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20章禁制大师?
    容绒愁眉苦脸的思考着赚钱的办法。

    如今天下大乱,各地都忙着对付魔族,萧天权还在忙着对付他们,各地的楼外楼都被封锁,唯一没有被封锁的楼外楼还是药宗在经营,利润还要分给萧天权,她只能拿到半成,指望做生意赚钱大概是很难了。

    难不成要我去挖矿吗?

    容绒默默的叹气,她就算想要挖矿也要有矿给她挖才好,灵石矿脉如今都掌握在萧天权的手里,没有遗漏的矿脉正巧让他们碰上。

    她的九凤珠里倒是有一条小型极品灵石矿脉,可为了绝地城这次的建设,她已经拿出来一半了。这种极品的灵石是修炼和补充灵力珍品,拿出来当钱花就是在暴殄天物,她可不舍得再将剩下的一半拿出来了。

    “唉……凌,再这么下去,咱们真的就要变成穷光蛋了。”容绒唉声叹气的瞅着封凌。

    封凌漫不经心的坐到了她身旁,靠在床头,“你想要赚钱?”

    “对啊,你有没有什么赚钱的好法子?”

    “有,一本万利,快速方便,就是有点危险。”封凌淡笑着看着她。

    容绒嘴角一抽,“听起来,这个办法不止是有一点危险。”

    封凌理所当然的冷然一笑,“杀人越货本来就是天底下赚钱最快的办法,你不想抢人家的钱别人也会杀你。”

    果然……

    容绒表示自己无话可说。

    在司徒府住了一天之后,容绒大概将这里都摸清楚了。作为莫名其妙跑来司徒府的人,府上的人对她和封凌一点也不在意,似乎像他们这样外来投奔的下人有很多。

    第二天,他们就见到了很多和他们一样的人。

    司徒家通知封凌前往中庭,容绒闲着也是闲着,干脆和司徒山跟着封凌一起去了。

    到了那里才发现已经有两个天境强者早早的等在那里了,他们也都是司徒家继承人的师父。和封凌不同的是,这两位貌似的司徒家花了大价钱请来的,封凌却是司徒山自己找的。

    “你在司徒府可真不受重视。”容绒无语的吐糟了司徒山一句。

    司徒家除了嫡系大小姐司徒倩,还选了另外三名继承家主的候选人,一共三男一女四个未来的继承人。

    但除了司徒山,其他人都是司徒家本家人,只有司徒山是从旁支选进来的。

    给容绒的感觉就是把司徒山选进来不过就是为了给旁支一点甜头,告诉他们主家还是很公平。

    司徒山没好气的看了容绒一眼,默默的攥紧了拳头。

    跟着自己的师父一起前来的另外两个本家的少爷正热闹的聊着什么,不时的朝这边嘲讽的看上几眼,对着司徒山和容绒指指点点。

    “各位都是我们司徒家特意请来的师父,鉴于你们进府没多久,今日请你们前来就是专门给你们介绍一下我们司徒家族。在下司徒一舟,是司徒家的长老。”

    很快,一位有着一头银发的中年男子穿着华丽的大氅走了出来,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气场十足的摸着自己的并不长的胡子。

    司徒山眼睛一亮,“居然是司徒一舟长老!”

    “他很厉害吗?”容绒听着司徒山的带着兴奋的语气,很奇怪的问。

    司徒山连连点头,“对!他是我们司徒家很厉害的禁制大师,不到两百岁就已经成为陛下的御.用禁制师,甚至为皇宫布置过禁制。”

    “你们司徒家还有禁制大师?”容绒表示第一次听说。

    她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这里的天境强者怎么可能听不到,立刻招来了一堆白眼,连带着封凌也被鄙视了。

    司徒一舟冷笑一声,轻蔑的瞟了一眼容绒和封凌,“听说两位是外地来的,果然消息不太灵通。”

    两个少爷已经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小地方来的果然上不得台面。我们司徒家一直都是研究禁制的世家,皇家的禁制大师有一半是我们司徒家族包揽的。只不过因为我们家出了两位大将军,所以被忽略了而已。”

    司徒一舟并没有阻止两个少爷的嘲讽,只是轻蔑的看了封凌一眼,带着众人来到了府中一片华丽的园林中。

    园林四周植被茂盛,苍翠欲滴,各种珍稀强大的凶兽栖息在其中,不少都是天境凶兽。看到封凌等人,立刻如看见猎物一般虎视眈眈的盯着,眼中满是嗜血的光芒。

    但是他们却像是被透明的玻璃分割在了狭小的笼子里一般,即使发狂的猛扑,也完全跳不出来。

    “是禁制的力量!这是我们大长老布置的囚牢禁制,厉害吧?”司徒山兴奋的向容绒和封凌炫耀。

    “还行吧。”容绒仔细看了几眼,就没兴趣了。

    这种禁制相对于无比复杂的大乾坤禁制来说,太过简单了。

    封凌就更没兴趣了,他在十八岁以前是跟着封墨义学习的禁制,见识过天底下最顶尖的禁制。即使后来跟随容帝修行禁制的记忆还没有恢复,水平也足以不把这种禁制放在眼里。

    司徒山看着两人一脸无趣的模样,嘴角一抽。

    什么还行?你们到底知不知道这禁制有多难?我看你们根本是看不懂所以不耐烦了吧。

    另外两个天境的师父一脸的兴奋,看着这里的禁制,很是崇敬的向司徒一舟请教。

    司徒一舟显然很满意这样的巴结,似有似无的朝着封凌看了一眼,笑着道:“看来两位也对禁制有所研究啊。”

    “是的,是的。我们投奔司徒家也是因为司徒家有很多禁制大师。”两人坦然的回答。

    “原来是同道中人。也对,我们司徒家是禁制之家,在我们司徒家做事自然要懂一些禁制。不如三位都展示一下你们拿手的禁制,本长老会为你们修正。”司徒一舟十分大气的说,同时暗含戏虐的目光看向了封凌,“不如就这位先来吧,你叫……”

    “林风,我叫谷儿。”容绒淡淡的重复了一遍,在进司徒府登记的时候,她临时想了这么两个假名,听起来还不错。

    “哦,林兄,麻烦展示一下你的禁制吧。”司徒一舟才不关心封凌到底叫什么名字,不怀好意的催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