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11章我认出你了
    司徒恒汗毛树立,眼瞳猛然一缩,一种死亡的寒意瞬间笼罩在他的周身。

    四个封王级,居然就这么简单的死了!甚至连拖住封凌一时半刻都没有做到。

    “不!不应该是这样!他明明应该中毒了才对……”司徒恒朝着绝地城外冲去,拼命的在储物戒指里找寻着可以救命的东西,惊慌失措的将所有法宝都朝着封凌丢出来。

    封凌随手接住他丢过来的一条金绳,朝着地上重重的一甩,如同狂蛇一样狰狞的想要绑住封凌的金绳像被砸昏了头一般,可怜巴巴的瘫软了下去。

    “蛇族的缚王索,不错,好东西。我收下了。”封凌抹掉上面司徒恒的印记,丢进了储物戒指中。

    司徒恒脸色难看,几乎把能丢的东西都给丢完了,却依旧没能阻止封凌的追杀。

    慌乱之中,司徒恒看到前方同样逃向城外的萧绝,把心一横,甩手一掌轰在他身上。

    萧绝惨叫一声,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就被司徒恒抓在手里,勒住了咽喉。

    “封凌,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杀了他!”司徒恒封掉萧绝的灵力,细长文雅的手指卡住萧绝的脖子,只要一用力就能将萧绝的脑袋拧下来。

    萧绝反应过来,脸色极其难看,做梦也没有想到司徒恒居然会拿他威胁封凌来保命。

    司徒恒的狠辣他是见识过的,为了立功甚至可以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压根不把手下的命看在眼里,逃不掉真的可能会杀了他。

    “封凌!你还等什么,快放我们走!”萧绝被司徒恒浑身的杀意吓得毛骨悚然,拼命的嚷嚷。

    封凌冷漠的瞟了萧绝一眼:“原来是一个混血的黑龙,这点血脉,已经淡薄的可以忽略不计了。”

    “什么?!”萧绝愕然,此没有想过有一天封凌会对他这个族弟不屑一顾。

    只听一声震耳欲聋的碰撞声,灵力化作的妖龙扬起粗大的龙尾重重扫在他们的身上。

    萧绝只觉得全身的骨头都要碎掉了,瞬间被打掉了半条命,摔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吐着血,脑袋一片空白,只留下刚才那一瞬间无比深刻的杀意。

    他真的对我动手了,他是真的要杀我!

    同样受到重击司徒恒摔在萧绝旁边,难以置信的看着封凌,“你够狠!萧绝已经是天底下除了你之外唯一拥有黑龙族血脉的人,你唯一的族弟,你居然连他都杀!呵呵,以前对他的照顾难不成都是假的?”

    封凌没有表情的俊脸终于流露出剧烈的情绪波动,“唯一的族弟?什么意思?”

    “恩?你听不懂是什么意思?你失忆了?”司徒恒忽然明白了什么,仰天大笑,“难怪我总觉得你的灵魂状态很奇怪,原来如此,不是因为中毒,是因为有人治愈你的灵魂却封印了你的记忆,不让你复原。”

    他再次咳出一口血,朝着封凌狰狞的一笑,“是容绒做的吧?没关系,她不敢告诉你,我可以告诉你。你知道黑龙族的现状吗?你知道你之前过的是什么日子吗?我告诉你,你……”

    噗呲——

    一道漆黑的凌厉化作锐利的锋刃划过司徒恒的喉咙,已经重伤的司徒恒毫无抵抗的被割断了头颅。

    他的脑袋滚落到萧绝身边,一双眼睛不可思议的张大着,怎么也闭不上。萧绝从打击和恐惧中回过神来,看到这颗头颅吓得惊声惨叫。

    “我想知道,但我不想听你说。”封凌漠然的丢出一道漆黑的吞天火,焚掉了司徒恒的肉身和还未消散的灵魂,至于那个吓得已经有点失心疯一样的萧绝,他看都没再看一眼。

    可惜那个叫西门婉的女人跑掉了,据容绒说她和魔族好像有点关系。

    封凌将目光转向了外城,那边的战斗还没结束。

    ……

    内城的中央广场上,拼掉了萧天权给与的灵力护罩才闯过来的圣皇朝战船正安静的停放在这里。

    战船上几万的士兵都在安静的沉睡,横七竖八的躺在甲板上、船舱里,遍布整个战船,还有不少已经走下了战船,拿着兵器却睡在了半路上。

    除了他们之外,从城墙上撤退回来、从城主府冲进广场准备迎战的绝地城士兵也都睡死过去,堆叠着倒在广场上,铺开了一大片。

    整个内城仿佛成了一个死城一般,没有一个活人在说话!气氛安静的有些诡异。

    在这样安静的气氛中,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广场上,在倒地不起的人中飞快的穿梭。

    他是一个皮肤白皙的青年,看着满地昏睡过去的士兵,脸上抑制不住的露出惊慌之色。

    “怎么会这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现在……是在做梦吗?”他慌张的查看着圣皇朝的将士们,却发现完全感觉不到他们的脉搏,他们似乎只是睡着了,却怎么叫也叫不醒。

    他冲向城外,感觉着城墙外传来的打斗和波动,用尽全力拉开城门,却立刻有一团小吞天火扑面而来。

    “该死!这里怎么会有火焰?”他慌忙后退,扫开差点就扑到他身上的火焰。

    走不出城门,他立刻又转向了天空,却同样被火幕给拦住。

    “不对!这禁制……禁制变了。我明明已经关掉了!这到底是不是幻觉?”他心慌意乱的环顾着四周,整个城池就好像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偌大的城池仿佛一个牢笼将他给锁住,让他哪也不能去。

    一个好听的声音突然响起,从四面八方传来,“这当然不是幻觉,你不是感觉到外城封王级的战斗吗?这里是真实的。”

    声音空灵的仿佛从天空中降落,化作一缕清风消散在他的耳边,让他更加怀疑这话语的真实性。

    他心里一惊,脸色猛地白了,“谁?你是谁?”

    “你在开玩笑吗?我的声音你都听不出来了?我可是已经认出你来了。”容绒笑眯眯的现出身形,带着一丝冷冷的笑意看着他。

    她的身后,一个同样一袭白衣的英俊少年跟着她走了出来。

    青年脸色一变,干笑着道:“原来是夫人,你只是做什么?难道让我们的人睡过去都是你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