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86章留下也没用
    封凌的肉身已经开始碎裂,裂缝布满全身。

    之前几次三番的战斗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灵力和本源,他已经没有力气再抵抗,只能靠着不死之身死死的护住容绒。

    “凌……”容绒用力的抱住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她帮不上忙,封凌也不会放弃她,说什么都是多余。

    他们心里都明白,她只能死死的抱住封凌,在心里默默的祈祷有奇迹会出现。

    萧天权浩瀚的灵力带着灼烧的气息,重重的拍在封凌的身上,扩散出的余波就能将地境杀死。

    封凌俯下身,再次用身体护住容绒,血肉飞溅。

    容绒眼泪止不住的掉下来,红着眼睛,依靠在封凌的胸口,衣服早已经被封凌的鲜血给沾湿。

    “没事,不哭……马上就安全了。”封凌淡淡的笑着,眼里的柔光笼罩在容绒身上,像璀璨的星空一般永恒坚定。

    地下殿堂的入口就在眼前,一道恐怖的力量冲击在他们眼前,雷光乍现,将前方的大地掀起万丈尘土,犹如天堑眼的巨浪挡在他们的面前。

    “封凌,你们还想跑到哪里去,都给本皇去死!”萧天权咆哮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带着张狂的大笑。

    封凌低头看着怀里的容绒,眸光清澈,“容绒,你害怕吗?”

    容绒摇头,“不怕。如果我离开你了,你也不要怕,这个世界上没有我,你也可以走下去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你,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我不会放开你的手,你永远也别想离开我!”封凌澄澈的眼神有着前所未有的坚决。

    他突然转过身,翻手拿出妖族学院的三把钥匙,冲着妖族学院的长老们晃了晃,“你们要的钥匙就在这里,有本事就自己来拿吧!”

    李长老等人神色大变,虽然已经和萧天权有了协定,但是当钥匙真正出现的时候,他们还是忍不住的心惊。

    这是足以控制整个妖族的权柄,谁会不心动?

    他们几乎下意识的就冲了过去。

    封凌眼底锐利的冷光划过,看着长老们飞驰而来,用尽最后的力气将钥匙丢向了萧天权。

    萧天权脸色一变,不由自主的伸手接住。

    “圣皇陛下!你可是说过了,会将钥匙还给我们的!”几名封王级的长老们立刻转头冲向了萧天权,俨然一副群殴的架势。

    萧天权眼角的青筋一跳,张口想要解释,几位长老就已经扑上来疯抢。

    各种本源之力毫不客气的爆发出来,他们不仅是不希望钥匙落在萧天权手里,也不希望钥匙落在别的长老手里。

    这是掌控妖族学院的根本,如今学院已经没有了院长,谁能获得这三把钥匙,谁肯定就是下一任的院长!

    几位长老打斗在一起,场面顿时乱成了一锅粥,被夹击在中间的萧天权几次想要镇住众人,却屡屡被打断,钥匙也不断的易手。

    趁着他们乱成一团乱麻的功夫,封凌冲进了地下宫殿的入口,闯进了一个巨大的大厅之中,被众人忽略的明幽、金鬼和梦亦三人也紧随着他,趁机溜了进去。

    “妖帝大人,我们来帮你。”

    “你们帮不了我。”封凌迅速的将容绒推到了他们的身边,“立刻带着容绒走,从另一个出口离开,不许回头。”

    容绒一怔,脱口而出,“我不要离开你!”

    封凌却一反常态的对容绒冷漠下来,“你留下来有什么用,送死吗?”

    容绒整个人如坠冰窖,心顿时凉透了。

    她留下来好像真的没有用,一点忙都帮不上,还只会拖累封凌。封凌不会死,她却没有不死不灭的生命。

    明幽和金鬼二话不说,立刻拽着她飞快的底下深处跑去。

    容绒望着站在大厅中央一脸漠然,眼底却是万般不舍的封凌,眼前渐渐模糊,“我和我们的孩子都会等你,你一定要回来,这一次之后,我不许你再离开我半步!不许!”

    封凌眸中的流光剧烈的波动,扭过头不再看向容绒,翻手拿出回灵金丹服下,用恢复的灵力激发了大厅的禁制。

    他一路走,一路启动了所有的禁制。

    身后,萧天权果然很快追上来了。

    妖族学院的几个封王级长老们闹得他有些灰头土脸,最后他好不容易将钥匙丢给了他们,才脱身出来,憋了一肚子火气。

    “封凌,你以为这些破烂禁制就能挡得住我吗?”萧天权暴怒的爆发出浑身的灵力,雷火从天而降,让大地崩裂,将这个深埋在地下的宫殿硬生生的翻了出来。

    单猛等人带着大军一直后面跟随着,见到这种情况都经不住再次倒吸一口冷气。

    皇级的实力足以改天换地,这股力量要是落在他们身上,他们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单猛目光闪烁,想起自己当初对萧天权的挑衅,不由的有些郁闷。

    虽然他已经到了封王的巅峰,是最顶尖的王级,但是王级就是王级,差一步没有迈过去就不是皇级,这一步就是天堑。

    轰隆隆——

    封凌一口气引爆了兔族地下宫殿中的上百个禁制,旁边的力量冲天而起,气势滔天!环绕在巨大杀阵之中的无数道灵力霸气的交织在一起,肆意的绞杀着周围的一切。

    “这股力量……”明媚脸色骤变,有些发青了。

    其他人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木清低声嘀咕,“没想到,到了这个地步封凌居然还能引出如此恐怖的力量。”

    “难道这次又要让他逃了?”独牙满脸的愤恨,他和封凌那是杀父杀兄之仇,化解不开的。

    陷入这股力量包围的萧天权却发出一声大笑,“就这么点本事吗?兔族留下的遗迹也救不了你!”

    只见他大手一挥,金色的袖袍渐渐扩大,好似一张金光灿灿的大幕将挺空全部遮盖起来。

    禁制爆发出了力量被这层大幕笼罩起来,像是被关进脑子里的野兽一样,再怎么横冲直撞也挣脱不开这个牢笼,被死死的压制住。

    “宝器?难怪陛下总是穿着这么一件皇袍,竟然是宝器!”木合惊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