹气。

    独天脸色铁青,“谁知道她会突然通敌背叛?她是圣皇任命的监军,我怎么可能怀疑她?”

    他心里也十分懊恼,堂堂一个蛇王竟被一个女子给打晕了,丢脸丢到家了。他从来没想过西门婉会背叛,还背叛的这么明目张胆,不在乎圣皇城里的西门家族,就这么跑了。

    “现在要紧的是怎么恢复大阵,魔族已经要打过来了!”司空站起身,没好气的撇了两人一眼。

    独天发青的脸直接垮下来,“控制中枢没坏,但是大阵使用的灵石是特殊的极品灵石,普通的灵石没用。”

    云危和司空的脸色也阴沉下来,布阵用的极品灵石一块足有一块磨盘那么大,蕴含的灵力是一万普通灵石加起来的几千倍!

    没有这种灵石,根本无法驱动大阵。

    “极品灵石都已经在这里了,全部被西门婉偷走了,城中没有库存。”司空脸色凝重的说。

    “那怎么办?没有护城大阵,直接冲出去和魔族死拼?”云危沉吟,看了司空一眼,两人一起看向了城主府的方向。

    独天冷哼一声,“这种情况自然应该是封凌出面,你们还等什么,赶紧去叫他。我就没见过像他这么不负责任的主将。”

    魔族大军很快接到了西门婉,打到了城门之下。

    容绒也在这个时候得到了西门婉背叛投敌,关掉了护城大阵的消息。

    她听到时一脸的惊诧,脸上震惊的表情掩饰都掩饰不住。

    封凌临走的时候叮嘱她小心西门婉,认为西门婉有问题。她当时只觉得西门婉可能会发现她的身份,确实要对西门婉小心,没想到封凌所说的问题居然是这个意思!

    西门婉居然是魔族的人!

    临阵叛逃是不可能的,西门婉在战场上也没什么机会和魔族接触,只可能是她早就是魔族的人,甚至整个西门家族都有可能早已经归顺了魔族。

    这让容绒很吃惊。

    印象中西门婉是萧天权忠心的下属,西门家也是对萧天权十分忠心的家族,结果他们居然是魔族的人!不知道萧天权私底下知不知道这件事,要是他不知道,那萧天权这次可就被梵天坑的不轻了。

    不过,现在萧天权还不用头疼,她快要过不去这关了。

    魔族突然行动,西门婉背叛,护城大阵再次停止。三件事加在一起,结果就是魔族大军再次兵临城下,云危指望着封凌去解决。

    子参一脸忧愁的盯着容绒,半晌开口道:“这件事你不能去,我去云危说你还没出关。”

    “然后呢?”容绒眼巴巴的瞅着他,“然后坐等魔族打进来吗?”

    子虚自告奋勇道,“我带夫人你先行离开美蛇城。公子不在,护城大阵又停止了,这城守不住的。”

    “不行!守不住美蛇城让给魔族,这些士兵走不掉,他们很可能会全军覆没。到时候封凌回来要怎么交代?”容绒坚决反对,她能走得掉,但放任大军被魔族屠尽,黑沼也会很快被魔族一口气拿去,到时候封凌回来,连翻盘的机会都没有了。

    子虚满不在乎的摇头,“夫人,你不用管这些,你的安全才最重要。公子不会管那些人死活的!”

    “至少我要试一下,还是有机会的。我不能连面都没有露就逃跑。”容绒沉思良久,突然眼神坚定起来,离开了城主府。

    府外,司空正等着他,见到容绒一副封凌的模样走出来,脸上紧绷的表情都稍稍轻松了下来。

    “封凌,现在的情况很不好,云危已经带人出去迎击,魔族大军已经打到城下了。”司空快速详细的将情况和容绒说了一遍。

    容绒抬手制止他再说下去,“我已经知道了,走吧。”

    子参和子虚站在后面,看着容绒跟着司空走向城门方向,一脸的焦急,却无可奈何。

    ……

    美蛇城下,魔族大军已经和鬼刹卫打得十分凶残,好不容易修复的城墙在一波一波恐怖的冲击波眨眼崩塌。

    方圆百里之地都成了一片死亡之地,陷入一片混乱和杀戮之中。

    容绒来到城门口,一眼就看到远处的梵念儿,梵念儿也在第一眼看见了她,露出一抹别有深意的笑容。

    容绒一看到这抹带着讽刺的笑意,心咯噔了一下。

    原来如此,她知道了我是谁,知道封凌不在城中,所以这么迫不及待派兵来攻打。不过,这应该不是你看出来的吧,是西门婉告诉你的吧。

    容绒纵身而起,神识扫过整座战场,七万道魂力在一瞬间全部涌出,化作一把万丈长刀,无形的弑神之刀轰然劈下,宛若一把斩天巨刃,要将整个战场劈成两半。

    战场上的所有人都在这一瞬间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危险在向他们靠近,可是他们看不见危险来自于哪里,他们只觉得那股恐怖的气息好似深渊大海一样要将他们全部吞噬!

    包括司空、独天和对面的五位魔王都深深的感到一股寒意,一种说不出的颤栗从后背悄然爬上来。

    梵念儿大惊失色,“这怎么可能?”

    她猛地转头看向西门婉,“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告诉我他不是封凌?”

    西门婉冷眼盯着远处的容绒,“她确实不是封凌,这股气息一定是她伪装出来,吓唬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