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87章你是在说笑话
    单猛等人的表情却已经彻底麻木了,这一场战斗吃惊了这么多次,萧天权使出什么样的手段他们都不会吃惊了。

    禁制的力量被压下,杀阵瞬间被破,萧天权轻而易举的从层层阻碍中冲了出来,到了封凌身边。

    封凌此时连服用灵药都没有用了,他的身体和灵魂都已经衰弱到了极点,早就已经到了濒死的边缘。

    萧天权轻蔑的撇了他一眼,懒得对他动手,直接朝着远处的容绒而去。

    他张开大手,紫色的雷光组成的手掌虚影顿时出现在天空之中,朝着容绒和金鬼三人拍过去。

    封凌鲜血淋淋的身躯却突然到了萧天权的身前,手中一把漆黑的宝剑朝着萧天权的心脏直刺过去。

    萧天权脸色大变,“封凌!这把剑怎么会在你手里?”

    封凌现在的伤势已经完全不可能再反抗,如果他身上没有不死不灭的诅咒,不用动手他也很快会死,但没想到他居然会将这把宝剑拿出来!

    这把宝剑是黑龙族的镇族之宝,是毁灭之力凝结而成的宝剑,是原先封墨义的佩剑,据说这是一把真正的神器,但是没人能为它开锋。

    在三百年前大战结束后,封墨义死了,萧天权曾经找过这把宝剑,结果是一无所获。

    萧天权一点也不敢小瞧这把宝剑,即使封凌本身已经没有了半点威胁。

    他掌心一翻,那巨大的手掌,轰在了封凌的身上。

    封凌瞬间被轰的灰飞烟灭,只剩下那把宝剑摔落在地上。

    容绒被金鬼三人带着拼命的朝外跑去,看到这幅场景,脑子翁的一下,先是傻了一样,僵硬在原地,脑海里只剩下封凌消失的景象在不断重现。

    明幽和梦亦脸色也是一僵,他们并不只为容绒来的,也是站在了妖帝的一方。

    虽然现在的局势他们也知道妖帝封凌很可能逃不过去,但是眼看着妖帝死在眼前,这个冲击还是很大的。

    萧天权冷笑着捡起宝剑,看向容绒,“你还想跑吗?”

    容绒一双眸子失去了所有神采,像是死掉了一样望着前方,完全没有焦点。

    突然,她的眸子渐渐亮了起来。

    在萧天权的身后,封凌被打的粉碎的肉身缓缓的重组,重新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本来已经对皇级力量见惯不怪、彻底麻木的众人再次震惊的下巴掉了一地。

    “开什么玩笑!这样都没死?”独牙吃惊的脸都白了。

    单猛盯着正在重塑身体的封凌,脸色铁青,“这、这是复活了吗?死了还能复活?”

    “黑龙族到底是修炼了什么功法啊?”明媚也捂着嘴,满脸的不可置信。

    萧天权回头望着重新出现的封凌,眼里是又嫉又恨。这就是不死不灭的神奇啊!可惜得到这份功法的偏偏是封凌,不是他。

    他心中止不住的火冒三丈,扬起宝剑就朝封凌新生的躯体刺过去。

    “住手!”容绒发疯似的大叫着冲过去,护在封凌身边。

    反正已经逃不掉了,她死都不要再离开封凌。

    亲眼看着封凌消失在自己眼前,她才知道那样的滋味有多痛。即使知道封凌不会死,即使知道他还会出现。

    在他消失的那一瞬间,还是会痛不欲生,将所有的理智全都忘在脑后。

    萧天权勾起嘴角,“既然你送上门来,本皇也不和你啰嗦了。”

    “慢着!”容绒抱住封凌,猛然抬眼看着萧天权。

    带着杀意的眼神冰冷刺骨,有着必死和愤恨的绝望,像从地狱里出来的恶鬼一样,死死的盯着萧天权。

    竟然让萧天权这位圣皇都不由的愣了一下。

    “你凭什么杀我?我是妖族的公主,你凭什么杀我?凭什么在这么多妖王眼前杀我?”容绒愤恨的质问,一句比一句强势,浑身散发出伪装出的皇级气势,凌厉的目光看向单猛等妖王。

    “你们,就看着他随随便便的杀掉一个妖族公主吗?还是说,你们已经认定了他做主子?”

    单猛立刻皱眉,“本王可没有这么说,圣皇要杀你自然是有理由。”

    “没错,你勾结了魔族!”独牙叫出声道。

    容绒突然大笑起来,她从来没有笑的如此尖锐,如此锋芒毕露。

    “我勾结魔族?我是天底下唯一的兔族,是兔族留下的唯一遗孤,我勾结魔族,你是在说笑话吗?我恨不得毁掉魔族为我的种族报仇!”容绒气势再次暴涨,身后出现巨大的血脉虚影,一只白色的毛绒兔子,有着紫色的眸光,冰冷的盯着众人。

    众人再次震惊,本来以为他们已经吃惊的够多次了,结果这次更加令他们震惊。

    兔族居然还有遗孤,而且就是被圣皇通缉的容绒!

    这就有意思了。

    萧天权回过神来,脸不由的黑了,只是一个耽搁就被容绒抢了先,让她在妖王面前露了真容。

    但他也不会就这么轻易就放弃,让容绒活着回到妖族中,会有大麻烦。

    “你不必再绞尽脑汁的欺骗他们,你的伪装术我们都领教过,血脉也是可以伪装的,不是吗?”萧天权冷冷道,“你勾结魔族,是本皇亲眼所见,蛇族大军因为你死了上千人,而后魔族便入侵了黑沼,这你无法抵赖。”

    “蛇族大军死了那么多人难道不是他们活该吗?是他们先对我动手,要杀我!话说回来,当初应该有你的授意吧?是你要杀我,所以蛇族大军的死,应该算是你的头上,圣皇陛下!”容绒毫不客气的针锋相对,最后圣皇陛下四个字说的无比讽刺。

    萧天权眼底杀意大盛,“本皇不想再和你这个叛徒说话,给本皇去死!”

    “圣皇是恼羞成怒了吗?妖王们可都还看着呢,你今天敢毫无理由的杀了我,明天就敢毫无依据的杀了蛇王、狐王,甚至是虎王!”容绒立刻后退一步,铆足底气大声的怒吼。

    虎王单猛首先跳了出来,“容绒说对,圣皇陛下还是说清楚再杀人比较好。”

    萧天权已经不耐烦了,“本皇说了,她不是兔族,她是假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