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97章偷跑的容帝
    绝地城中,容绒仰望着如一座山峰一般屹立在眼前的封凌,擦着脸上喷洒出来的鲜血,气急败坏的指着他高喊:“谁让你吃的?那是生的!生的不能吃!”

    容绒简直欲哭无泪,封凌悄悄的跟着她跑出来不说,还把厨子给吓昏了。

    好不容易把他拖出来,远远的跑到了没人的地方,见到一只天境的长牙象,他居然张嘴就给吃了!

    因为长牙象体形太大,他吞不掉,还特意把体形给暴涨了十几倍。

    封凌特别无辜的低着头,乖巧的立在她眼前,很委屈的说:“我饿了。”

    他嚼着嘴巴里的长牙象,鲜血碎肉撒的遍地都是,把容绒再次浇了个鲜血淋头。

    容绒有气无力的问:“那你现在吃饱了吗?”

    “唔……”封凌砸吧了一下嘴,突然发出一声低吼,将嘴里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

    他不满的低吼声却比炸雷还要恐怖,带着无尽的威压瞬间席卷整个绝地城,冲出百里之外。

    皇级的威压毫无节制的爆发,正在护城大阵中交锋的两只军队顿时都被他冲击纷纷吐血。

    容绒急忙捂住耳朵,竭尽全力的抵抗住突如其来的冲击。

    好不容易等到冲击过去,冷汗湿透了容绒的全身。她像被闪电劈中了一样,脑袋一片糨糊,差点昏过去。

    封凌看着瘫倒在地上的容绒,缓缓的缩小了身子,用大脑袋蹭蹭容绒,“不好吃,我还没吃饱。”

    要命了,你小时候竟然是个吃货!

    容绒已经什么话也不说了,没精打采的爬起来,拽着封凌回到了住处。

    投喂肉食大概这辈子也别想把封凌喂饱,容绒果断的放弃了这种做法。

    她发觉她是被容帝给带进了误区,封凌其实并不需要吃东西来补充养分,总是叫饿只是小孩子的习惯,她也没必要真的喂他吃肉。

    她回到住处立刻拿出药材,用火炼术炼制了上百颗的药丸,当成糖豆子一样投喂给封凌。

    封凌吃了之后果然不再叫饿了,像个乖宝宝一样依偎在容绒身边。

    “凌,你不要总用龙身出现,化作人形好不好?你化作人形,我再喂一颗。”容绒瞅着被巨大的龙身塞满的屋子,满脸笑容的对着他循循善诱。

    封凌眨眨眼,“人形是什么?”

    “就是我这个样子啊。你看我是不是很漂亮?”容绒指着自己,站起身,拉着自己鹅黄色的纱裙转了一圈。

    封凌想了想,问:“人形要怎么变?”

    容绒顿时眼睛放光,“我来教你!你先这样……”

    容绒仔仔细细的把化形的每一步讲给封凌听,生怕封凌听不懂,她说的非常浅显易懂,还亲自一点一点的示范。

    “就是这样,你听懂了吗?”

    封凌:“呼呼呼……”

    容绒:“……”

    竟然睡着了!

    容绒抓狂的很想把封凌给推醒,这时候门外却有人在敲门。

    容绒只能用力挤过封凌盘绕的巨大身躯,来到门口,来者正是刚刚从城外归来的越云横和明哲。

    “越将军,你有什么事吗?咦,明哲,你已经到了。”容绒笑着和两人打招呼。

    明哲恭敬的行了一礼,“刚才多谢妖帝大人出手,我和我的族人才能顺利进城,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

    “对,我和明哲狐王是特意来感谢封凌的。”越云横也很恭敬的说道。

    “呃?刚才出事了吗?”容绒一脸茫然。

    越云横一头黑线,“你刚才没和封凌在一起吗?司徒恒带大军埋伏在了城外十里之处,偷袭我们,封凌才会现出本体威慑他们。”

    “是这样吗?呵呵……”我能说那只是碰巧吗?

    “夫人,我们可以见一下妖帝大人吗?”明哲迫不及待的问道。

    “呃,封凌啊……”容绒回头看了一眼盘在屋子里直接睡着的封凌,推脱道:“他还在休息,不太方便打扰。”

    “还在休息?他的伤势还没好吗?”越云横皱皱眉头,叹口气,“这样他刚才还显露本体来救我们,真是太对不起他了。”

    容绒茫然的眨眨眼,“用不着愧疚吧,他不出手,我爹也会帮忙。”

    “你爹已经不在绝地城了,你不知道吗?”越云横奇怪的问道。

    “什么?!”容绒大惊失色,“他什么时候走的?”

    “在我去迎接明哲之前,他就和我招呼一声,离开了。我很想留下他,但是……”越云横叹口气,容帝决定的事,他是无法改变的。

    容绒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那岂不是在我醒了之后就走了,走的时候居然都不和我打声招呼吗?你这是分明是偷跑,把绝地城就这么扔给我们了!

    容绒望着依旧在叹气的越云横,打定主意坚决不能让越云横和其他人知道封凌现在的情况。如果容帝在还好,容帝不在,绝地城中就只有封凌一个皇级。

    在即将到来的围剿中,即使封凌不出手,也会被当做绝地城的精神支柱,是绝地城众人的依靠。要是让他们知道封凌现在只是个只有两岁记忆的孩子,估计他们会疯掉!

    “等封凌醒了我会和他说的,现在天都快亮了,你们战斗了一夜,也赶快去休息吧。”容绒催促道。

    “也好,不知道今天晚上的接风宴封凌能不能出席?”越云横点点头,紧跟着问道。

    “……看情况吧。”容绒模棱两可的说完,立刻缩回屋子里,把门关上了。

    明哲面色古怪的看向越云横,“容绒公主的态度是不是有点奇怪,似乎在掩饰什么。”

    “有吗?”越云横沉吟了一会,“也许封凌刚才显露本体让伤势加重了,不过看容绒的表情,应该没有什么大事。”

    明哲默默的点点头。

    她还能笑得出来,确实不像是有什么大事。

    两人走了之后,容绒望着睡得香甜的封凌,心累的靠在他的身边,“这么下去,别说萧天权攻打过来了,就连今晚的接风宴都瞒不过去。要不……”

    她伸手摸着封凌身上光滑却冰冷的龙鳞,将魂力渗入封凌的魂海中,探查起他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