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66章灵魂的下落
    容绒回头看了一眼还被困在黑雾中的军队,没好气的道:“你还可怜?那些被你吓疯的人才更可怜吧,快点放了他们!”

    老头眼巴巴的瞅着容绒,“我也不是故意要吓疯他们,我只是想离开这里。”

    容绒不解,“谁拦着不让你离开了吗?”

    “没有。但是我的灵魂体,这么飘出去,很快就会消散的!这些年要不是我将自己封印在法宝里,早就死了好吗?”老头继续盯着容绒,像是盯着一块美味的蛋糕,“我等了这么多年,将逸散出去的力量布置到山谷里每一处,就是为了等你。”

    “等我?”容绒狐疑的看着他,“你认识我是谁吗,你就等我?”

    “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你是兔族!我等了这么久,等我的族人来找我,可是几百年了,根本就没有族人来找我,呵呵……他们都把我忘在这里了吗?当初那么惨烈的战斗,难道兔族都死光了吗?”老头死死的盯着容绒,说出来的话语充满了绝望。

    容绒心头大震,“你是兔族?你是兔族!”

    难怪,难怪他只有灵魂也能活下来!原来是将灵魂修炼到极致强大的兔族!

    容绒激动的想上去抓住他,却抓了一个空,“你是三百年前大战的时候留在这里的吗?你是那场战斗的幸存者?没想到我们兔族还有一个幸存者!”

    “什么意思?”老头不解的飘来飘去,突然反应过来,脸上的表情呆滞起来,“幸存者只有我和你了吗?我们兔族……”

    “兔族已经没有了。”容绒轻声的说道。

    老头良久的沉默,呆滞的表情忽然一变,大笑起来,“兔族居然全族覆灭了!哈哈哈!我早该想到的!连兔王都死了,哪里还有什么兔族,哈哈哈……”

    他一阵狂笑,可笑声却听着像在哭,越笑越是心酸。如果有肉身,他现在可能已经哭出了眼泪。

    容绒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他又哭又笑的不断朝着石头撞过去,却因为灵魂的缘故,直接穿过了石头。

    他疯癫了好一阵子,才重新安静下来,像一个走丢的孩子,发呆的窝在石头旁边,蜷缩的坐着。他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来了一个族人,结果他的种族早已经覆灭了!

    他所有的等待似乎都没有了意义,缥缈的灵魂看上去都像是苍老了几百岁。

    容绒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问道:“你说兔王死了是什么意思?我娘亲当初怀着我和东方开阳拼命,如今剩下肉身,但还是有气息的。”

    老头抬起头来撇了她一眼,“娘亲?原来你是兔王的女儿。如果按照你的说法,你娘亲确实没死。我只是兔族的一个封王级长老,肉身尽毁都能以灵魂活到现在,你娘亲应该也还活着。只是当时我看见她的灵魂似乎从肉身中脱离出来,似乎被萧天权看到了。”

    容绒顿时花容失色:“萧天权!照你这么说,我娘亲还活着,但很可能落到了萧天权的手里?”

    她并没有看到之后的记忆,因此她娘亲灵魂的下落她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肯定还活着,会不会被萧天权抓走就不知道了,毕竟想要抓住灵魂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老头失落的说道。

    容绒稍稍松了一口气,却还是有些忐忑,“我爹还在找她,只要她还活着,我们就一定能将她救回来。你也跟我走吧,我会帮你复活。”

    谁知老头眼神无光,“现在离开还有意义吗?老夫当年是兔族的太上长老,一辈子就是为了兔族征战,兔族都已经没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兔族又不是没人了,不是还有我吗?”容绒瞧着哀怨的兔族长老,赶紧劝说道。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兔族,怎么可能继续把他丢在这里?他的力量再这么消耗下去,迟早会魂飞魄散。

    老头瞧着容绒,却使劲的摇了摇头,“你,你这么弱小,等你延续种族,基本上是不可能了。而且你现在怀的明明就是一个龙蛋。”

    容绒一头黑线,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封凌却眼睛一亮,“真的是龙蛋吗?你现在就能看出来?”

    “当然,我是灵魂体,看得一清二楚。”老头自信满满的拍着胸口道。

    容绒脸色涨红,咬着后槽牙好想打人。谁要你看的那么清楚?灵魂体都这么嚣张的?

    封凌也察觉有些不对,一把抱住容绒,拦在了老头面前。

    老头哼了一声,不屑的嘀咕道:“你挡着我也能看清楚。”

    容绒深吸一口气,没好气的道:“我管你看不看得清楚,你到底要不要跟我走?这可不是只是种族延续的问题,当年害的兔族覆灭的叛徒可还好好的活着,还活的特别好,已经改头换面成了圣皇朝的大将军,受万人敬仰呢!”

    “你说什么?!”老头顿时像个爆竹一样炸了,“灵恒那个混蛋居然还活着?他凭什么还活着?兔族都死光了他怎么不去死?最该死的就是他!”

    老头再次激动的朝着容绒冲过去,想要抓住她的肩膀使劲晃:“他现在是谁?老夫要去杀了他!”

    封凌悠悠的一挥手,又将他拍了出去,淡然道:“他现在叫司徒恒,是圣皇朝的司徒大将军,掌管萧天权手下的大军。你去杀他,大概就是飞灰湮灭的下场。”

    “对啊,长老,跟我走吧。等你复活后再去找他算账,一定要灭了这个兔族的叛徒。”容绒紧跟着怂恿道。

    老头闷闷不乐的看了两人一眼,“你们两个是把老夫当傻子了。不过老夫吃你们这一套,跟我过来吧。”

    他虚幻的身形眨眼飞出百丈之外,容绒和封凌立刻跟了上去,七转八绕的来到了一个山洞,洞中乱七八糟的枯叶一堆,还有着各种凶兽的尸骨。

    在一堆脏乱的杂物的中,一个罗盘一样的宝物在夜色中发着银白色的光芒,淡淡的,却像萤火虫一般耀眼。

    容绒抬手一招,将它拿了起来,“这就是封印你的法宝?看上去像是兔族的灵魂罗盘啊。”

    “就是灵魂罗盘,可以寻找灵魂和魂力的法宝,是兔族的镇族之宝之一,当初就一直是由老夫收着的,没想到最后却成了老夫的葬身之地。”老头自嘲着的瞧着容绒手里的罗盘。

    容绒笑嘻嘻的罗盘擦干净,“别这么说,你不是还没死吗?我们兔族,灵魂不灭,生命不死。你能撑上这么多年就足以证明我们兔族是很长寿的。”

    老头白了她一眼,“记住了,老夫命叫灵盛,可别叫错了。”

    他说完就钻回到灵魂罗盘里,不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