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02章城中暗潮
    容绒听完封凌的话,已经完全放弃了继续思考下去。

    她就不是个摆弄阴谋诡计的料。

    “你都已经不记得戴苍了,怎么会看出这么多的事?”容绒自暴自弃的问。

    封凌撇了她一眼,“我只是失忆,不是失智,想到这些很奇怪吗?像你这样完全没有考虑到,才奇怪吧。你是怎么在这个城混到一个高位的?”

    你就打击我吧,等你恢复记忆,有你后悔的!

    容绒委屈的嘟着嘴,“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去救戴苍?他要是真的死了,你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黄河是什么河?我怎么没听说过,现在有一条河叫黄河吗?”封凌新奇的问道。

    容绒咬牙切齿,一把拉住他的胳膊,“那不是重点,你现在给我起来。”

    “不起,用不着这么急着去救他,我这次的力量可是控制的很糟糕。”封凌懒洋洋的不肯起来,翻手一拽,反而把容绒拉进了自己的怀里,像抱小猫一样抱住。

    容绒一脸蒙圈的窝在他的怀里,心跳爆棚,红着脸吼道:“封凌!你现在是耍流氓吗?!”

    “我不是我妻子吗?抱自己的妻子怎么能算流氓?”封凌坏笑着挑起容绒耳边的发丝,轻轻缠绕在指尖,“我好像知道我为什么会选你了,你的身体软绵绵的,抱起来很舒服。”

    容绒:“……”

    十八岁的封凌大概是纨绔子弟吧……

    夜深了。

    宴会在封凌和容绒离开不久也迅速的结束了。

    众人各自带着不同的心情回到了住处,今晚这一出着实惊到了他们。

    这个城一直都是以封凌和容绒的名义建立的,但是掌管这个城的却一直都是越云横,真正的主人封凌压根就没有出现过。

    如今封凌归来,越云横让位,会出现波折并不奇怪。

    就算越云横自己不在乎,他的手下也会有意见,晚宴上的情况他们也不是没有预料过。

    只是他们没想到会如此激烈,最后的结果也不是以和平的方式结束,封凌这次下手似乎有些太重了。

    越云横一言不发的将重伤的戴苍送回了住处,并且请了医师为他治疗。

    另外两个副将看着戴苍的伤势,很是不满的紧锁着眉头,“将军,封凌这次也欺人太甚了吧?戴苍不过是提出了自己的说法,他居然差点杀了戴苍……”

    “好了!”越云横冷冷的打断了副将的抱怨,“戴苍这次过分了,绝地城并不需要两个首领。我和封凌虽然是合作,但是实力摆在那里,他压制我很正常,这件事不要再提了。”

    “是……”两人闷闷不乐的点头。

    在医师确定戴苍没有生命危险之后,越云横离开了戴苍的房间,只留下两个满脸胡茬的副将守着戴苍。

    寂静的深夜里,月光很冷,微风透着一丝丝的阴沉。

    一个胡茬满脸的副将冰冷的目光在黑夜里闪动,来到床前仔细的检查起戴苍的伤势,另一个消瘦的副将站起身,守在了门口。

    漆黑的角落中,一道诡异的身影在飘忽的晃荡,发出沙哑的声音:“怎么样?”

    “伤的很重,不过确实没有生命危险。”满脸胡茬的副将冷声道。

    “哼!封凌很有分寸,不会真的杀人。”黑影语气透着不屑,从黑暗中渐渐脱离出来,来到床前,像个幽灵一般笼罩着戴苍,手里放射出一道光芒扫射着戴苍的身体。

    “这个玩意真的能检查出来封凌的力量吗?”副将很怀疑的问道。

    黑影不悦的冷哼,“这个法宝是三千年前猿族留下来的宝贝,可以从伤势检查出对方使用的神通、力量、气息,除了用来检查伤势之外,还能够推断出下手之人的状态。”

    “那封凌这一击到底留了几分力?”

    黑影阴森森的笑了,“封凌这一击气息十分混乱,力量控制的一塌糊涂,所以才会下手太重,差点要了戴苍的命。”

    守在门口消瘦的副将回过头,眼中寒芒一闪,“所以封凌的伤势确实很严重?”

    “伤势严不严重我不知道,不过他这一击至少爆发出了五成的力量。”黑影淡淡的收回了法宝。

    两个副将互相对视了一眼。

    对付戴苍这样的天境统领都要爆发出五成的力量,要是对付一个封王级呢?恐怕两个封王级就能压制住他了。

    “这是一个好消息。”大胡子副将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确实是个好消息。现在,我们只需要杀了戴苍。”黑影阴冷的声音散发冰冷的杀意,看向两个副将。

    两个副将陡然脸色一白,满脸的迟疑之色。

    “怎么了?不忍心下手?戴苍答应去做这件事的时候,就已经想到如今的情况。为了越将军,我们都可以牺牲。越将军现在不过是被那个罪人钳制了,我们应该帮助他拿到绝地城,让他带领我们横扫魔族,一统中原,为死去的兄弟报仇。”黑影语气带着一丝怒意,充满了决绝。

    两个副将猛地攥紧拳头,把心一横,走到了戴苍的身边。

    ……

    清晨的阳光照射在绝地城中,在充满火山熔岩的恶劣之地,屹立在山峰的绝地城在阳光下无比平静,直到从戴苍的住处发出一声凄苦的嚎哭声。

    戴苍死了。

    医师很快为他检查,断定他是伤势过重而死。

    越云横听说这个消息之后满脸的不可思议,揪起医师的衣领,“怎么可能?你昨天不是说他没有生命危险了吗?为什么今天忽然会死?”

    医师结巴的道:“这、这个我也不清楚,我昨天给他检查的时候他确实还行,但也有可能是伤势还没有完全的爆发出来。我对毁灭之力了解不多啊,能毁灭一切力量,爆发出来肯定会要命的……”

    “毁灭之力!你说是戴苍是被毁灭之力杀死的?!”越云横震惊的松开了手。

    封凌用毁灭之力打伤戴苍,难道他一开始就想杀了戴苍?

    医师慌张的退到了角落,低着头默不作声。

    容五、明哲等人此时也都到了戴苍的房间,听到医师的话,脸色都变得不大好看起来。

    两个副将悲痛的红着眼睛,突然跪倒在越云横身边,“将军,戴苍他死的冤啊!你一定要为他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