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93章层层防御
    容绒摆摆手,想起九凤珠里已经所剩无几的灵石和材料,不由的暗暗叹气。

    钱又要不够了,建个城什么的,果然很烧钱。

    “我们马上就要进入绝地城了,所有人听令,散掉身上的灵力防护,不要有一点反抗,否则后果自负。”越云横严肃的下令,通令全船的人。

    越家军立刻听令行事,连兵器都放下了。

    第一次来绝地城的梦亦等人不明所以,但看到其他人肃然的模样,也老老实实的照做。

    战船平稳的驶入了绝地城的范围之中,进入城外的护城大阵之中。

    无数波动的光芒在他们周身闪现,时不时的划过危险的杀机,但没等人反应过来又转瞬即逝,梦亦、金鬼等人都不禁毛骨悚然。

    容绒扫视着禁制大阵,惊奇的问越云横,“你们将禁制大阵又加固了?”

    “对。我们不仅加固了大阵,还在其中加入了更多的杀阵和困阵,在你设下的禁制基础上将内部组成了连环禁制。”越云横自豪的介绍道。

    容绒点点头,“这个主意确实不错,虽然都是一些小禁制,但是连起来威力就不容小觑,天境级别的人物大概都会被绊住。”

    战船小心翼翼的行驶着,终于来到了绝地城的城门前。

    恢弘的城门无比高大,站在下方,抬头望不到顶。城门顶上被霸道的剑气刻画出绝地城三个大字。

    铁画银钩,每一笔都隐隐的透出强烈的压迫。

    容绒深吸一口气,“这字好眼熟啊,谁写的?”

    “你爹我写的。”容帝来到容绒身边,嫌弃的敲了一下她的脑袋,“连自己老爹的笔记都忘记了,你真是我亲闺女。”

    容绒连忙躲远了一些,冲着他直瞪眼,“我不是说了眼熟吗?很少看你把字写的这么霸道。”

    城墙上守卫的虬和辰远远的看到了越云横的示意,立刻打开了城门禁制。

    战船安稳的驶入城中,一声声大吼传来,城池下方,大批军队正在演武场认真的修炼。

    众人还没来得及仔细查看,迎面又撞上一大片火焰化作的大幕。

    “这是……小吞天火?我留下来的火焰?”容绒确认自己没有认错,这绝对是她留下来的小吞天火。

    “没错,这就是你留下来的火种,我们将它化作的火焰屏障布置在城池上空,用来防御来自空中的袭击。你留下来的这火焰焚烧里太强了,就算是封王级也别想安然无恙的从火幕穿过去。”越云横十分兴奋的盯着眼前的泛着黑色的火焰。

    他可是亲眼看到过这火焰扑入周围的岩浆之后瞬间绵延开来,险些将整片领地都给烧光的恐怖的景象,要不是当时有容帝将火势压制住了,恐怕他们建的绝地城都会被烧光。

    容绒不吃惊越云横对小吞天火的惊叹,她奇怪的是小吞天火很难掌控,化作火幕可不是随便一个封王级就能做到的。

    “老爹,这该不会又是你做的吧?你什么时候这么有空闲了?”容绒问道。

    “想什么呢?你爹我可没有那么多闲心,是我们凤族帮忙布下的火焰。”容帝高冷的端着架子。

    容绒无语的一抽嘴角,“所以你把整个凤族都搬来了?”

    容帝微微一笑,笑容如朗月入怀,“这不是应该的吗?凤族之前躲藏的地方已经被发现了自然要转移,正好绝地城的放手太多,我就带着凤族过来驻守,越将军可是很感谢我们的。”

    越云横立刻点头道:“是,我们非常感谢凤族。”

    容绒:“……”

    其实是没地方躲了才来这里来的吧?

    火幕很快被打开,战船继续朝前开动,不久来到了第二道城墙前。

    站在战船上的金鬼、梦亦等人看着前方的城墙不由的手脚发冷,这墙头上密密麻麻的数千架弓弩全都搭上了锋利的箭矢,对准了他们。

    如果只是弓弩也就罢了,但他们一看就知道这不是普通的弓弩,每一架都是天阶灵器!

    容绒扫了一眼架在城墙上的弓弩,柳眉一挑,“仿制的射神弩?我记得原来只有五百架,凤族又多造了五百架吗?”

    “是啊,用的都是你留下的金属材料,可惜太少了,只够打造这么多。”容帝一脸遗憾的说。

    容绒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已经不少了好吗?五百架天阶灵器,你以为是大白菜,随随便便就可以种出来吗?

    越云横笑着感谢,“能在短时间里打造出这么多的天阶灵器,凤族的炼器师都非常用心。这道城墙之后就是内城,我们的家眷,还有凤族众人都住在内城之中,内城已经初具规模了。”

    果然,战船进入内城之后,看到的一片热闹的场景,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小城池,甚至已经有人在街边吆喝,摆摊做生意了。

    战船在内城中央的大广场上停了下来,越云横带着大军走下战船,徐伯已经早早的带着人在船外迎接了。

    他早就通过传音从越云横那里听说了这次的战况,接到众人之后,立刻为他们安排的住处,带来医师要为封凌治疗。

    “主人这次伤的重吗?听说他的肉身被毁掉过一次,他……他应该没事吧,你们还不过来给公子疗伤……”徐伯紧张的来到床边,摸着被容绒平放在床榻上的封凌,慌忙叫后面的医师赶紧过来。

    容帝瞧了一眼一脸忧心忡忡的徐伯,淡淡道:“有我和容绒在,还需要叫别的医师吗?”

    徐伯一愣,连连点头,“对,对,是我想差了。那就麻烦容帝大人和夫人赶紧救治主人。”

    “不用你说,我们也会尽力的。对吧,容绒?”容帝十分轻松的看向容绒。

    容绒已经板着一张脸,为封凌检查伤势了。

    徐伯不敢打扰他们,立刻带着其他人从屋子里离开了。

    容绒检查了半天,脸色越来越白,越来越难看,惊慌的红着眼圈瞅着容帝,“老爹,封凌没有脉搏,没有呼吸,浑身的血液已经凝固了!”

    容帝懒洋洋的坐在桌边喝着茶,“这很正常,他现在等于已经死了,灵魂彻底昏迷,需要起死回生的圣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