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78章塌了
    封凌嘴上说不相信,心里其实十分不安,但无论如何他必须亲眼看到容绒,才能放心。

    冲入灭神谷,封凌一眼看见的却是司徒恒拖着昏迷不醒的萧玉枫。

    见到封凌冲进来,司徒恒的表情变得十分难看。

    来的真快啊……

    司徒恒将萧玉枫放下,对上封凌冰冷无情的眼神,沉声道:“容绒在我手上,跟我回去见陛下。”

    封凌默然不语,依旧冷冷的盯着司徒恒,仿佛像到底一边狠狠的穿透了人心。

    司徒恒被盯得心里发虚,眼神不由的开始躲避,衣袖下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攥紧了,一手心的冷汗。

    “看来,你并没有抓到她。”封凌勾起一丝淡然的笑意,他的容绒果然不会这么容易就束手就擒。

    司徒恒眼瞳猛然一缩,在封凌话音未落的时候,一把抓住萧玉枫,捏碎了一块传送玉简。

    轰——

    封凌死亡的杀意直扑出去,化作狂龙横扫一切,整个灭神谷都剧烈的震动起来,司徒恒却这死亡的气波扫过之前消失在了封凌的眼前。

    “跑得倒快。”封凌也没有心思去追,立刻扫视起灭神谷,寻找起容绒。奇怪的是目光所及,神识覆盖之处,居然都没有容绒的身影。

    封凌提心吊胆中,又稍微有些安心。连他都找不到,难怪司徒恒一直没找到。

    ……

    就在封凌拼命的寻找容绒的时候,司徒恒也带着昏迷的萧玉枫出现在了灭神谷的地下山洞中。

    司徒恒环顾四周晦暗的环境,“灭神谷的地下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山洞,有意思,难怪我一直找不到容绒。”

    显然之前容绒就是被传送进了这个山洞。

    这个山洞很奇怪,似乎残留着不少空间之力。凡是在这里使用传送玉简都会被吸引到这里。而且这个地下山洞还能隔绝神识,他的神识之前就一直没有发现这里。

    他背起昏迷的萧玉枫顺着山洞一直往前走,但很快就遇见了很多狭小的地方。

    司徒恒不会幻化,他直接轰开了周围的洞壁,闯了过去。

    随着不断的冲开洞壁,整个山洞变得有些不稳起来。

    司徒恒却没有一点担心,就算这山洞崩塌,他也能冲的出去,算算距离,他应该已经离开灭神谷很远了,封凌一时半会应该追不上来。

    当他一路冲到地下暗河之前,朝着远处望去,立刻就发现了远处的通道的变化。

    他翻手拿出了传音玉简,立刻通知萧天权。

    他刚说完,萧玉枫在一旁清醒过来了。

    “哇!这说什么鬼地方?”萧玉枫吓了一跳,看到身前的司徒恒,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司徒恒,你居然打晕我!”

    司徒恒淡然的看了他一眼,“打晕你,是为了不让你再妨碍我。”

    萧玉枫动动嘴唇,想说什么,却始终没说出来。

    司徒恒拎起萧玉枫,正准备往前渡过地下暗河,身后的洞穴忽然颤动起来,山顶的碎石不断的掉落下来,身后的整条洞穴开始崩塌。

    “这是怎么回事?”萧玉枫一脸茫然。

    司徒恒皱皱眉头,迅速的朝着暗河对面冲过去,然而山洞崩塌的速度远远超过了司徒恒的预料。

    他不知道,灭神谷地下山洞是一个整体,有一点削弱就会引起连锁震动,何况司徒恒还连续打断了山洞几乎所有的支撑。

    当初灵盛就是知道会这样,才没有毁掉这片岔道。

    整条山洞崩塌下来,地面顿时塌陷下来,塌陷的地面绵延过来,从灵州附近一直冲到灭神谷。

    半个中原都被惊动,药宗中的大军都冲出了药谷,望着崩塌的灭神谷,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封凌眼神陡然一变,看着崩塌下的地面,似乎明白了什么,立刻随着崩塌的地面追寻过去。

    千里之地扬起尘埃,崩塌沙尘弥漫天地。

    封凌冲过漫天的尘埃一路来到灵州,所谓的灵州,如今只是赤林附近的一个小镇,一片不是很繁华的平静山村。

    在山村之前,一片山脉环绕。崩塌的地面在山脉前戛然而止,在烟尘中露出一片奇怪的地下通道。

    通道前,司徒恒和萧玉枫灰头土脸的站在那里,一身狼狈。

    因为错估了山洞崩塌的速度,司徒恒差点连同萧玉枫一起死在里面。

    不会是他们两个弄塌了山洞吧?

    封凌冰冷的撇了他们一眼,很想立刻冲进地下通道中,容绒很可能就在里面。但是他却硬生生的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

    因为他感觉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在附近,一股和他相同境界的气息。

    萧天权在附近。

    封凌悄然隐去身形,迅速的返回了药谷。

    通道前,萧玉枫冲着司徒恒破口大骂:“司徒恒,你不但打晕我,你还想害死我是不是?!我差点就被活埋了!”

    “你要是死了,我也会陪着你死,有什么可担心的。”司徒恒冷眼盯着萧玉枫,对他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客气。

    萧玉枫咬牙切齿,“本皇子才不要你陪我死!要死你自己去死!”

    “玉枫,不得无礼。”萧天权淡然的走了出来,喝住了萧玉枫。

    父皇居然来了,好像不太妙!

    “父皇,他打伤了我!”萧玉枫立刻恶人先告状,委屈的瞅着萧天权。

    司徒恒冷哼一声,“那是因为大皇子妨碍了我抓捕通缉要犯。”

    “我才没有!我是去帮忙的,可是他却打晕了我,他分明是怕我抢功劳!”萧玉枫一本正经胡说八道,将放走容绒的罪过推得一干二净。

    “够了,本皇不想听你们争论。”萧天权不耐烦的抬手打断了两人。

    “是。”两人立刻恭敬的低下头。

    萧玉枫暗暗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算是混过去了。

    但没等他高兴完,就听萧天权说道:“这个通道是通向哪里,司徒将军查清楚了吗?”

    “还没有,不过我可以肯定,容绒就是通过这通道逃跑的,她应该就在通道的终点处。”司徒恒肯定的说。

    萧天权一挥手,身后的大军立刻将附近的山脉团团围住。

    他带上司徒恒和萧绝,一起走进了通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