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92章模样大变的绝地城
    “参见陛下。”云危恭敬的行礼。

    萧天权正背负双手,看着挂在大殿墙上的一副巨大的中原地图,听到云危的声音并没有回头。

    “陛下?”云危心头一紧。

    萧天权是生气了,而且是对他不满。

    萧天权终于冷漠的回过头,一双眼睛冰冷的注视着云危,半晌才冷冷的开口,“云危,你可知罪?”

    云危抬起头,一脸茫然,“属下不知,请陛下明示。”

    “你是真的不知道吗?”萧天权微微勾起嘴角,笑容有着说不出的讽刺。

    云危默然不语,他当然知道萧天权指的是什么事,但他不能认。

    萧天权发出一声轻笑,笑声像鬼魅一般让人毛骨悚然,“云危,你从两百年前就开始跟着我,我一直以为你是忠诚于我的,没想到你会欺骗我。”

    “陛下,属下从来没有欺骗过你。”云危坚决否认。

    “没有欺骗?你不是想告诉我,封凌是妖帝这件事,你不知情吧?你跟了他两百年!他成为妖帝你会不知道?”萧天权轰然挥出一掌,打在云危的身上。

    云危倒飞出去,重重的砸在大殿的墙壁上,坚固的金属墙壁被砸出了蜘蛛网一般的裂纹。

    “咳——”云危摔落下来,半跪在地上,咳出一大口鲜血。

    “你要怎么解释?”萧天权居高临下,冷冷的质问。

    “属下不知道。”

    碰——

    萧天权恼羞成怒的再次打出一掌。

    他当初派云危去监视封凌就是因为云危对封凌有着极度的仇恨心理,云危恨黑龙族连累了白龙族,害的白龙族险些毁灭,云危不可能被封凌收买。

    但是两百年后,云危还是变了,他那么恨封凌,却帮着封凌隐瞒了最重要的事。

    封凌就是妖帝!

    如果不是萧玉枫无意间救了西门婉,他不知道还要查多久才能查清楚妖帝的身份。封凌又不知道会借用妖帝的身份给他造成多少麻烦,甚至让他和魔尊的计划全盘失败。

    想想之前魔族大军的损失,他将黑沼和赤林送出去的损失,他的心就在滴血,这全部都是因为云危的隐瞒。

    云危只是否认,不多说一句。

    这件事对战局的影响太大,萧天权愤怒也是意料之中,他要是敢承认,萧天权说不定能将他给撕了。

    萧天权看着打死不承认的云危,危险的眯起眼,缓缓的收回了手,“你在封凌身边两百年都没有摸清楚这件事,根本就是无能!如此无用,鬼刹卫的统领你已经不适合做了,将统领的职位交出来,给司徒恒吧。”

    “……是。”云危心里顿时一空,沉默了一会,只得遵命。

    “另外,本皇和妖族已经商量好了,确定先一步彻底铲除中原内部的毒瘤,免得容绒、封凌等人和魔族勾结。本皇决定派你带着先锋军去攻打封凌的驻地,你应该知道这个驻地在哪里吧?”萧天权看着他,目光里已经闪烁了几分杀意。

    云危立刻感到令人窒息的压迫感扑面而来。这件事他要是再拒绝,萧天权恐怕真的要对他下手了。

    云危毫不怀疑,他自始自终都十分清楚,萧天权是一个冷血的君王。

    他垂下眸子,沉声道:“谨遵陛下命令。”

    萧天权这才满意的挥手让他走人。

    云危疲惫的回到府中,就看到被他封锁的房间禁制已经被打碎,容火火已经不见了。

    照顾她的侍女哭哭啼啼,一脸慌张的向他禀报,“将军,火小姐她骗了我,打破了禁制从后院跑掉了!”

    云危脸色发白,一把揪住她,“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你走后不久。”

    噗——

    云危忍不住一口血喷了出来,侍女尖叫着,慌忙爬起来,擦着他的血迹,扶着他要给他疗伤。

    云危一把推开她,朝着后院追过去。

    后院之中,有着火火留下的火焰焦痕。他顺着焦痕,来到了院墙边,面色已经像一张白纸般毫无血色。

    “火火!你个傻丫头,为什么不听话?你跑出去会出事的!”云危呢喃着,就要冲出去寻找。

    一双温暖的小手突然从身后抱住了他,“我没走,我才不傻呢。是你家的那个侍女莫名其妙想要杀我,我才不得已跑出来的。”

    云危一愣,转过身用力抱住她,“没走就好!没走就好!你吓死我了,你知道吗?”

    容火火撇撇嘴,擦着他脸上的血迹,“你不是去皇宫吗?怎么伤成这样?难不成萧天权打你了?我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你还蠢的帮他做事,最蠢的就是你……”

    “你还是关心我的。”云危笑了。

    “才没有!要不是看到你受伤了,怕你再追出去死在外面,我才不出现呢。”容火火没好气的反驳。

    云危一个劲的傻笑,一把抱起容火火,回到了府中,立刻就将那个侍女给击杀了。

    “你杀她干嘛?说不定人家只是嫉妒。”容火火傲娇的给云危炼制着疗伤灵药。

    云危捂着胸口,眼中含笑的望着容火火,“你怎么不想她可能是萧天权派来的人。萧天权已经对我不放心了,要我去攻打容绒在黑龙族建立的据点。”

    容火火手上的火焰一抖,一炉灵药顿时毁了。她横眉怒目的盯着云危,“你还是想要对付封凌?对付我家公主?你怎么这么讨厌啊!”

    云危眼波闪动,“攻打了,也不一定会成功啊……”

    ……

    黑龙族领地,绝地城。

    容绒再次回到这里,有一种耳目一新,仿佛走错了地方的感觉,完全不敢相信眼前这片恢弘霸气的黑色建筑群就是绝地城!

    明明她上次离开的时候还只是一个孤孤单单的城堡而已。

    “容绒,欢迎回来绝地城,这些可都是你的功劳。”越云横笑着站在战船的甲板上为容绒介绍。

    “我?我好像没有做什么。”容绒还在失神的打量着远处的山脉一样连绵起伏的城堡。

    这不只是建出了一座城,而且连周围恶劣的环境都被改变。

    “怎么没有?这些都是用你留下的钱建立的,整个绝地城都是你的财富支撑起来的!”子参微微一笑,看着容绒的眼神很是崇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