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07章绝地城破
    徐伯一皱眉头,“明哲?你对我们出手是什么意思?”

    “别误会,我并不想参与这场冲突,我只是想来问问封凌,勾结魔族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明哲神色阴郁的说道。

    他看到戴苍的玉简也十分吃惊,他选择跟随封凌也已经考虑到了封凌的野心,但是他唯独不能接受封凌和魔族合作。

    徐伯断然拒绝,“主人现在不想见你们。”

    “我看他是心虚,不敢见人吧?”余青讽刺的大笑,没了箭矢的攻击,他抡起双斧疯狂的攻击,冲开一条血路,简直像是有疯牛在杀戮敌人。

    “混账东西!我们手下留情,他却真的杀人,别留手,给我打死他!”子虚从阴暗中现身,气不打一处来,身形瞬间出现在了余青身旁,漆黑的匕首悄无声息的刺出。

    余青倒吸一口冷气,慌忙用双斧架住。

    只听一声金属碰撞声响起,火光四溅,子虚的匕首刺破了余青的腹部,被付苍南一枪挑开。

    子虚眼神冰冷,匕首在手里灵活的转动,宛若一只暗夜中的毒蛇,以一敌二,毫不退缩。

    天空之上,明哲决定硬闯,徐伯将拐杖横在身前,冷冷的立在他的身前。

    “前方止步!明哲狐王,城主府不是你可以乱闯的。”徐伯沙哑的声音散发出令人胆寒的凉意。

    明哲皱眉,“徐伯,我并没有和封凌作对的意思,只是现在秦时已经乱成了这样,他还不出现?”

    “无可奉告!”

    “那就休怪我硬闯了!”

    爆发的灵力震动大地,整个绝地城都被照顾力量扫过。

    封王级的气势压迫着下方的众人,让他们动作都变得有些僵硬。

    付苍南看了一眼战局,眼底冷光闪动,冲着余青使了一个眼色。余青心照不宣的眯起眼,忽然一个破绽被子虚打中,整个人倒飞出去。

    搞什么?

    子虚一愣,都忘记了攻击。这时付苍南的长枪刺到,子虚恼怒的一刀刺了出去,带着怒意的锋刃撕开付苍南的兵器,强大的灵力轰在了付苍南的身上。

    付苍南也瞬间重伤,和余青一样,几乎昏迷不醒的躺在远处,被越家军众将士给慌忙围起来。

    “余将军,付将军!”越家军众人惊慌的看着两个重伤的副将,更加的愤怒。

    这时,越云横到了。

    城中发生如此大的动静,他不可能当做没看见,已经闹到这种程度,连封王级都都起来了,他再不来,真的就压制不下去了。

    “谁让你们来冲击城主府的!不知道现在城外有敌人虎视眈眈吗?你们居然在这里内讧。我们怎么和你们说的?”越云横恨铁不成钢的怒斥道。

    “将军,分明就是封凌欺人太甚。余副将和付苍南副将都被打的昏死过去,差点就死了啊!”众将士正处在极度的愤怒当中,对于越云横的话一个字也听不见去,纷纷向越云横控诉封凌的恶行。

    在他们看来,封凌已经是魔族的走狗,和魔族已经没有什么两样了!

    别说合作,根本就是死敌。

    越云横眉头紧缩,慌忙来到两个重伤的副将身边,“两位副将怎么了?”

    远处,子参咬牙切齿的瞪了子虚一眼,“你打伤他们可真是时候!”

    子虚很无辜的撇嘴,满是不屑的说:“他们两个根本就是故意的。算准了时间让我打伤他们,这么简单的苦肉计,他们也好意思用出来。”

    “简单没关系,关键是越云横信了。”

    “那是他笨!”子虚愤愤不平的吐槽。

    果然越云横降到自己的两个副将重伤之后,神色完全变了,起身冲到了徐伯面前。

    “越将军还是动摇了吗?”徐伯声音阴沉下来。

    “我要见封凌!他杀了戴苍可以说是失手,但刚才差点又杀了我两个副将,我想问问他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满?”越云横语气充斥着怒意。

    他的副将都是和他出生入死一起从战场上走过来的,是他最看中的好兄弟。

    本以为和封凌合作可以找萧天权报仇,可以有一个安顿兄弟的地方,可现在的情况让他不怀疑封凌都不行。

    徐伯干咳两声,“越将军应该知道主人现在的情况,为什么还要见他?”

    “不见到他,怎么知道你们说的是不是真的?”越云横拿出钢刀,身如离弦之箭爆射而出,大刀一扫,滔天的气势如泰山压顶一般砸下来,轰在徐伯的身上。

    徐伯招架不住,整个人顿时坠落下去,被越云横轻易冲了过去。

    容五和金鬼却在这个时候拦在越云横身前。

    越云横眼神冷淡,“凤王,是容绒让你来的吗?”

    容五点头,“他告诉封凌情况不太好。”

    “那正好,不如我们一起进入看看,你应该也很担心封凌的状况吧?”越云横提议道。

    容五眼皮一跳,不得不承认越云横的这个提议很有诱惑力,他确实很想进城主府看看封凌到底是怎么回事。

    莫名其妙就被容绒的传音告知封凌中毒了,要养伤,千万别让人进府打扰。

    他也是很惊悚的,好吗?

    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突然打断了容五的思绪,也打断了广场上所有的争斗。天空电闪雷鸣,铺天盖地雷光冲城门处朝着这边蔓延开来,带着最血腥最暴戾的杀意。

    比起这残酷的杀意,之前两边的人马因为愤怒克制不住的大打出手,甚至不惜杀人,就像小孩子打架一般。

    “不好!萧天权的大军打过来了。”越云横神色大变,立刻提着宝刀直冲向外城。

    徐伯、明哲和容五也都赶紧跟了上去,身形眨眼到了城门处,他们看到的却一片腥风血雨。

    外城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司徒恒的大军被占领了,驻守外城的越家军不在,整个外城都几乎成了废墟。

    司徒恒站在战船的前方,意气风发的一挥衣袖,看着对面的越云横等人。

    “你们来了?可惜来迟了。”

    越云横等人脸色发青,难以置信。

    萧天权的军队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攻入城中,护城大阵明明就没有发出任何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