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22章被取消了资格
    司徒一舟连连点头,送走了大长老,眼神顿时阴霾无比,“不过就是一个破困阵,就要让他做家族长老!我用了一百多年才好不容易成了长老,那个家伙凭什么?还给他十万八万!我呸!这件事恐怕也噶苏大小姐一声了,那个司徒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阴狠的朝地上啐了一口吐沫,转身离开。

    封凌和容绒回到了自己的住处,没多久就有人送来了一大袋子的灵石。

    容绒随便数了数,顿时眉开眼笑,“五万灵石,足够我缴纳报名费了!”

    封凌捏捏容绒柔嫩的脸庞,“才五万灵石就高兴成这样。”

    “不一样啊,我以为司徒家根本不会给钱。”容绒收起灵石,又像只小懒猫一样赖在封凌身上。

    封凌沉吟了一会,“我也以为他们不会给钱,这灵石应该不是司徒一舟给的。”

    “肯定啊,那个家伙一看就像个小人,就算你的禁制再好,他也不会承认。”

    “现在灵石够了,要不离开吧?”封凌修长的手指绕着容绒的发丝,漫不经心的说。

    容绒皱皱眉头,“说好了要护送司徒山去学院,就这么走了太不将信用了吧?”

    司徒山虽然是司徒家的人,但是他从小并不是在司徒家长大的,来司徒府还没有几个月,本性还是十分淳朴的,容绒对他的印象不错。

    “他呀……”封凌淡然一笑,“他恐怕去不了圣朝学院了。”

    容绒一脸茫然的望着封凌,完全没想明白封凌为什么会突然说这样的话。

    当天傍晚,司徒山来到司徒府的仓库支取下个月的灵石。

    负责管理仓库的长老看了他一眼,像打发乞丐一般给了他一百块灵石。

    司徒山惊呆了,就算他再怎么不被重视,每个月的给他的资源再怎么克扣,到他手里的也还会有将近五千块灵石,这也是为什么不管别人怎么嘲笑他,怎么欺负他,他都愿意留在府中的原因。

    五千灵石比起他在旁支的时候要多上好几倍,能他得到更多的资源修炼。

    他还指望拿到这一次的灵石,加上他之前攒的,就可以给封凌,请他护送他去学院,可现在只有一百块!

    “长老,你是不是搞错了?我怎么可能只有一百块?”司徒山慌忙问道。

    长老不耐烦的撇了他一眼,“就这么多,你又不能进学院,要这么多资源做什么?”

    “什么?”司徒山大惊失色,“我为什么不能进学院?”

    “因为你的名额已经被取消了。”司徒倩娇滴滴的笑声传了过来,一身俏丽华贵的装扮,像一直高傲的孔雀一般站在他的眼前。

    司徒山的脸色煞白,“你凭什么取消我的名额?!”

    “凭什么?就凭我是司徒家的大小姐,而你不过是一个低贱下人!要不是你身上有司徒家的血脉,你以为你能进来?”司徒倩鄙夷的瞧着他,“我早就说过了,让你不要痴心妄想,你居然还自己跑去找师傅!”

    “不!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可以随便把的名额取消,我要去找大长老!”司徒山愤怒的朝外冲去。

    司徒倩身后顿时出来几个护卫,毫不客气的将他拦住,一拳将他打倒在地上。

    司徒山捂着肚子,痛苦的蜷缩在地上,吐出一口血。

    他的护体灵力轻易就被打碎了,五脏六腑都在这天境的一拳之下受了伤。

    司徒倩抬脚踩在他的头上,“你就死心吧,就算给了你名额又怎么样?只是给你五万报名费而已,不会有人护送你去学院。你找了师傅也没用,不是每一个天境都能通过天武之林。他敢送你,就陪你一起死!我取消你的名额是为你好!”

    她说完狠狠的一踢,将司徒山踹飞了老远。

    司徒山撞在坚硬的墙壁上,腰间的骨头仿佛碎裂了,再次吐出一大口血,眼前一片模糊。

    司徒一舟在一边皱皱眉头,“大小姐,就这样吧,再下手他就死了。”

    “死了不更好?最讨厌这样不自量力的人,还敢和我抢家主的位置。”司徒倩不以为然,依旧不解气的还想再踹。

    司徒一舟赶紧拉住她,“他死了是没什么,但不好向大长老交代。”

    提到大长老,司徒倩的神色一变,露出一抹阴郁之色,“那个老家伙,本小姐做了家主之后,一定不让好过。”

    她冷冷的看向司徒山,“今天就暂时放你一马,你如果老老实实的在府里做个下人,本小姐可以不杀你。”

    司徒山已经听不到她在说什么了,他浑身冰冷,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仿佛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忽然一股温暖的感觉流遍了他的身体,他感觉已经僵硬的身体似乎又慢慢的活过来了。

    他挣扎了许久,终于睁开了眼睛,一缕清晨的阳光照射在他的脸上,带来暖暖的生气。

    “这里是……我的屋子?”司徒山吃惊的看着四周,他昨晚都快被司徒倩打死了,怎么会突然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难道府里还有好心人将他送回来?

    他吃力爬起来,愕然的发现他的身体除了还有些疼痛之外,伤势已经痊愈的差不多了。

    窗外,阳光之下,容绒正在院子蹦蹦跳跳的不知道在干什么。

    “快!快抓住它!左边……不对,右边……又跑到你那边去了!”容绒在那里高喊,指着封凌大喊大叫。

    封凌一脸无奈的撇了她一眼,没好气的道:“不就抓一只猫吗?要这么麻烦?”

    “对啊,就只是抓猫,用不着飞起来,亲手抓住才有意思啊!”容绒笑眯眯的扑腾过去。

    封凌给了她一个白眼,这么抓下去,猫早跑了。

    不过他也知道容绒只是想玩玩而已,她要是真想要,不用动手,灵魂之力一抓,猫咪就能到她的怀里。

    果然,等容绒扑腾过去之后,那只受了惊吓的小野猫立刻逃窜的没影了。

    “唔……真可惜。”容绒满脸惋惜的说。

    司徒山在屋里看的目瞪口呆,这对夫妻不只是自大,还很奇葩!明明很简单的一件事非要不用灵力去做,真是想不通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