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14章甩手掌柜
    余青和付苍南看到容绒和梦亦走来,脸色一变,不屑的哼哼:“玉简中,他说的有理有据,非常清楚,表现也很正常,怎么可能有假?”

    “就是因为太清楚了才奇怪,那么愤怒心慌的情况下难道不该语无伦次吗?我怎么觉得他说的话根本是背好的呢?”容绒像个小麻雀一样欢快的跳到封凌的身边,眉眼弯弯的笑着两人。

    两人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附和他们的大多数越家军也开始皱起眉头。

    这么说起来,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

    当时那份类似遗书的玉简被余青公布出来的时候,他们光顾着生气了。现在想想,戴苍说的实在是太条理分明了,完全不像一个愤怒到脸红脖子粗的人说出来的话。

    越云横神色严肃起来,“容绒,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将军,你不要理睬她,她是封凌的妻子,当然会为封凌说话,污蔑戴苍。戴苍说的有条有理又怎么样?他早就想将事情公之于众,所以才藏了那块玉简,就是想让我们清楚的知道封凌的真面目!”余青举起斧子,指着容绒怒吼。

    容绒撇撇嘴,“可是我有证据证明他是被人教唆的。”

    她说完将木清从九凤珠里丢了出来,扔在广场上。

    余青两人皱眉,不解的望着木清,“这是谁?”

    越云横等人可是一眼就认出来了,愕然的看着她,“木清?她就是混进城中的奸细?”

    “没错。”容绒微微一笑,笑意不达眼底,望着余青两人,“她就是一直在教唆你们的黑衣人,你们不认识吗?”

    余青、付苍南瞬间面如死灰。余青拼命的摇着头,“这不可能!他明明是我们越家军的医师……”

    付苍南倒还能勉强保持冷静,拉住余青,立刻矢口否认,“我们不认识这个女人,你不要栽赃!”

    “怎么能是栽赃呢?我抓到她的时候,她就是带着人皮面具的绝地城医师。她骗了你们和戴苍而已。让戴苍以为封凌和魔族有关系,又骗你们……”

    容绒停顿了一下,看着两个人的眼睛,缓缓的说道:“亲手杀了戴苍。”

    轰——

    这最后六个字让他们像是被雷劈了一般,脑子翁的一声,面容惨白的没有血色,踉跄的摔倒在地上。

    越家军顿时爆发出难以置信的震动。

    戴苍是他们的副将啊,和余青、付苍南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好兄弟,难以想象他们会亲手杀了戴苍!

    越云横也惊呆了,一把抓住容绒的肩膀,“你说的是真的吗?”

    封凌不悦的将他推开,一把将容绒揽进自己的怀里,指指地上渐渐转醒的木清,“她人不就在这里吗?你不会自己问吗?”

    越云横立刻揪起木清,狠狠的将她摇醒,“木清,是你蛊惑了我的副将,是你害死了戴苍吗?”

    木清被巨大的力量冲击的浑身难受,看着眼前的越云横和周围的景象,知道自己是逃不掉了,突然大笑起来。

    “对,是我。做奸细不就应该如此吗?再说我也没说谎,封凌就是和魔族有勾结,我让戴苍看见了而已,他的死也不是我做的,是他们两个动的手!”木清理直气壮的指着余青和付苍南两人。

    容绒靠在封凌身边,鄙夷的翻了个白眼,“都到这种时候了,还在挑拨啊。你所谓的证据根本拿不出手,你应该只是用了一些影响记忆和情绪的灵药,让戴苍和这两人都相信了你,都变得无比冲动。怎么说你也是猿族的医师,他们败在你手里也不冤。”

    木清的笑容没有了,带着哭腔,“可我最后也没赢,圣皇朝输了个干干净净,哈哈……”

    她突然想起她出发之前木合对她说的话。

    木合让她不要来,不要参与到战场战争中,对她并没有好处,她却没有听。

    族长你是早就猜到这一幕了吗?你对圣皇其实不是真的忠诚,我居然到现在才看出来,你真是骗了所有人,连族人都骗了……

    余青和付苍南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泪流满面的望着越云横,“将军,我们错了,我们不但被人利用,还杀了最好的兄弟,我们该死,我们该死啊……请处死我们为戴苍报仇!”

    越云横松开木清,眼神深沉的往这两人,眼里是说不出的失望和疲惫,半晌挥挥手,不想再说什么。

    “将军,你不动手,我们就自己动手!”余青红着眼睛,举起大斧就朝自己脑门上砍去。

    梦亦一剑刺出,挑开他的大斧。

    余青怒目而视,“你做什么?”

    容绒白了他一眼,“人家救你一命还这么凶,好心没好报!”

    “我不用他救!”

    “你确定? 真的不要见一下这个人吗?”容绒再次从九凤珠里丢出来一个人,正是尸体莫名其妙不见了的戴苍。

    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就看到整个广场上万军士都惊喜的望着他,一个个看他就像看着从来没有见过的宝石一样稀奇。

    “你、你们干什么?”戴苍吓了一跳,赶紧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他们的眼神让他感觉自己仿佛没有穿衣服一样。

    “戴苍?怎么会!他不是死了吗?我亲眼看到余青和付苍南动手了!”木清一脸吃惊,像是见了鬼一般脸色剧变。

    余青和付苍南也吃惊的望着戴苍,看着这个活生生的戴苍,动动嘴唇,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容绒耸耸肩,云淡风轻道:“戴苍重伤的当晚,封凌就说有人会杀他。于是我就去救了一下,余青他们看到的只是我造出来的幻觉。”

    听到幻觉两个字,余青和付苍南终于忍不住再次痛哭了起来。

    越云横用力的抱了抱戴苍,捶了一下他的胸口,“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戴苍惭愧的低下头,“将军我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对不起你,对不起绝地城,也对不起城主。”

    他转过身想要向封凌表达歉意,觉得无聊的封凌早已经拖着容绒离开了,只有梦亦还站在原地,一脸刻板的开口道:“城主说了,剩下的事交给越将军善后,木清交给子参审问,希望多问出一些圣皇城的情况。”

    众人:“……”

    这个甩手掌管当的真是清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