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54章变化的局势
    子参半天没回话。封凌很奇怪的看向他,“怎么了?”

    子虚笑嘻嘻的从角落里走出来,“公子,你别问了,他没问出来。”

    子参有些恼怒的瞪了他一眼,“你少在那里幸灾乐祸,我没问出来,你那么高兴干什么?”

    子虚摇头晃脑的嬉笑,“很少见你吃瘪,难得看到一次,我当然高兴!”

    “滚一边去!”子参没好气的踹了他一脚。

    封凌对两人的嬉闹视而不见,淡然问道:“怎么回事?”

    子参叹口气,“那个西门婉嘴巴实在太紧,我用尽了方法也没能问出来她和魔尊的关系,和魔尊有关的事情,她全部都一个字不说。不过,她倒是告诉了我司徒恒的身份。”

    “兔族叛徒。”

    “公子,你也知道啊!”子参觉得自己很没用。

    封凌没说话,早在救越云横的时候,他就已经猜到司徒恒是兔族的叛徒了。

    容绒从封凌腿上爬起来,“你在审问西门婉?她的确不好问。我曾经想查探的她的记忆,结果失败了。”

    封凌淡然的看着子参,“你确定已经什么手段都用了?”

    “是的,我已经把她废掉了,可是也没用。”子参无奈的摊手。

    “那就杀了吧。”封凌很随意的说道。他留下西门婉就是因为想知道魔尊梵天的事,既然问不出来,他也不打算再留着西门婉了。

    子参一愣,“就这么杀了?萧玉枫似乎最近正在找她。”

    “那就更应该尽早杀了。”真让萧玉枫找回去就麻烦了。

    “好吧,我尽快处理。”

    “现在就去处理,戳不定她听说要死了,会将事情都告诉你。”封凌叮嘱道。

    子参点头,这里准备离开,外面却一面扑来一股强大的气息。

    分零散狠色顿时一变,容绒也立刻站到一旁,化为封凌的模样。

    营帐被掀开来,萧天权龙行虎步的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云危、西门林凡、萧绝和其他几名统领。

    封凌猜想到萧天权会回来,但是没想到回来的这么快,这么突然。

    神识扫出去,萧天权还真是带着大军回来了,不过没有司徒恒,恐怕是担心雪原那边不安稳,将司徒恒留在那里以防万一。

    “原来是圣皇。”妖帝淡淡的开口,黑钻一样的眸子带着无尽的冰冷,注视着萧天权。

    萧天权不自觉的感到了一丝寒意,微微皱眉,貌似他们是第一见面,为什么他感觉到了一种敌意呢?难道是因为封凌?

    不太像啊,封凌的身份完全不值得妖帝与我为敌,难道是妖族和人族之间的矛盾?妖帝发现了我的心思,不想让我凌驾妖族之上吗?

    萧天权默默的沉思着,冲着妖帝点点头,“妖帝能来帮忙,在下感激不尽。”

    “中原不止是你们人族的,我来是应该的。”妖帝冷淡的回应。

    萧天权眼神微动,果然妖帝也是为了掌控中原而来。

    “妖帝说的是,魔族入侵,中原危及,这种紧要关头确实我们确实应该精诚合作。”萧天权十分大气的说道。

    妖帝却没回话,场面顿时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旁边的西门林凡四处张望道:“我的女儿西门婉呢?妖帝大人,听蝶王说,他把我的女儿交给你了,不知道能不能把她还给我?”

    妖帝眼神顿时古怪起来,有些嘲讽的看向萧天权,“这是圣皇的意思吗?”

    萧天权却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坦然道:“西门婉是我派来的人,她不管做了什么事,都该由本皇来治罪,所以请妖帝将人还给我们。”

    “呵,她是在我手里。不过一个叛徒圣皇也好意思来找我讨要?我还没问问你,她身为监军却临阵叛逃,毁坏大阵,投向魔族,差点害的蛇族和蝶族全军覆没,这笔账该怎么算?”妖帝冷冷的反问。

    萧天权神色阴沉下来,“正是因为如此我才要将她要回,正式审判,好警告所有人。”

    “那你可来迟一步了,她已经死了。”妖帝直接拒绝。

    萧天权眼角狠狠的跳了一下,“你杀了她?妖帝这样随意的杀我的人,不太好吧?”

    “你的人,我怎么听她说她是魔族人?”

    这下萧天权和西门林凡的脸色都变了,“妖帝可不要随便乱说。”

    “本帝没有乱说,不过她已经死了,也没有证据证明。”妖帝漫不经心的道。

    “她的尸体呢?”

    “灰飞烟灭。”

    “她临死前说了什么吗?”

    妖帝冷然瞧着萧天权,慵懒的靠在软塌上,“圣皇,你不觉得你问的太多,太详细了吗?你对这个叛徒也太关心了些。”

    “本皇只是想要从她身上找到一些关于魔族的线索,可惜妖帝你却将她杀了,这么好的机会……”萧天权理直气壮的说完,叹然的摇摇头,心里却是不相信妖帝的话。

    西门婉如果真的是死了也就罢了,就怕她还没死,以后胡言乱语的说些什么。反正没有看到西门婉的尸体,他是不会放心的。

    不过妖帝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他也不能直接说不相信,便将西门婉的事先放到了一边,又和妖帝胡扯了一些别的就离开。

    萧天权带着人浩浩荡荡的来,没说几句又浩浩荡荡的离开了,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子参挪到了封凌身边,传音道:“公子,萧天权这次是来做什么的?你说的话他信了吗?”

    “当然是不信。他这次来不过就是来看看我这个妖帝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是什么种族,是什么身份,有什么弱点,有没有可能拉拢。”封凌看得很明白,萧天权刚才总共也没说几句有用的,除了西门婉的事,几乎都是在废话,连北州那边的局势都懒得谈一谈。

    容绒摸着下巴也传音过来,“不只是试探吧,这次他居然没和我说一句话,甚至没有说要带我走耶,简直像是把我给忘了一样!我现在可是你的模样。”

    封凌皱眉,妖帝和他联手显然不是萧天权想看到的,从妖帝下手不现实,那就应该从他下手,将他带走才对,为什么萧天权没这么做?他这次来到底想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