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小萌妃:诱拐妖孽夫君 > 第532章表现的太高调了
    就在容绒一点不绕弯路的走出空间的时候,等在出口的众位长老已经全部惊呆了。

    “这个成绩是真的吗?九道关卡,全部满分过关!”这下就连李长老都开始怀疑司徒水生布置的禁制有问题了。

    “也许她只是禁制比较厉害,有了什么作弊的手法。”独天齐目光闪烁,不敢再说什么绝对的话。

    木合沉吟了一会,“可以看看她考核时的影像,应该有记录吧?”

    李长老点点头,抬手一挥,玉简中投射出容绒考核情况,只见她一脸的不耐烦,嘴里还在喃喃的嘀咕:“这到底是谁想出来的考核,无聊透了……”

    众位长老看的嘴角直抽,他们费尽心思想出来的考核居然被一个修炼不到三十年的女孩子给鄙视了,但他们还真没什么好反驳的,因为这个全能的天才将他们所有的关卡都给破掉了!

    沉默良久,花长老首先开口,“这个女孩,本长老要收她做徒弟,你们谁也别和我抢。”

    “花长老这话就不对了吧?她的药理知识如此丰富,应该跟着我学习医术才对。”木合立刻反对。

    “药材知识算什么?没看见她对材料和炼器非常熟悉吗?还有炼器的火焰,天生就是炼器大师的材料,我看应该交给我来教导。”

    “不!她最厉害的是实力,年纪轻轻就能在实力关卡轻易通关,这样万里挑一的天才,让你们教导不是浪费了?还是交给我吧。”

    “不行!她应该做我的徒弟。”

    “我的!”

    “我的徒弟……”

    一众长老顿时吵成了一团,李院长皱着眉头,终于开口,“大家都安静,这个叫谷儿的女孩确实是千年难见,你们都想收徒,我也可以理解,不过她毕竟只有一个人,我的建议是……”

    众长老立刻转过脸,齐刷刷的望着他。

    李院长干咳一声,郑重道:“不如让她做我这个院长的亲传弟子吧。”

    众人安静了一会,突然一起给了他一个白眼,“不可能!”

    “凭什么你是院长就可以抢人?”“就是,这样天才的弟子人人都想要的好吗?”

    李院长嘴角微微抽搐起来,看来为了争夺这个天赋极佳的弟子,连他的面子都没人买了。

    就在众长老争吵着谁来收容绒为徒的时候,容绒也顺利的走出了空间,收到了最后一块通关令牌,集齐了十块令牌。

    当她到了出口的时候,才发现这里已经有三四万人早早的通过了考核,早就到了。

    容绒很是诧异。虽然她觉得空间里的考核很无聊,但都很费时间,她花了十天才好不容易全部通关的,这些人居然这么早就完成了吗?

    “天底下的天才还真多啊,果然不能小看天下人。”容绒拍拍自己的胸口,觉得自己之前是过于自大了。

    “哎,师娘,我在这里!”远处,司徒山看到他,立刻开心的挥着手,朝着她跑过来。

    容绒纠正,“别叫我师娘。我是妖族,化成人形的时间才二十多年,算起来还比你小呢。”

    司徒山义正辞严,“你就是我的师娘。我不能因为你年纪小,就不尊重长辈。”

    长辈!我已经老到能做长辈了吗?我明明还年轻!

    容绒在心里默默的为自己掬了一把泪。

    “师娘,你怎么才出来?考核今天就要结束了,我可是一直为你着急呢。”司徒山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今天就要结束了?我是最后出来的一批人啊……”容绒没想到自己的速度居然是垫底的一批,不觉有些失望,不比不知道,原来她的天赋比起天底下众多天才还差得远。

    “对了,师娘,你拿到了几块令牌?我拿到了六块。”司徒山炫耀的将自己的令牌展示出来给容绒看。

    容绒一愣,“怎么只有六块?不是要把十块令牌都拿到手吗?”

    “我倒是想拿,但我没那个本事。那什么药材的辨认,我就认出几十种,根本不可能拿到……”司徒山顿了一下,突然想起自己这个师娘的身份,瞪大眼睛望着她,“你该不会全部拿到手了吧?”

    “恩,十块……”容绒沮丧的点点头。

    早说啊!早说不用拿到所有的令牌她何必在空间里尽心尽力的耗费那么长时间?

    而且司徒山的令牌和她的令牌很不一样,她的令牌全部都是金色的,司徒山的令牌只有最后一块出口的令牌是金色的,剩下的都只是黑色的,还标有数字。

    容绒一看这些数字,脸就黑了。

    貌似她不但拿到了所有关卡的通关令牌,还把每一关都完美通关了!她表现的太过高调了。

    希望还有和我一样的天才,不然整个学院的高层都会盯上我了。

    容绒默默的在心里祈祷。

    就在这时,她的身后传来一声不屑的嘲讽:“真是大言不惭,居然有人说自己能拿到十块通关令牌。”

    容绒回过头,一个气质淡雅,身着绿色纱裙的女子,如花中仙子,傲立在繁花之间,可惜一脸的刻薄破坏了这一份美好的气质。

    “猿族?”容绒皱眉。

    这气质一看就像极了木清,猿族的女孩子从小修习医术,亲手种植药材,和自然有着一份说不清的亲和。

    容绒觉得有着这样气质的木家人性子应该也很平和清静,结果她遇到的木家人都是脾气很冲,权欲很重的家伙。

    木清是这样,现在这个看起来也是这样。

    “不错,我就是木家大小姐,木元溪。我都只拿到八块令牌,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敢说自己拿到了十块,通过了所有关卡?”木元溪轻蔑的打量着容绒,清脆的声音十分响亮,迅速惹来了周围众人的关注。

    众人的目光落在容绒身上,不由的对着她指指点点起来。

    这十项考核他们都是一关一关的闯过来的,太清楚有多难了,在这里的大多数人能拿到五块就已经是相当全能的天才了,更别说是十块了。

    容绒现在一点也不想惹麻烦,不耐烦道:“我有没有拿到,和你没有关系吧?我又不认识你。”

    木元溪鄙夷的抱着胳膊,嗤笑一声:“哈,我就知道,你是在说大话,只会耍嘴皮子而已。”