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00章绝地城之主
    封凌淡漠的听容绒说完,脸上没什么表情,眼神像是陷入了沉思一般。

    容绒不由自主的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没听明白吗?还要我在解释一遍?”

    封凌明亮的视线落到了容绒身上,“我听明白了。”

    “那为什么还是一副完全不明白的表情?”

    “我的敌人似乎不止魔族,你并没有全部告诉我。我该问吗?”封凌悠然的望着她,单手支撑着俊美的脸庞,嘴角带着一丝坏笑瞧着她。

    容绒被封凌看的脸颊发烫,“你怎么知道的?”

    “你之前不是说了,妖族背叛了我。在魔族入侵的时候,妖族却选择背叛我,显然还有一个实力不逊于我,甚至比我更强大的人能带领他们打赢这场仗,那个人应该也是我的敌人。”

    容绒要给他跪了,她只是不小心多说了几句,他就能推断出这么多。

    除了她竭力隐瞒的黑龙族覆灭,其他的情况他基本上都已经知道了。

    “对,那个家伙不是好东西,见到他一定往死里揍。”容绒有气无力的说,只觉得自己是在给自己找麻烦。

    明明治好了封凌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偏偏要在这里折腾。

    一只微凉的手忽然贴到了她的额头上,帮她将额前散乱的碎发轻轻的拨弄到了耳后。那微凉的气息擦过她发烫的脸颊,让她心跳像小鹿乱撞一样怦然而动。

    她抬起头,诧异的目光正好对上封凌澄澈的眼睛,闪着星光的眸子带着点点笑意。

    “听你的,见到他一定打死。”封凌嘴角邪肆的弧度越发上扬,像魅惑的毒药令人挪不开眼睛。

    容绒呆滞的点点头,看着封凌毫无负担的笑容和清澈见底的眸子,忽然笑了。

    只有没经历过那些回忆的封凌才能如此轻松吧,我并不是在白费功夫。

    ……

    夜晚很快来临,容绒带着封凌前去参加越云横为明哲举办的接风宴。

    在去之前,容绒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将这场接风宴和封凌介绍了一下,把会出现的人也详细的和他说了一遍。

    少年心性的封凌显然还不够沉稳,对容绒的喋喋不休感到很不耐烦,偷懒的跑去院子里晒太阳,直接在摇椅上睡着了。

    等到他醒过来的时候,接风宴已经开始好一会。

    容绒对这个会偷懒的封凌感到又好气又好笑,这样的表现简直就像一个不想写作业的孩子装病一样,容绒都没舍得叫醒他。

    封凌带着容绒走进大厅中,所有人都立刻肃然起立,朝着封凌和容绒恭敬行礼。

    这次的接风宴果然想容绒想得那样,十分盛大,整个绝地城有话语权的人全部都来了。这并不是只是为了给明哲接风而举办的宴会,还是一次决定绝地城内部权力的聚会。

    毕竟这次封凌和容绒归来绝地城,还带来了一些新势力,他们都是需要安排的。

    因此越云横早上的时候才会拖着的明哲特意去请封凌和容绒参加,如果封凌不来,这次的接风宴就真的只是接风宴了。

    容绒也是知道越云横的意思,才决定给封凌疗伤,至少让他恢复十八岁的记忆。

    她随便扫了一眼,就看到了所有该来的人。

    绝地城的主将,越云横。凤族的首领,容五叔。狐族的首领,明哲、明幽。金牛族的首领,金鬼。

    统领级别的梦亦、子参、子虚、虬、辰、睚、敖和螭五人,当然还有徐伯。

    容五对着封凌点头示意,请他在上首落座。

    封凌也不客气,牵着容绒就坐了下去。

    “各位请坐,不必拘束。今天是为明哲举办的接风宴,明哲才是主角。”封凌淡然的举杯朝着明哲敬酒。

    明哲瞪大眼睛,有些受宠若惊,慌忙端起酒杯,“多谢妖帝大人厚爱,这次还要多亏妖帝大人收留。”

    封凌看着明哲惊讶的模样,有些奇怪的喝下酒水,传音给旁边的容绒,“我做错了什么吗?他为什么那么惊讶?难道他不是明哲?”

    “他是明哲,他只是没想到你会给他敬酒……”容绒无语的回答。

    以你冷漠的个性,能点个头示意一下就不错了,敬酒根本是不可能的。

    封凌挑眉,“我为人这么冰冷吗?”

    “不信你看啊。”

    果然酒宴上的众人已经议论起来,看待明哲的眼神比之前更加重视。

    原来封凌如此看中明哲啊!难怪之前支持他分裂了狐族,还捧他做了狐王,看来封凌对明哲寄予厚望。

    封凌嘴角不由自主的抽了一下,默默的撇了撇嘴。

    “封凌,本来这个绝地城就是你建立的,用的也是容绒的财富,我只是一直帮你建设和守护而已,如今你回来了,那么绝地城之主的位置也该定下来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们的绝地城城主。”这时,越云横端着酒杯朝着封凌恭敬的说道。

    虬等五人和子参、子虚立刻开口附和,“对,主人,我们都是跟随你多年的大军,这个城池给了我们安身立命之所,城主自然是你。”

    明哲也淡笑道:“我本来就是冲着妖帝大人你来的。”

    封凌眼神一变,看了一眼容绒,悄声道:“你是早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才喋喋不休的给我介绍吧。”

    “我那不是怕你出问题吗?不然我才不会和你说那么多呢。”容绒眨巴着眼睛,傲娇的传音道。

    封凌将目光投向了金鬼和容五,“你们二位似乎有别的想法?”

    金鬼挠挠头,“也不算是别的想法,我是冲着容绒来的,我答应了容绒,要跟随她。”

    容五则笑着眯起眼,“我是容绒的娘家人,娘家人你懂吗?”

    “明白。我和容绒夫妻一体,看来你们支持我。”封凌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一如既往的霸道,澄澈的目光看向全场,“还有人有意见吗?”

    越家军中的副将戴苍突然跳了出来,“我有!”

    越云横一愣,皱着眉头拉住他的胳膊,“戴苍,你在说什么?”

    “将军,你别乱,属下一定替你争取应得的利益。”戴苍拉开越云横走上前,来到封凌的面前,指着他道,“你做城主可以,但是我们越将军也要做城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