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498章封凌变坏了?
    容绒小心的为封凌修复着灵魂,将一颗修复灵魂的8品灵药喂进他的嘴里。

    封凌的记忆一点一点的恢复,在他十八岁那年戛然而止,容绒停止的修复。

    因为封凌皇级的力量,她看不清他的记忆。

    但是她知道封凌被卷入三百年前那场大战的时候是十九岁,大多数妖族都还处在懵懂无知,不能修炼的幼儿体时,他就已经化形完成,步入灵境,成为黑龙族史上第一天才。

    也正是因为他早早的化作人形,随着封墨义上了战场,才会承受后面所有的苦难。

    所以她停在了十八岁,还是不忍心为他修复后面那些记忆。

    封凌缓缓的睁开眼睛,漆黑的龙目第一眼就看到了靠在身边的容绒,像一面清澈的镜子一样倒映着容绒的影子。

    轰——

    封凌瞬间化形,从容绒身边退开。

    容绒望着封凌俊美的面容,竟然有一种久违了的感觉,突然想要扑过去亲一口。

    “你是谁?这是哪里?”封凌却迎面给容绒浇了一桶冷水,让她打消了这个冲动。

    好嘛,现在不需要带孩子了,又开始怀疑我了。

    容绒耐心的解释,“这里是绝地城,你现在不是十八岁,你失忆了。”

    封凌眯起眼,立刻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顿时露出震惊之色。

    “我现在是到了三百年后吗?”封凌一脸纠结的瞧着自己,完全不相信自己已经三百多岁了,而且还有着不输于他父亲的强大力量。

    他有种穿越到了三百年后的感觉。

    容绒穷着封凌纠结的小表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十八岁的封凌和普通少年没什么两样,没那么深沉,也没那么难以捉摸,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

    听到容绒的笑声,封凌立刻收起了震惊的表情,干咳一声,“你怎么知道我失忆了,你又是谁?”

    “我是你娘子,你明媒正娶的老婆。”容绒笑眯眯的挺起肚子,“而且我已经有你的骨肉了,估计再有个几年就能生下来了。”

    封凌刚刚收起的震惊之色再次显露出来,怎么也掩饰不住。

    “我、我有妻子了?你还怀了我的孩子!”封凌有些语无伦次,仔细打量起容绒,“你好像是兔族皇族,是我父王为我选的妻子?”

    容绒脸上的笑容渐渐僵住。

    我要怎么告诉你,你的父王和族人都已经不在了呢?

    她沉默了一会,“不是你父王选的,是你自己选的。”

    封凌挑眉,忽然上前贴到了容绒的身前,修长的手指抬起容绒的下巴,“你的意思是,我很喜欢你?”

    容绒看着他嘴边邪肆魅惑的笑容,还是头一次看到这样带着坏笑的封凌,脸颊顿时像烧红了一般,“你,你干嘛!调戏我吗?”

    “你不是说我是你的夫君吗?这么做不算什么吧?难道我以前都没有做过吗?”封凌嘴边的弧度越发上扬。

    容绒眨巴一下眼睛,忽然也笑了起来,“你是想试试我是不是在骗你吗?”

    她一把抱住封凌的腰,踮起脚尖吻上了封凌的唇,“这样可以证明吗?”

    封凌被是突如其来的吻给吓了一跳,顿时松开了手,手指拂过自己的嘴唇,眯起了眸子,盯着容绒。

    容绒大方让他打量,淡淡的说道,“不管你现在怎么想的,你现在都只能相信我。今天晚上会有一个宴会,你要去出席。”

    “我以什么身份出席?”封凌冷淡的问道。

    “身份啊……解释起来会很麻烦。你就以妖帝的身份出席吧。”容绒头疼的说。

    她忽然有点明白她爹听说她不愿意为封凌修复记忆的时候为什么会那么幸灾乐祸,他恐怕早就料到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了。

    封凌眼底划过一抹惊诧,“我三百年后已经是妖帝了吗?”

    “呃……是被推翻的妖帝……”

    封凌:“……”

    “就是大部分妖族都反了,只有一小部分还愿意跟随你,建立了这个绝地城,其中还有之前你收复的人族将军……”容绒一本正经的解释,把重要的部分全部都给忽略了过去。

    封凌云里雾里的听了半天,淡淡道:“听你的意思,我似乎混的不怎么样,是个人人喊打喊杀的混蛋。”

    “……”我已经省略了这么多,你怎么还能听出来?

    “总之,你先把今天晚上晚宴先混过去再说。”容绒不敢再和他多说,敷衍的转移话题。

    封凌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可以。不过你为什么不把我的记忆全部恢复?”

    “啊?”容绒愕然的看着他。

    “我只是失忆,不是脑子坏了。你应该可以为我恢复记忆,既然你是我的妻子,为什么不彻底治好我?”封凌忽然压迫而来,将容绒压在了墙角,强烈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

    容绒涨红了脸,张张嘴,半天说不出来话。

    封凌饶有兴致的瞧着容绒窘迫的样子,十分有耐心的等待着。

    容绒却被封凌的呼吸喷的痒痒的,满面通红,“那个……你可以离我远一点吗?”

    “不可以。我自己的妻子,为什么要离远一点呢?”封凌在她的耳边轻声呢喃,舔了一下她的耳朵。

    容绒只觉得像触电了一般,一种酥麻的感觉瞬间窜过全身,脸颊几乎要烧着了一般。

    “你!你够了!你以前可从来没有对我这样!”容绒生气的盯着他,娇嗔的眼神却像是撒娇。

    封凌突然轻笑一声,声音好听的像是天籁一样磁性而魅惑,“我从来没有这么做吗?看来三百年后的我也太古板了。”

    容绒傻呆呆的看着他直起身,用一副戏谑的眼神瞧着自己,半晌回过神来,气恼的用力的推开他,“你是在耍我!”

    “现在才发现,这么迟钝,我当初是怎么看上你的?”封凌很是悠然的问,一脸的好奇,似乎正的很想知道这个问题。

    “我当初是被你捡回去的!”容绒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扭头就冲出了屋子,丢下封凌一个人站在屋中。

    封凌目光冷冰的望着容绒离开的方向,再次环顾四周,重新打量起这里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