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27章不死心的司徒倩
    天武之林中央,司徒倩被两个护卫疯狂的拖着,一连逃出了几百里。

    司徒倩发狠的甩开他们,“够了,我跑不动了!”

    “大小姐,我们必须赶紧到学院,那个人连一舟长老都干掉了,让他们追上我们都没命了!”护卫连忙劝说。

    “滚!”司徒倩气恼的甩开两人,咬牙切齿,“司徒山!居然真的让他运气好,攀上了一个高手,连我们司徒家的长老都敢杀,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本小姐绝对不会放过他!”

    “小姐,这个容易。我们二长老可是学院的副院长,到时候司徒山和那个林风进了学院,你想把他们弄死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不用着急……”

    “不行!”司徒倩目露凶光,“绝对不能让司徒山进学院!他的天赋肯定会被学院选中,会被家族重视!大长老已经那么看重他了,我绝对不能再给他一点机会。进学院是不可以杀人的,二长老也很难违背规矩,他必须死在学院外面!”

    她抬眼朝四周望了望,冷声问道:“你们,有通知家族的人来接我吗?”

    “有,二长老安排在学院里的族人已经朝这边过来了,应该快到了。”

    “来了几个?”

    “七个,其中有一位天境护卫长。”

    “很好。”司徒倩眼中杀气腾腾,“他们想要进学院一定要经过这里,本小姐要给他们一个终身难忘的惊喜!”

    ……

    封凌三人继续朝着圣朝学院前进,容绒相纸欢快的小鸟一般在前面蹦蹦跳跳的开路,封凌和司徒山跟在她的身后。

    司徒山耷拉着脑袋,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

    容绒不悦的瞪了他一眼,“马上就要到你梦寐以求的学院了,你干嘛闷闷不乐的?不就是封凌没同意收你做徒弟,你至于吗?”

    司徒山没精打采的抬起头,“拜师不成功,当然就是这幅表情,难不成我应该笑出来吗?”

    “他那是为你好。你去圣朝学院修炼,还拜什么师?学院里说不定会有很多长老收你做徒弟。”

    “不就是想要拜他做师父!”司徒山赌气的瞪了一眼容绒,“你们根本就是不相信我,觉得我进了学院之后,得到长老的招揽就会忘掉你们。我保证我不会!”

    容绒没奈何的看向封凌,封凌神色淡然的看了他一眼,“你的决定太仓促了,你甚至不了解我是谁就想做我的徒弟,难保你不会后悔。”

    司徒山不解的皱眉,“你不是救了我的林风吗?还能是谁?”

    对于他来说,封凌以前是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封凌救了他,还为了他彻底得罪了司徒倩,惹恼了司徒府,这个理由就足以让他拜师!

    他确定封凌是一个值得他学习,甚至是追随的人。

    容绒忍俊不禁,竖起大拇指,“这个回答我给你满分。”

    封凌没好气的撇了容绒一眼。

    明明他被人人喊打,像个大魔头一样是容绒告诉他的,结果现在有人不明所以的要拜他为师,容绒不阻止还故意闹他。

    沙沙沙——

    一阵大风吹过,晃动周围大片的林木发出沙沙的声响。冷风拂过三人,带来了一种莫名阴冷的感觉,明明天空艳阳高照,却好像有一股寒意从背后直蹿上来。

    容绒眼神微冷,神识第一时间释放出去,横扫整片密林。

    只见阴森黑暗的丛林沼泽之中,一大坨巨型的黑色泥团朝着这边飞驰而来,浑身裹满了散发着恶臭的泥浆,让人完全看不出那是个什么东西。

    容绒眼瞳不由自主的一缩,“封王级凶兽!”

    “你说什么?”司徒山吓了一跳。

    天境凶兽就已经很恐怖、很罕见了!他从来没有想过会碰见封王级的凶兽!那样的凶兽在整个天武之林都是霸主中的霸主,是一直沉睡的存在,怎么会让他们碰上?

    就在司徒山还在不相信的发呆时,容绒已经一把拽住他,身形暴退。

    眼前无数苍天大树突然大片大片的倒塌下来,被一个巨大的黑色生物踩在了脚下,迎面冲击而来的气势凌人而来,仿佛重锤砸在人身上,更不要说还有那让人作呕的恶臭。

    司徒山和容绒双双被震飞出去,撞断了好几根大树。

    “这、这是什么?”司徒山声音发抖,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他没有见识过封王级的实力,但是他能感受的出来,眼前这个大家伙绝对不只是天境!之前的司徒一舟和这个家伙根本没有可比性,感觉上去就被碾成齑粉。

    封凌不悦的摸了一下鼻子,打量着这个怪物,“这好像是以污泥和腐肉为食的泥沼鱼。”

    “鱼?你跟我这个和城门一样高的大家伙是鱼?!”司徒山指着这个泥沼鱼,满脸的不敢相信。

    “他不是鱼,只是总在沼泽地的领奖励游来游去,让别人误以为是鱼,时机上他们长大之后就会发现,他们是有腿的,而且有六条!身体庞大,和大象差不多。”容绒慢条斯理的和司徒山解释。

    司徒山嘴角抽搐,哭丧着脸道,“你不用和我解释了,还是赶紧想办法逃命吧!”

    容绒沉吟了一会,“这个家伙好像已经活了有好几百年了,如今已经是王级凶兽了,想要逃走,好像有点难,他现在好像正处于暴怒之中呢。”

    似乎是为了印证容绒的话,泥沼鱼突然爆发出一声惊天巨吼,“嗷嗷嗷嗷——”

    庞大的身躯居然几乎要树立起来,吓得司徒山立刻捂住自己的耳朵,“见鬼!”

    容绒面色古怪,“这个泥沼鱼似乎有一些不对劲,我记得他们很少发火的,为什么会突然这么生气?谁惹到他们了?”

    “哈哈哈,你们还真是很聪明。对,是本小姐把这个大家伙从那肮脏的沼泽地里翻了出来。不过,现在需要承受他怒火的,是你们!”司徒倩尖锐的笑声从林子中传出来。

    司徒山面色一变,“是她!”

    “好像就是她了。为了挖出个泥沼鱼,你们司徒家应该死了不少人。”容绒毫无惧色,还很有心情的和司徒山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