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53章梵天的身份
    北州雪原,雪山骤然崩塌,白雪如浪潮一样铺天盖地的淹没下来,惊得方圆百里的生物都四散而逃。

    天空之上,两道身影在激烈的交锋着。

    一道金色的身影陡然暴涨,气势恢宏,霸道无双,仿佛能让河川倒流,让天地颠倒。

    对面,那胖胖的身影看上去有些滑稽,周身的气息却丝毫不亚于金色的身影,漆黑浓稠的迷雾好像无数的冤魂厉鬼在地狱中嘶吼,汇聚在一起,要将雪原化为地狱。

    碰撞交错之中,雷火降世,白雪大片大片的融化,平坦的雪原在经历过雪崩之后,开始融化成江河,凹陷成了山谷。

    “你够了没?本尊要说是用这个见鬼的身体,早就把你打趴下了!”对面胖胖的身形终于忍不住怒吼起来。

    金色的身影冷笑一声,“要不是你们魔族偷袭雪原,我怎么会来救援,怎么会给妖帝机会?!”

    “我已经说过了,那不是我的派去的!倒是你,给封凌兵权,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要不是封凌掌控东路大军,怎么会有和妖帝联合的机会?”魔尊暴跳如雷的骂道。

    一身金色皇袍的萧天权也黑着脸,冷冷道:“那还不是被你的大军逼迫的太狠了。想一口气吃掉黑沼,你也得问问我同不同意!”

    魔尊冷眼撇过他,“现在雪原已经被你救回了大半,黑沼也被妖帝完全收复了,你得意了?”

    萧天权默不作声,刚才打得激烈的火气终于渐渐消散,半晌道:“我已经将我玉枫派过去了,收回了鬼刹卫的兵权。”

    魔尊冷笑一声,“那有什么用?妖帝在,你儿子能收回东路大军?做梦!”

    “收不回至少也表明了我的态度,你的女儿也是没用,调用了十大魔王还输得这么惨。”萧天权反讽道。

    魔尊发出啧啧声,刺耳的冷笑起来,“现在又嫌弃我女儿没用,我女儿要吞并黑沼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她没用?”

    萧天权冷哼一声,“你不想和你在这个问题上多说。如今封凌和妖帝联手,再加上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现的容帝,我们不能再内斗了。”

    “啧,这是想要再和我合作了?”魔尊一脸鄙夷道。

    “我们本来就在合作,不顾目标有些重复了。中原先放到一边,等到解决了妖帝和容帝,一切都好说。”萧天权淡淡的道。

    “不愧是做了这么多年的圣皇,说起话来冠名堂皇的。”魔尊沙哑的大笑,“你现在想要怎么办?”

    “不管打算怎么办都要先回黑沼看一下,最好能弄清楚妖帝的身份。”萧天权威严的眸子危险的迷了起来。

    魔尊沉思了一会,“我和你一起回去,西门婉不见了,玉简里的魂火显示她还没死,我担心她是被妖帝给抓了。如果她把我给卖了,搞不好我们还没查清楚妖帝的身份,他就先查到我的身份了。”

    萧天权神色一凛,阴沉的点点头。

    西门婉知道的事情可不少,要是真的让妖帝全部都给挖了出来,可就麻烦大了。

    ……

    黑沼军营中,大军在积极的备战,萧玉枫到了军营之后,似乎有些兴奋过度,没事就带着军队修炼和练习阵型。

    封凌和容绒则安安静静的呆在营帐里,容绒更是堂而皇之的每天赖在妖帝的营帐里,所谓反正已经被误会了,再误会也没关系了。

    封凌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但也愿意她就这么赖在他身边。

    “唉——要是日子能这么简单的过下去就好了。”容绒仰面躺在封凌的膝盖上,发出感叹。

    封凌拂着她的长发,“为什么忽然这么说?”

    “你不觉得这样的日子很安逸,很舒服吗?可惜是在军营里,还随时会打仗,萧天权和魔尊说不准什么时候还会来找麻烦。”容绒继续叹气。

    封凌邪肆的一笑,没有说话。只是容绒觉得安逸而已,实际上他这段时间做的事多着呢,只是没让容绒发现而已。

    他愿意将所有的事情都挡下,给容绒一个安逸的世界。

    可惜还没到时候,他现在这么处心积虑,不顾一切的安排,就是希望有一天,他和容绒都能过上他们想要的日子。

    到时候他们会有自己的孩子,他可以复活自己的哥哥……

    想到以后的日子,封凌低下头轻轻的吻上了容绒的唇。

    “甜的。”封凌舔舔嘴唇,勾起唇角。

    容绒眨巴一下明亮的大眼睛,拿起一块酥糖塞进嘴巴里,“干嘛突然亲我?”

    封凌瞧着那一碟已经快要空掉的酥糖,有些无语道:“这是第几盘了?”

    “第三盘。”容绒伸出三根手指,笑眯眯的说,“这酥糖很好吃,你从哪里买的?”

    “……”封凌摸摸容绒的脉搏,“你最近好像吃东西越来越多了?比你受伤之前吃的还多,你确定你真的没事吗?”

    “我也不知道。我感觉自己的脉搏好像有点奇怪,可是仔细摸好像又没有什么问题。”容绒皱起了眉头。她做医师这么久了,这种情况她还是第一次遇见,还就被她自己给碰上了。

    封凌愁眉紧锁,“木合现在应该在西路军,萧天权的手下,也许可以想个办法把他抓过来看看。”

    容绒瞪大眼睛,“用不着吧!我自己就是医师,不用特意跑去抓木合回来,要是让萧天权发现怎么办?”

    “你的身体最重要。你现在就看不出来自己有什么问题。”封凌给了她一个训斥的白眼。

    容绒觉得很无辜的撇撇嘴,这个时候,子参前来禀报:“公子,西门婉那边已经差不多了。”

    “哦?问出什么来了?”封凌淡然问道。

    “鬼刹卫确实是魔尊梵天替萧天权训练出来的,他这三百年都没有呆在中原,只回去过几次魔域。他一直以黑雾的本体形态留在萧天权的皇宫里,直到近两年才彻底恢复过来。”子参恭敬的禀报。

    “梵天是谁?”封凌冷冷的问道。子参说的这些他都已经猜到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恢复过来的魔尊是以什么身份在中原行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