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64章令人发狂的压抑
    单猛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封凌的房间的,只记得封凌一本正经的对着他介绍了手里正在炼制的灵药是什么作用,是用什么炼制出来的,有多大的效果。

    一堆的专业名词砸下来,让他居然一个子的反驳都说不出来,彻底的蒙圈,等到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走出了房间。

    “虎王,怎么样?封凌这么说?”司空瞧着虎王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好奇的问。

    单猛嘴角一抽,怨念的回头看了一眼房门,差点骂出声。

    封凌绝对是故意的!

    但是已经出来了,他也不可能再进去找封凌理论一番,而且再进去估计也还是找不出话来质疑那些灵药,毕竟他一点也不了解封凌说的那些灵药。

    “算了,既然妖帝大人已经同意了,我们就信他一次吧。”单猛沉默了一会,沉声道。

    司空挑眉,“哦,封凌是对你说了什么吗?你居然愿意相信他一次?”

    “哼!”单猛冷哼一声,不肯承认他确实被封凌口中那一大堆的灵药专业名词给说服,有那么一点点的相信了。毕竟那些药效、药材、药方也不是什么人都能随口编出来的,虽然他还是不太明白,封凌怎么就会炼药了。

    单猛发话了之后,虎族众人自然不敢再随便找茬,只能愤愤不平的走人了。

    司空看了一眼房门,也带着其他人去了驾驶舱,启程朝着鬼哭深渊而去。

    房间里,容绒打发走了单猛,继续抓紧时间炼药。

    封凌从她身后走出来,忍不住抱住她,“又要你操劳,你还怀着我们的孩子……”

    容绒回过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放心吧,我们会安全到达药谷的。而且他们还会称赞你是一个特别厉害的炼药大师!”

    封凌被容绒逗得忍俊不禁的笑了,心头却涌起一阵酸楚。如果他能杀了魔尊,杀了萧天权,怎么会让容绒做这些?他要给容绒的东西全部都没有实现!

    他用力抱抱容绒,轻声的呢喃:“那些讨厌的人我迟早会把他们杀光!天下所有人也比不上你一个,谁敢伤你,我就杀谁!”

    “恩?你说什么?我刚才没有听见。”容绒操控着手里的火炼术,疑惑的问封凌。

    “没什么,别累着。”封凌淡淡的道,瞬间收敛了身上逸散出来的杀意。

    容绒露出一抹安慰的笑意,“别担心了,这种灵药我炼制上几万颗也不会耗费太多灵力的。”

    封凌淡漠的坐到了一旁,看着容绒炼制灵药。

    ……

    两天之后,战船来到了鬼哭深渊的入口。

    到达入口的时候恰好的晚上,漆黑的夜色,没有一丝亮光,阴暗的令人心底发毛。深渊中传来若隐若现的哭号声,像是尖锐的嚎叫,又像是女子凄厉的哀嚎。

    众人听了忍不住咽了一口吐沫,还没进入已经有了些许惧意。

    “虎王,我们真的要进去这里吗?”一个长老怯生生的询问单猛。

    单猛脸色也不是很好看,但依旧霸气无双的道:“怕什么?你们好歹都是天境、地境级别的精英,也算的上一方豪强,居然怕这么莫名其妙的鬼哭声,丢人!”

    众人尴尬的沉默下来,望着远处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们不是怕鬼呀,是怕这鬼哭深渊里那种令人发疯的压抑,这还没进去呢就已经这么吓人了,进去以后他们怎么可能抗的下来?

    “虎王说的没错,还没进去就怕了,你们还好意思上战场?”容绒冷冷的走了出来,扫了他们一眼。

    众人涨红了脸,一个虎族青年指着容绒鼻子反驳道:“你说站着说话不腰疼,有本事你先进去。”

    “行啊,我先进去。”容绒无所谓的道。

    “慢着!你进去也不代表我们能进去!”那人又叫道。

    容绒张大眼睛,笑着打量他,“没想到你们虎族也有这样胆小的人啊。这些灵药给你们,一人一颗,服下之后,跟着我进去。”

    那人的脸色再次爆红,很是恼火自己被人说成胆小,但是没等他反驳,容绒已经去找妖帝了。

    他只得听话的分发灵药。

    蝶族、虎族和蛇族一共三万大军,三万颗灵药一颗不少,分到最后居然还余下几百颗。

    虎王单猛也拿到了一颗,看向容绒眼神变的很复杂。三万颗灵药,两天之内炼制出来,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炼药手段?这炼药术也太惊人了吧?

    三万大军得知这是封凌炼制的也是吓了一跳,两天炼制三万颗灵药,药宗的宗主九里明也做不到吧?镇压耗费多少灵力,多少心神?

    如果这不是毒药的话,封凌对他们确实已经仁至义尽了。

    容绒没有发现他们的眼神变化,和封凌一起,肩并肩首先走入了鬼哭深渊,虎王和司空紧随其后,紧跟着是长老和统领,最后才是一众士兵。

    深渊之中并没有像众人想象的那样烟雾缭绕,场景诡异,通往前方的道路倒是十分平坦,只是深渊两旁时不时会传来一些十分诡异的哭声和嚎叫,除此之外就是压制身心的压抑感了。

    那种压抑和普通威压不同,仿佛压在了他们的心上,让他们感到窒息,仿佛看到了无数的鬼怪朝他们飞扑过来,压在他们的身上。

    “不!我不行了!我要被压死了!”之前的那个虎族青年惊恐的大叫起来。

    容绒回过头没好气的呵斥一声,“ 胡思乱想什么?平心静气下来,别老想着那些吓人的东西!”

    虎族青年一愣,被骂的回过神来,只觉得身上冷汗淋淋,湿透了他的衣服,周围的同伴都神色古怪的看着他。

    他再次看向周围,发现什么古怪的鬼魂啊,根本就没有,全部都是他自己幻想出来的。当他平心静气下来,那些东西立刻就消失了。

    他尴尬的扭过头,朝着前方狂奔。

    容绒淡然道:“给你们的灵药可以安定你们的心神,不让你们被这里的环境所影响。但是你们不要胡思乱想,否则神来了也救不了你们。”

    众人点头,跟着自家的大王一路往前走,发现一路上除了一些凄厉的哭声之外,其实什么都没有,灵药效果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