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19章进入司徒府
    司徒山苦笑一声,“司徒家的其他人不需要,我需要。”

    “不受重视的分支后代,很正常。”封凌淡淡的开口,说出来的话很是打击人,但也是实情。

    容绒恍然大悟,一个大家族中总有人是重点培养,有人不受重视。毕竟天赋不同,分配的资源也不同。

    封凌和容绒当即跟着司徒山前往司徒府,刚到门口就迎面遇见一个女子,身后跟着七八个护卫,很是威风的从司徒府中走了出来。

    司徒家族虽然因为司徒恒的死亡导致有些门庭冷落,但排场还是一点没少,依旧气派无比,趾高气扬。

    “咦,这不是我那个没用的小堂弟吗?这又是跑到哪里胡闹去了?好好在府里呆着不好吗?”女子骄横的瞧了司徒山一眼,眼里全是鄙夷。

    容绒仔细一瞧这个女子,才发现画着浓妆,像个少妇一般的女子居然是司徒倩!

    妈呀!司徒倩这是受了什么刺激了吗?为什么变成这个鬼样子,看上去年纪好大啊。

    容绒觉得这位司徒倩和她印象当中的司徒倩完全不一样。

    封凌奇怪的在她耳边问道:“你认识她?”

    “司徒家的嫡女,一个比较骄横的大小姐。”容绒对司徒倩的感觉一直不好,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那边,司徒山涨红了脸,低着头回答着司徒倩的刁难。

    司徒倩用手拂着自己的头发,看向了容绒和封凌,没好气的道:“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我们司徒府把你接进府里已经是对你不错了,谁允许你私自带人进府的?”

    司徒山连忙辩解:“不是,不是,他是我找的师父,那个是他的妻子……”

    “师父?哈哈,谁说要给你找师父了?”司徒倩十分嘲讽的看着他。

    司徒山脸色一白,硬着头皮道:“这不是府里的规矩吗?府中所有成为地境的继承人都可以请一个师父,府里没有帮我请,我自己找……”

    “闭嘴!”司徒倩突然勃然大怒,一双阴森森的眼睛恼怒的盯着他,“你也知道那是继承人才有的权力,你居然也想做继承人?哈,简直是笑话!你也配!”

    司徒山握紧拳头,“堂姐,我从来没有想要和你争。”

    “那是因为你争不过。司徒家的下一任家族只能是我!你算个什么东西?以为被从旁支挑回来就了不起了?以为找了这么一个师父就能赢过我?我告诉你,不可能!就你这破天赋,想要比过我,下辈子吧!”司徒倩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大模大样的从他身边走过,还故意撞了他一下。

    司徒山默默的让到一旁,等着司徒倩和她的护卫们都离开了,才转过头,对封凌和容绒说:“走吧,我们进府吧。”

    封凌和容绒默不作声,假装什么也没看见一样,走进司徒府。这种事家务事他们说什么都不好,司徒家的事他们也不想管。

    司徒府的面积十分庞大,让容绒想起了东方府,不过看起来司徒府还是比不上以前的东方府,没有东方府那么奢华。

    司徒山带着两人来到了自己一间看上去很庄严的堂屋前。

    “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我进去和长老说一声。”司徒山对两人说了一句,进了堂屋。

    容绒和封凌倒没什么意见,百无聊赖的等在门口,很快长老就走出来看了他们一眼,给了他们一人一个司徒家的令牌,就将他们的名字写在司徒家下人的名录上了,顺利的让容绒都有些不可思议。

    “你不是不受待见吗?怎么这么容易就同意了?”容绒很奇怪的问司徒山。

    司徒山白了她一眼,“只是司徒倩不待见我而已。府里的其他人,他们只是重视司徒倩,不重视我。我自己找一个师父,他们也懒得管。”

    “原来如此。”容绒掂量手里进出司徒府的令牌,“那么给你做师父能拿多少灵石呢?”

    司徒山脸色一红,唯唯诺诺道:“如果我成功进入了学院,家族会给你们至少十万灵石的奖励。”

    “也就是说要等你成了学院弟子,我们才有钱拿?”容绒挑眉,浅笑盈盈的瞧着司徒山,之前他可不是这么说的。

    “别激动!”司徒山被容绒看的头皮发麻,“做我的师父每个月都能拿到灵石,我还攒了一些灵石,到时候给你们就是,肯定能凑够五万。”

    容绒满不在乎的点点头。其实她也不是一定要靠司徒家这点灵石来缴纳报名费,一开始同意封凌做他的师父不过是因为她想要进司徒府,有一个隐藏身份的地方,毕竟司徒府还是很有名气的,不会那么容易被怀疑。

    三人说着话,来到了司徒山的小院。

    这个小院真的只能用小来形容,院子里就两间房,看上去破落的和柴房差不多。

    司徒山很无奈的引着他们走进旁边的屋子,“只能暂时委屈你们住这里了,反正我们很快就会去学院了。”

    封凌皱皱眉头,很不高兴的扫了这个屋子一眼。

    作为黑龙族的三王子,他如今的记忆里还没有之后受过的那些痛楚,他只记得他还从来没有住过如此简陋的地方,就算在艰难的绝地城,容绒也是让他住在最好的城主府。

    容绒却没什么不满,比这还简陋的她也住过。简陋归简陋,但很干净,司徒山应该是一个很爱干净的少年。

    她拖着一脸不悦的封凌进了屋子,懒洋洋的趴在床上。

    封凌站在她前方,无奈的瞧着她,眼里不自觉的闪过一丝柔和,“我们已经进府了,接下来打算做什么?”

    容绒眨眨眼,“这话难道不该问你吗?是你说想去学院看看的。”

    封凌:“但答应进司徒府的是你。”

    “暂时在这里看看也没什么不好,司徒家族还是能打探到不少关于圣皇朝的机密的,你杀死的司徒恒就是他们家上一任家主。”

    封凌挑眉,“是吗?没有太多印象。”

    一个已经被他干掉的死人,他犯不着记着。

    “……”容绒很无语的看了他一眼,考虑着趁着这段时间赚点钱回来。

    现在不仅是她的钱不够,绝地城的财富也已经捉襟见肘了,再没有补充,整个城池能不能维持下去都是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