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10章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不对!不对!我一定是忘了什么,这场仗赢得太容易了。”司徒恒脸色微变,阴森的盯着封凌。

    萧绝无语的抽抽嘴角,“司徒将军,你会不会是你想太多了?”

    封凌已经抓到了,人都已经杀光了,连越云横都死了,怎么可能还有变故?

    “我知道了!我想起来了!”西门婉忽然尖叫着开口。

    从进入城主府之后,她就感到脑袋无比疼痛, 抱着脑袋一直不出声,此时突然尖叫一声,吓得众人全都诧异的看向她。

    她眼神极度恐慌的指向封凌,“是容绒!我们一直没有看见容绒,却没有一个人想起她!这里不是真的对不对?!”

    轰隆隆——

    仿佛一声炸雷劈下,震耳发聩的响声响彻所有人的脑海。

    封凌饶有兴致的望着西门婉,勾起一丝冷笑,“你,很特别,恐怕不是人族吧?”

    眼前的画面层层破碎在众人眼前,仿佛一个巨大的空间旋涡,将一切都吸进去,封凌的身影在旋涡中渐渐模糊,变成一团漆黑,消失的无影无踪。

    再睁眼,眼前的场景再次变回了城主府的正堂中。

    封凌依旧端坐在那里,悠然的喝着茶水,面无表情。

    他们依旧站在封凌的面前,似乎一步也没有离开过。

    众人不由的冷汗直冒。

    司徒恒手脚冰凉,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封凌,“你做了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封凌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他,“你闯进了我府中,还问我是怎么回事?我确实被你的人下了毒,能不能告诉那个人是谁?”

    “想都别想!”司徒恒恼火的甩手,猛然伸手卡住封凌的肩部,“不管刚才是不是真的,现在,我抓到你了!说,容绒在哪里?”

    “容绒只是一个天境,你干嘛要死盯着她呢?我在这里不就够了?”封凌淡然的回答。

    “不够!容绒是兔族,接受了最后传承的兔族!天境巅峰就足以杀死封王,我怎么可能不在意?快说,她在哪里?”司徒恒再次封掉了封凌的灵力,放在封凌肩膀上的手渐渐用力,发出咯吱咯吱的骨碎声。

    封凌却仿佛没有感觉一样,抬起头完全不当一回事的瞧着他:“我不知道,要不你帮我找找?”

    “封凌!”司徒恒气的咬牙切齿,突然冷笑一声,“没关系,抓住你,我不行容绒会不露面!”

    他猛地一扯,一道磅礴的力量打入封凌的肩头,恐怖的力量在封凌的肩部炸裂开来,爆裂而出的气波横扫正堂,将屋子化成了一堆废墟。

    被封锁了灵力的封凌却没有像司徒恒想的那样被撕裂半个身子,而是依旧安稳的坐在远处,甚至连都他所坐的椅子都没有毁坏。

    司徒恒的脸色瞬间白了,“你、你没有中毒!”

    萧绝和西门婉对视一眼,脸色惨白,瞬间身形暴退。

    轰隆隆——

    空间仿佛再次破碎,被他们给硬生生撞穿了一般,像一面玻璃墙哗啦啦的摔落下来,巨大的旋涡再次浮现,所有人都被吸入进去,又一次陷入漆黑。

    这一次,司徒恒终于慌了,他不敢有丝毫的松懈,拼命的保持着清醒,在眼前漆黑的瞬间,有翻手拿出一块玉简。

    场景再次转回到他们刚进城主府正堂的时候,城主府完好无损。

    司徒恒已经不知道现在是假的,还是刚才是假的,他只知道他要立刻逃命!离开封凌远远的。

    封凌淡笑着站在司徒恒的面前,修长白皙的手伸出,“现在想逃,会不会太迟了?”

    看似缓缓逼近的手掌渐渐在他们眼前放大,却让人有种完全躲不开的恐惧!

    萧绝、西门婉都疯狂的往后退,封凌的手掌却如影随形一般始终笼罩在他们的身上。

    “算起来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可以解决你们了。”封凌说着随意的话,毁灭的掌力轰然砸下。

    距离最近的司徒恒首当其冲。

    他现在无比后悔太过轻敌了,连萧天权都被封凌耍了,他怎么能距离封凌这么近?

    封凌这样的人,哪怕是半死不活,毫无抵抗之力的瘫在地上,都不可以掉以轻心!

    他这次根本就是送羊入虎口,自己走上门来送死!

    司徒恒逼不得已的丢出了萧天权给他保命的玉简。

    虽然他很担心这次的场景还是假的,但是他已经感觉到了袭击而来的毁灭之力。扑面而来的力量和杀意真实的让他毛骨悚然,让他仿佛处在地狱的边缘,随时会坠.落下去。

    他不敢赌。赌输了就是死!

    他出卖兔族,苟且偷生,跟随萧天权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活着?为了活的高高在上,为了看着所有人匍匐在脚下吗?

    他怎么能这么简单就死了。

    碰——

    玉简中皇级的力量被封凌的掌力轰然打碎,化作一道坚固的灵力壁障护住了司徒恒和后面的众人。

    两股力量在空中剧烈的碰撞,爆发出恐怖的余波,将整座城主府都给打得粉碎。

    封凌不悦的皱眉,“那是萧天权的力量吗?果然很厉害。可惜这府邸了,还是要重建。”

    司徒恒心惊胆战的逃过一劫,浑身早已经让冷汗湿透。

    冲出一片废墟的府邸,司徒恒等人才发现府外的广场上居然根本就没有人,他们想象的一面倒的屠杀和战争似乎根本就没有发生。

    他带来的大军连影子都没有出现,不知道去了哪里。

    但他现在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些事情,封凌并没有放过他,已经从后面飞速的追上来了。

    “快!快拦住他!”司徒恒惊慌失措的大吼。

    几名封王级鬼刹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铁青着脸朝着封凌直逼而去,各自抽出自己的武器,爆发出最强大的力量。

    四人联手一击,如同太阳一般耀眼刺目的光芒在空中爆裂开来,眨眼笼罩住整座城池。

    司徒恒微微松了一口气。

    这一击至少能拖延住封凌好一会吧?

    可没等他轻松完,就听见几声刺耳的惨叫回荡在城池上空。光芒消散之后,只看到封凌有人淡漠的悬立的空中,朝着远处的司徒恒微微一笑,四名鬼刹卫的尸体就落在他脚下的地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