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29章激烈的竞争
    容绒拉起司徒山,抬手点在他的额头,在他的灵魂里下了一记魂印,“凌的意思是现在是观察期,能不能成功要看你之后的表现。”

    她不是不相信司徒山的真诚,只是以防万一,她不能因为相信就拿自己和封凌的命来赌。

    司徒山感觉到容绒做了什么,但他不介意,“我知道,我一定会努力证明我有资格做他的徒弟。”

    他很好奇的盯着容绒,悄声问道:“师娘,你真的是师娘吗?传说中凤族的公主,炼药天才,容绒?”

    “咳咳,低调,别随便说出来。”容绒干咳两声,装模作样的拍拍他的后背。

    司徒山嘴角一抽,“如果我没有坚持拜师,你是不是就打算把我干掉了?”

    “没有,只是打算抹掉你这段记忆,所以你安心啦,我才不会随便干掉别人。”

    “……”为什么觉得自己并没有被安慰到。

    在干掉了拦路虎之后,三人终于到达了被天下人赞誉的圣朝学院。

    进入学院的保护结界之后,首先看到的就是人山人海的大广场。

    说实话,圣朝学院的广场面积已经相当大了,可是架不住前来报名的人多啊。这放眼望去,至少超过十万人!

    “这十万人该不会都是天才吧?”容绒震惊了。

    修炼三十年就能成为地境,不管是人族还是妖族都可称得上是天才了,一下出现这么多天才,容绒自然有些吃惊。

    “差不多,除了一些前来护送的人,大部分都是些年轻人。”封凌少年一眼,漫不经心的说道。

    对于如今只有十八岁记忆的封凌来说,天才对他来说就是个笑话。

    他虽然已经不记得他修炼多久成为地境,但他可以肯定绝对要不了十年。

    司徒山就有些接受不了。

    他从一个山村一路走到如今,自觉天赋已经相当强大,可是他现在才发现和他一样、甚至比他天赋更好的人居然有这么多,想从这么多天才中脱颖而出谈何容易?

    “喂,你站了我的位置,滚开!”一个方脸大耳的少年突然一掌拍在司徒山身上,从身后将他推开。

    司徒山完全没有料到进了学院之后还会收到攻击,根本来不及反应,被一掌拍飞了出去,直接撞在了前方的一群人身上。

    “谁啊?竟敢撞老子!”前面人被无缘无故的撞到,恼火的大骂起来,扭过头一把提起摔趴在地上的司徒山,“就是你小子吗?”

    “对不起,我也是被人推的,我不是故……”

    故意两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完,那人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妈的,撞了老子还说不是故意的,不知道这是老子的地盘吗?兄弟们,打他!”一群人瞬间一哄而上,对着司徒山拳打脚踢。

    司徒山完全懵了,但他还没傻到家,立刻用灵力护住自己。

    容绒在一旁看着,一头黑线,“他好像有点傻。”

    容绒进来的时候就发现所有人都在这个广场上席地而坐,等待考核的到来。但是因为人数众多,有些人来的实在太早了,考核却还有好几天,所以占位置这种事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不少有实力的人都给自己占了一个好位置,只要看他的所占的位置有多大,就能直观的看出这人实力如何。

    司徒山却完全没发现,很倒霉的闯进了一个实力强大的天才少年的地盘,于是就被打飞了。

    封凌看了一眼正在挨打的司徒山,“不用管他。”

    “可是看样子他没有还手的余地,要是被打死了怎么办?”

    “打死了算他倒霉。”

    “……”容绒同情的看了司徒山一眼。

    对不起啊,是你未来的师父不让我帮忙的,你就自求多福吧。

    司徒山死死的护着身上的要害,揪住他的众人却丝毫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

    他们的实力本身不强,为了不被扔出广场,只能集合一群人一起占下一个小范围,好不容易有一个冒失鬼闯进来,自然要拿他立威。

    反正考核还没开始,把他打死也不会有人管,和他们竞争的对手当然是能少一个就少一个。

    噗——

    司徒山的护体灵力被穿透,一把利剑刺进了他的胸口,他一口血吐出来,红着双眸紧盯着眼前的胖子。

    “你们想杀我?”

    胖子不屑的冷笑,“呵,这不是明摆着……”

    司徒山一把夺过他手里的宝剑,一剑割断了胖子的喉咙。

    周围的人都是一怔,山洪一样的气势猛然爆发,冲天而起的洪流环绕在宝剑四周,横扫而出,划过众人的脖子。

    发愣的众人反应过来已经迟了,只看到七八个头颅飞上天空,鲜血洒满大地。

    周围看热闹的众人瞬间退开老远,只留下司徒山一个人提着一把沾满鲜血的宝剑,站立在尸体中央。

    司徒山冷眼看着四周,举起宝剑,指着前方,“谁还想要杀我?”

    四周鸦雀无声,广场上的众人都在看着这个刚刚进来的新人。

    李长老站在大殿的窗口边,很感兴趣的瞧着司徒山,眼里流露出一抹欣赏之色,“这时机抓的可真好,很敏锐的直觉,会是巧合吗?”

    司徒山赤红的目光扫过众人,落在了之前将他打飞的那个方脸少年身上。

    “你刚才打了我。”他提着宝剑,一步一步的走向少年。

    少年盘膝而坐,冷漠的抬眼,“打你已经是手下留情了。你再走进一步,我就杀了你。”

    “哈哈,狂妄!”司徒山丝毫不理,脚步不停,继续往前。

    他现在只想教训这个家伙一顿,让所有人看看,他不好惹!

    他以前就是表现的太过软弱才被人看不起、被人欺凌。现在,谁打他他就要还回去,他的善良可不是用来让这些人欺负的!

    “我去,这个新人是疯了吗?连单西飞都敢惹,人家可是虎族继单钧之后最年轻的天才。”

    “他可能不认识单西飞吧。”

    “不可能吧,能一口气干掉七八个地境,应该也是个有点来头的人,怎么可能不认识单西飞?”

    众人纷纷议论着,很自觉的给两人让出了打斗的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